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破岚章节目录 > 第二百四十一章 神魂有缺谜诡谲

第二百四十一章 神魂有缺谜诡谲

    凤九天知道,他如今只是一道残魄,先前面对易寒,他有着绝对的把握将这泥丸宫占据,但此刻,他发现易寒的神魂乃是吞魂,并且还有着能够使用魂力的手段后,思量之下,凤九天对易寒终是正视了起来。
  
      尽管以他本体的实力,一根指头便可碾死易寒。
  
      “疏魂灭相!”
  
      凤九天知道不能拖怠,若是被凰紫真等人发现,他便会功亏一篑,念动间,蓦地低喝了声,随即便见凤影开始急剧的缩小起来,与此同时,于凤九天身前,一只巨大的手掌开始缓缓凝现。看着易寒再次挥至的鞭影,凤九天冷哼了声,将身前的巨手蓦地向易寒轰了上去。
  
      凤九天为了速战速决,竟动用了阴魄本源。
  
      在手掌推向前的过程中,易寒的魂鞭已经甩在其上无数次,每承受一次攻击,手掌便会变得暗淡一些。可按照这种进度,想要将巨手毁灭,却还远远未及。
  
      惊措之余,易寒已别无他法,他利用魂身能够施展的,只剩下了这一道摄幽术。
  
      巨手在前行中,带起了一股彻风之音,眨眼间,便轰到了易寒的神魂之上。
  
      受此一击,易寒方才遭受血气烧蚀,已变得千疮百孔的身躯顿时一晃,整个魂身,也黯淡到了极致。
  
      那巨手在掠过易寒后,出人意料的并未停歇,而是持续向前,须臾间,便没入了易寒泥丸宫无边的黑暗当中。
  
      片刻后,一道闷响声自易寒身后传了来。与此同时,易寒的肉身猛地一颤,旋即便见一道鲜血自其嘴角溢流了下来,同时,他盘坐的身躯也伏倒在了地上。
  
      凤九天此法,不仅重创了易寒神魂,还由内及外,给易寒的肉身造成了伤势!
  
      值此时,凤九天羽翼蓦地一扇,便朝易寒冲了过去“死吧!”
  
      看着凤影喙中吞吐着神光,飞速驰来,易寒瞳孔猛地一缩。
  
      就在双方相隔仅剩咫遥的时候,屋舍中,被易寒放置身侧的焚隐剑突然剧烈地颤动,发出了一声声吟啸。下一瞬,便见一道流光从中钻出,蓦地钻入了易寒的泥丸宫中。
  
      看着凤影临近,易寒猝然闭上了双眸,但预料的神魂毁灭并未出现,待他睁开眼,却见陈钧已站在了他的身前,手中,正遏着凤九天的颈项。
  
      “你是……”凤九天眸中露着一丝不甘道,只消一息时间,他便可将易寒彻底的抹除,但眼前之人的出现,却将他的攻势硬生生阻断了下来。而且,让他心惊的是,对方同样是一道元神,单从散出的气息来看,修为似乎比他还要强!不过,就在他张口质问时,话还未毕,凤九天蓦然加大了手劲,于此一瞬,凤影突然化为了一团清光。
  
      凤九天的意识及一切相关,这一次,彻底被陈钧抹去。
  
      与此同时,神凰岭,一座已由血凤之名改为神凰的城池中,一个佝偻着腰,带着斗笠之人,正倚靠着一堵石墙,仰首望着上空。他,正是被下了妖界诛杀令,无数族落正在寻找的凤九天。
  
      “此人是谁……”在他那一道阴魄消失的刹那,凤九天缓缓垂下了头,“此子身上秘密不少,而且,通过这段时间的了解,他似乎并不是鲲鹏族人……”
  
      凤九天屠掉了鲲鹏族的旁支血脉,还杀掉了族主铁银河,这一切皆因瘦脸老者所说的,易寒是鲲鹏族人,这也导致了凤九天直接将屠戮神凰族功败的原因归咎在了鲲鹏族的身上,并几次对之下杀手。
  
      可自他杀了铁银河,被下了妖界诛杀令后,便彻底冷静了下来。根据他的了解,易寒进入神凰族后便再未现身,如今凤九天站在了整个妖界的对立面,让他不由得将所有的恨都加在了易寒和神凰族的身上。
  
      “此仇,老夫与你们不共戴天!”凤九天猝然握紧了双拳。
  
      神凰族内。
  
      “易寒,你怎么样?!”陈钧看着易寒虚晃的神魂,匆忙道。
  
      对于易寒泥丸宫中所发生的一切,陈钧几人皆不知晓,但在易寒倒地后,想到易寒正在吞噬元神的陈钧蓦然惊觉,这才进入泥丸宫内及时救了易寒,若是他慢了半分,易寒体内住着的,已是又一个凤九天。
  
