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破岚章节目录 > 第二百四十章 吞噬阴魄现凤影

第二百四十章 吞噬阴魄现凤影

    神凰族中,易寒的栖舍。
      此刻,易寒正阂闭着双目,盘膝而坐。在他面前,有着一株红花和一团朦胧的清光摆放。红花乃是易寒于祭仙灵池地宫内发现的魂骨阴阳花,清光,则是凰紫真给予他的那道凤九天的阴魄。
      易寒从典阁中出来后,便径直选择了在舍内闭关。经过这几番战斗,易寒知道,自己与妖界众多同阶之人还有着很大的差距。对于自己修为的提升,他的心中充满了迫切。
      而且眼下,他还无法出得神凰族族地,所以,这段时间,他可将所有心思都放在修行之上。
      片刻后,易寒缓缓睁开了眼睛,看着身前的两样东西,踌躇了须臾后,将魂骨阴阳花拘在了手中,随后手掌一震,只见原本尺长的花株,转瞬间便化作了一团红液。
      易寒张口一吮,蓦然将其吞入了喉中。于红液入口的刹那,易寒再次合上了双目。
      值此瞬间,红液中倏然升起了一缕气霭,顺着穴窍,直逼易寒泥丸宫而去。
      须臾后,随着气霭的进入,易寒泥丸宫中的神魂倏然睁开了眼眸,探鼻间将其吸入了体内。
      渐渐的,易寒的神魂之上开始泛起一层红色的光晕,散出一股炙热的气息,不过转瞬间,这炙热又化为了一股阴寒,成为了持续的冷热交替。
      易寒笃定心神,神魂眉心之上的月魂草顿时在他念动间,泄出了一股股寒力,用来调和花株寒热的平衡。同时,神魂也开始慢慢吸收起了没入魂体之内的花力。
      这一炼化,便是三日的时间。而在这三日里,妖界却掀起了一场轩然大波。凤九天偷入鲲鹏族,将刚刚出关的鲲鹏族主铁银河暗杀。至此,鲲鹏族所有族人尽皆出动,对凤九天展开了诛杀,怎奈凤九天似乎已经准备好了退路,在被围杀中,竟安然脱逃。
      同时,妖界诸族随着凰紫真等人的现世,因担心神凰族一家独大,也都纷纷选择了出关,以平衡实力与势力。
      在铁银河被杀的消息传遍诸界后,妖尊封无定也罕见的现身,对凤九天下了妖界诛杀令。
      神凰族。
      易寒睁开了双目,同时,向自己的泥丸宫内视而去。
      随着将魂骨阴阳花炼化,易寒察觉自己神魂之上,又多了少许隐现的白色光点。
      “这魂骨阴阳花的效用虽大,可仅仅一株,对神魂的提升还是难以起到大的作用。”易寒喃喃,如今他的神魂境界处于虚境,想要踏入实境,便需褪去这虚隐之身,待得神魂之上那无数亮起的白点化成一片,转为凝实的白色之身时,方才会使得神魂真正发生改变。可眼下,他用了三日的时间,所凝出的芒点,像是蒙着一层黑沙,还未彻底的显露,这也说明了神魂的提升,究竟有多艰难。
      言语中,易寒又看向了那团清光,手指一挑,便浮到了他的掌中。
      阴魄之上,凰紫真先前已将凤九天所有的意识抹除,所以,原先的凤形便会化为一团清光。易寒凝眸其上,盯了须臾后,蓦然将其向自己的泥丸宫拍去。
      如今这清光便是一道无毒的补品,易寒只需耗些时日,将其吞噬即可。念动间,易寒对把凤九天的这道阴魄彻底炼化后,神魂所能提升的程度,开始隐隐期盼起来。
      随着阴魄没入,易寒神魂当日在神凰族大殿上出现的那一抹渴望与悸动再一次出现。瞬息间,便向清光吸食而去。
      时间一日日过去,转眼便是一月光阴。
      在这期间,凰曦曾几次到来,不过,在见到易寒正处于入定状态后,每次都悄然退了出去。
      此时,易寒泥丸宫中的清光,体积以不及原先的三分之一。
      而就在易寒极力吞噬之际,那朦胧的清光却突然蠕动了起来,渐渐的,化为了一只凤鸟。
      同时,易寒神魂似有感应般,蓦地张开了双目,看着近前的凤影,易寒脸上攀起了一抹惊惧,慌乱中,道道魂力顿时从神魂之上散出,凝成一只只巨手,向凤影撕扯而去。
      易寒心知不妙,想要尽快将凤影吞下。
      可就在一只只魂手向他口中拉拽间,凤影的双目,顿时由迷茫之色变得清明起来,颜色也由清白转为了血红。
      “哈哈哈!凰紫真,你终究还是着了老夫的道!”就在这时,凤影突然开合尖喙,发出了一道道人声。
      “凤九天!”易寒见状,面色顿时一变。
