当前位置:首页 > 道珠大陆章节目录 > 第三十一章 颜城三公子

第三十一章 颜城三公子


  旁边的人原本还面露喜悦,听黑衣小孩的话,顿时都紧张起来了。
  “啊?还有更强的妖兽吗?”
  “这一定是外来的,咱们平城什么时候有这么强的妖兽了?”
  “那怎么办?”
  “还怎么办,人都救出来了,赶紧回去吧!”
  众人打算立刻离开,但就在这时,一声更加凄厉的狼嚎从山间传了过来,这声狼嚎让人头皮发麻。
  更可怕的是,原本一片晴朗,万里无云的天空,突然被一层乌云笼罩起来,整片天空都暗了下来。
  赵三石十分紧张,这个妖狼难道还能改变天气吗?
  黑衣小孩也抬起头来看着天上的乌云,脸色却有着一丝疑惑。
  其他的人也不管赵三石了,趁着妖兽没有现身,全都撒腿就跑,恨不得能飞回去。
  赵三石也想跑,但是不能丢下一个小孩子在这里,更重要的是自己经过一系列的事情,还在水里泡了很久,现在腿软得很,根本跑不动。
  狼嚎的声音越来越响,应该是距离他们越来越近了。
  “那个,小孩,咱们要不躲一躲?”赵三石谨慎的问道。
  “嘘!”黑衣小孩示意赵三石不要说话。
  “好咧。”
  狼嚎的声音还在靠近,但是声音却出现了变化,从最开始的凶狠威胁,慢慢的变得急促,甚至恐惧,到最后完全变成了小狗一样的尖叫,就像是在求饶。
  黑云越来越重,但就是无风无雷,除了看不清东西,和晴天没有区别。
  “小心!”小孩大喝一声,赵三石赶紧扯着腿,躲到不远处。
  “嗷~”“咚!”
  一只毛色纯白,体型巨大的妖狼从山间飞了出来,重重的落在了地上,四肢抽搐了片刻,居然当场气绝身亡。
  接下来,一个黑色的人影飘落了下来,此人一身黑袍,脚踩黑靴,腰间一把黑伞,一头黑色长发,能够看出是一位中年男子,但却看不清具体面容。
  赵三石不知道这是什么人,但他却知道这个人的修为深不可测,极其强大也极其危险。
  紧接着赵三石才想起来,那黑衣小孩还站在中央,这多危险啊!
  “小孩!大哥!哎呦,小祖宗!赶紧躲躲啊!”
  但那个黑衣小孩却充耳不闻,反而径直走向了长发男子,还伸出了两只手臂。
  “叔叔,你怎么来了?”
  那个长发男子附身将黑衣小孩抱起。
  “我要去落日城一趟,找你是让你回颜城看家。”
  “啊?那你找了我多久了?”
  “有半天了,你走的还真远。钱够不够花,用不用我在给你点?”
  “不用,不用,我钱花的很少的。”
  赵三石在旁边都看懵了,这两人认识啊?合着就自己是个外人,有点尴尬了。
  就在这时,旁边的地面上突然无中生有的燃起了一团火,火光之中画出了一个长方形的门,随后送门中走出了一个瘦瘦的书生。
  这位书生一身白衣,一脸笑意,看起来文质彬彬的。
  “见过三公子!三公子这么有空来烟南郡了?棋公子已经备下薄酒,派我来请二位一同赴宴,小酌一杯,不知可好?”
  “行了,客套的话就免了吧,你们知道我的目的。”
  “哈哈,三公子快人快语,的确酒还没买呢。”白衣书生爽朗的笑着,眼睛都眯在了一起。
  “告诉棋公子,这次我纯属路过,喝酒的话,下次在说吧。正好你来了,帮我把我侄子送回颜城,我直接去落日城。”长发男子放下了小孩,小孩走到了书生的身边。
  书生的表情变得严肃起来:“看来三公子是一定要管这件事了?”
  “没错。”
  “嗯,棋公子也断定您不会束手旁观的,他不能亲自去往落日城,特意吩咐我背下这道符,希望能尽一份力。”
  书生从怀中掏出一张叠放整齐的黄字,长发男子点点头,接了过去。
  “事不宜迟,我先走了。”
  “三公子,有缘再会!”那位书生弯腰行礼。
  长发男子一甩长袍,直接飞了出去,速度极快。而天上的乌云竟然也跟着那人一同离开了,天空又回复了蔚蓝。
  那位书生站直身体,看着身边的黑衣小孩,露出一丝苦笑。
  “你这个叔叔啊,净给人安排活,没有一次能让人省心啊。”
  “苟叔叔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
  “你小子别装了,谁不知道你走南闯北,人小鬼大,就不能学学第二观的悟道吗?人家多实在的人。
  诶,旁边躲着的那个人,别躲了,赶紧出来吧!”
  赵三石探头探脑的走了出来:“大哥是说我吗?还是还有别人也躲着呢?”
  “就是你!”
  “嗨,我这不出来了嘛。”
  书生看着赵三石,嘀咕着:“居然是个普通人。”
  “你刚才看到的这些,可能几天之后就尽人皆知了的,但是你不能说出去,如果你敢多嘴多舌,你就等着吧!”
  “什么啊?那些啊?我什么也没看见啊?”赵三石赶紧装傻充愣。
  书生点点头,对这个人的态度很满意。
  “你认识我吗?”
  赵三石摇头。
  “那你认识他吗?”书生指了指黑衣小孩,黑衣小孩朝着赵三石呲牙一乐。
  赵三石又摇头。
  “那你认识刚才那人吗?”
  “刚才哪有人?”
  书生将手排在赵三石的肩膀:“小子,表现不错,我也不难为你,你走吧。”
  赵三石终于放下了心,转过身,脚步虚晃的就要立刻。
  “等一下!”
  赵三石心中苦笑,这还要干嘛啊?
  赵三石转过身,那位书生从怀里掏出一张黄纸递给了赵三石。
  “正所谓威逼利诱,我也不是坏人,也给你点好处。
  这是我所写的‘井’字符,危难时刻或许能救你一命,好了,赶紧走吧!”
  说完话,书生右手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支笔,在空中笔走龙蛇,写的是赵三石看不懂的神秘符号,而且那墨水居然在空中悬浮着,一滴不落。
  等到书生写完,那长长的字符爆发出一阵金光,随后燃烧出一团火焰,火焰慢慢展开,最中央又出现了一道长方形的门。
  “走吧,小潘公子。”
  书生和黑衣小孩钻进了那扇门,随后火焰收拢,一切都消失了,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
  赵三石哼唧一声,躺倒在地,睡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