      不过眼下,看着易寒神魂萎靡的状态,陈钧却是有些焦急,如果得不到救治,神魂受到重创的易寒,怕是永远也不会醒来了。
  
      陈钧踏出了易寒的泥丸宫,钻入了焚隐剑内,随着一声铮鸣,剑体之上泛起了一抹火色,之后倏然冲天而起。
  
      天际划过了一道长虹,须臾后,焚隐剑便悬在了神凰族的一处偏隅之地。
  
      此乃神凰族新辟的闭关之地,凰紫真正在此处。
  
      陈钧未掩身份,径直将一切告诉了凰紫真,片刻后,凰紫真来到了易寒的屋舍前。看着倒地的易寒,凰紫真面色一变,猝然将易寒揽起,之后探指在他的天灵处连点了数下。
  
      数息后,已陷入昏迷的易寒缓缓睁开了双目,不过,他的脸色却是苍白到了极致,没支撑几息时间,便又再次合上。
  
      “意守心神!”凰紫真将食中两指点在了易寒的泥丸宫所在之处,一股魂力顿时出现,向易寒缓缓渡了过去。
  
      大约一个时辰的时间过去,凰紫真收回了双指,与此同时,易寒又睁开了眼,看起样子虽有好转,却依旧透着一股虚弱。
  
      “究竟发生了什么?”凰紫真沉眸问道。
  
      “是凤九天,他的意志尚存……”易寒缓缓将先前经历说了出来。
  
      “没想到,老朽竟中了凤九天的算计!”易寒刚刚话落,凰紫真蓦地眯起了双眼,怒声道,之后她又看向了易寒,“此事都怪老朽,险些令你遭厄……”
  
      易寒摇了摇头,旋即合上了双眸。他刚刚从死境中挣逃而出,需要静养一番。
  
      陈钧元神出现,和凰紫真步出了屋舍。
  
      “老朽见过四皇子!”凰紫真对陈钧欠了欠身。
  
      陈钧见状,则是摆了摆手。焚隐剑与凰紫真在神煞诛灭大阵中照过面,焚隐剑乃是世间神剑,凰紫真自然识得,不过,因为当时所处的境况,导致她并未顾得上去关注此剑。如今再见,加之陈钧可驭动焚隐剑,凰紫真轻易便猜出了陈钧的身份。
  
      “四皇子只剩下了元神,莫不是遇到了什么不测?可需老朽告禀妖尊,联系人皇?”
  
      “无碍,”陈钧摇了摇头,之后道,“现在,我还无法与我父尊相见……劳烦凰长老不要将我的行踪告予任何人。”
  
      凰紫真闻言,点了点头。
  
      片刻后,陈钧向屋舍中掠去。凰紫真看着陈钧离去的背影,不由得喃喃“看来,倒是我小瞧了易寒师弟……”
  
      原地顿了片刻,凰紫真折身离开了这里。
  
      自她与易寒相遇,便对易寒可控那座神煞诛灭大阵的能耐有所钦佩,在祭仙灵池之上,她又见到了身上带有神秘气息的画中仙,还有灭度戟,加之如今的焚隐剑,如此多的神兵与神秘人物皆环于易寒身侧,不得不让她感到一丝震惊。
  
      两日后。
  
      “画姐姐,我的魂魄……有缺么……”两日中,凰紫真又送来了一些药物,此时的易寒,已然无恙,不过要等待神魂的恢复,还需要一些时日。从入定中苏醒,一睁眼,易寒便径直向画中仙道。
  
      易寒记得,在他炼化月魂草作为魂引之物时,画中仙便有些怪异,而且,在发现他的神魂乃是吞魂后,画中仙又话语犹如未尽。这一次次的欲言又止,所指的,似乎正是那一句具有吞噬之能的魂修,神魂必然有缺。
  
      易寒之前并不知道这一切,这也是凰紫真在道予他神魂与元神的区别时所讲,不过易寒在听罢后却将其忘却了。如今,他的神魂历经劫难,顿时又让他想了起来。
  
      “嗯……”画中仙的声音传了来,“天地生灵,皆有三魂七魄,对于魂魄,己身无法自视,所以,你自始也未察觉到,你的神魂中,仅仅有着两魂一魄。这也是你为何不能修习提升神魂境界的功法的原因。”
  
      “为什么……”挺拔画中仙所说,易寒脑中率先出现的,便是这三个字,同时,他也喃喃了出来。
  
      “先天的魂魄缺失,我从未见过,”就在这时,易寒眉心蓝芒一闪,苍崖突然出声,顿了顿接着道,“你泥丸宫中缺失的魂魄,或许是被人为抽离了出去……”
  
      “你的神魂缺失透着蹊跷,我担心你追因索由,陷入阴谋当中,所以才未将事情实情说出。”苍崖话音刚落,画中仙又接着道。
  
      “人为……蹊跷……”易寒顿时皱起了眉头,他想起了九牙。他是九牙养大,对方必然知道自己的身世来历,“只是……太公已经不在了。”
  
      “还有那夜袭村庄,想要杀掉我的几人……”易寒思忖,自己的魂魄缺失,或许与三代玄天等人也有着一丝关联,“还有……玉庭神霄外,蒲魔结道果……”
  
      思绪纷乱中,易寒又想到了月族族长和凤凰两族长老头颅之上的空洞……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