      “嗯?竟然是你这小子!老夫弑你无门,没想到,你竟送上了门来!”凤九天看到易寒,顿时发出了一阵朗笑。
      “老夫留此暗招,本想着用来对付凰紫真的,不过将你吞了,用你的身体留在神凰族中,倒也是能做一番大事!”看着易寒,凤九天眸中有着不尽的恨意,他沦落到如今的处境,皆因易寒,眼下,大仇将复,他顿感一阵快意。
      “暗招!”易寒闻言,神色顿时一凛。
      其实,在那神煞诛灭大阵中,凤九天在使用分魂术,自爆血凤族长老后,逃脱只是佯装,他真正的目的,就是要让凰紫真将自己抓住。
      而且,凰紫真没有料到,他抓住的,不仅仅是凤九天的这一点阴魄,还有受凤九天控制的那名血凤族自爆长老的部分元神。
      他所做的这一切,为的,便是寻机夺取凰紫真的肉身,以或在日后与凰紫真对敌中,埋下一颗随时会爆的种子。
      在他看来,尽管此照有着风险,但对他来说,不过是失了一道阴魄,一旦成功,那杀掉凰紫真,将有极大的可能。
      当然,对于凰紫真是否会出手将他直接抹灭,他也做了准备,那便是在被凰紫真抓住后,凤九天便敛取了自己和自爆长老元神之上的所有气息,并潜藏在了那个长老的元神之内。
      就眼下的境况来说,凤九天赌失败了,因为凰紫真对他出手了。但由于在凤九天的阴魄之外还有着部分元神保护,他虽受创,可还是将意识和部分力量留了下来。
      “老夫这道阴魄,如今能发挥出的力量仅剩下了一成,不过对付你这个娃娃,还是绰绰有余!待得老夫将你这神魂吞掉,接管了肉身,神凰族……哼!”凤九天的血眸中露出冷芒,唳鸣了声,顿时向易寒的神魂扑了上去。
      这一幕有些似曾相识,易寒记得曾在十万大山中,那和他一同被镇压入石崖的骨祖,当时便欲对他行夺舍之事,但易寒在月魂草的相助下,最终将骨祖反杀。而今,却是又一次遇到了这种危机。
      只是,骨祖乃是魂修,因易寒的月魂草对骨祖的魂引之物大克,他才得以反杀成功,可现在,却是一道具有元神之力的阴魄。而且,凤九天的修为,也远非骨祖所能及。
      这又是一次生死危机!
      迎着扑来的凤影,易寒心一横,蓦然张口咬了上去。
      “吞魂!”猝然间,凤九天的羽翼便被易寒咬住,血肉尽化为一道道能量清光,被易寒向腹中吞去。值此间,凤九天蓦地发出了一道惊诧之音。
      方才易寒吞噬之时,他还没有苏醒,眼下见到,方才明白为何他会出现在易寒的泥丸宫中。
      “哼,你倒是出乎老夫的预料!”凤九天当即后退,吟动间,一颗散发着滔天血气的血珠顿时在他的喙中凝聚,轻吐间,便飞速向易寒神魂驰去。
      易寒一凛,登时用魂力在身前布下了一道如高墙般的壁障。
      但随着血珠射至,魂墙只支撑了须臾,便彻底地崩碎开来,在临近易寒之际,轰然爆开。
      冲击眨眼便至,易寒将双臂掩在了额前。不过,那揉杂了血气的冲击似乎带着一种毁灭之力,在接触到易寒后,他的魂体便如被烧蚀了般,层层脱落,化为了灰烬。
      易寒见此,神色一动,眉心闪烁间,月魂草顿时显现,随着一股寒力泻下,魂体的受创速度顿时减缓了下来。
      “魂蝎尚未修得,不然此危可解!”易寒眉头蹙起,若是如此长久下去,他必将被对方耗磨而死,但随即,他像是想到了什么,顿时忍着冲击,摆正了魂身。
      “天为昭,地为幽,幽之内,有魂魄浩荡”
      “以魂力化幽索,剥茧神魂”
      易寒口中喃喃,须臾功夫,他的手中便出现了一道灰色的鞭影,同时,缕缕犹从阴冥而来的森寒气息,也出现在了易寒的神魂及手中的长鞭之上。
      正是摄幽术!
      元神同样是以魂为基,易寒想到了以此招应对。随着长鞭出现,易寒蓦然挥臂,向凤九天甩去。
      “击魂之法!”凤九天见状,眸光顿时一闪,他以为易寒神魂并无长物,可看到到向他挥来的鞭影,脸上第一次出现了些许慎重。
      身形一动,凤九天便避到了一侧,但他的躲避并不及时。只见在落定后,他的腹部,出现了一道被鞭梢甩出的黝黑痕印,同时,一丝尖锐的疼痛,也从此处向整个阴魄之身蔓延而去。
      凤九天眉头顿时一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