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破岚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狰恶鬼像凝万许

第一百三十一章 狰恶鬼像凝万许

    食仙花林中,易寒端坐。
       毒丹紫光潋滟,正悬于易寒胸前,其上丹灵浮现,露着似是不屈的神色。多时前,易寒已施了手段将其禁锢在这里,丹灵像是察觉到了什么,自始便挣动不停。
      易寒与毒丹看似是两个独立的个体,可在两者之间,却正被一道无形的气机所牵缠。
      此刻的毒丹,外表并没有什么变化,但在其内部,每一处都布满了易寒的心识意念。这是画中仙所述的心念浸淫之法,易寒已将其完成了大半,若是术成,则毒丹将彻底为他所掌控!
      “幸在这丹灵还未成气候,收服的过程才没有遭到他过于激烈地反抗!”片刻后,易寒看着在丹表浮动的丹灵,嘴角微弯,随后又开口道,“如今,十中之九已过,能否功成,就看这最后一步了!”
      循着画中仙之前所说,一道带着锋芒的灵光蒙上了易寒手掌,紧接着,易寒擎起手,蓦然朝着额前的虚空斩下。
      断念!
      心念浸淫之法,说的便是将自己的心念入驻于毒丹之中,待得布于丹体每一寸,再以特殊之法将连接斩断。
      心念虽断,可丹体之中仍有截留,并与易寒的心念保持着同步,若丹灵萌生逆反之意,易寒一个念头,便可引动毒丹,使其瓦解。同时,易寒也可借此传递心念,通过毒丹,来使丹灵听令,以达成驭动的目的。
      随着一掌斩下,易寒忽觉眉心一痛,片刻过后,痛感开始稍稍缓和了下来。反观毒丹之上,丹灵露出了一脸的迷茫,不过随着易寒念动,紧接着,便看到丹灵神情疑惑地看向了他。
      “过来!”易寒见状,屈指一召,随后便见丹灵带着一丝犹豫,裹挟着紫丹向易寒浮动而来。
      “成了!”看到丹影掠来,易寒一喜。不过他感受得到,丹灵还未开化,对于他心念的理解,还有着不小的偏差。
      不过如今已将易寒对毒丹的后顾之忧抹去,他的心中还是充满了兴奋。做罢了这一切,易寒将目光瞥向了云婵。
      云婵已将所想的心事揩去,此时,她正站在易寒一侧,颇为忧心地观望着四周。虽说有着毒丹存在,周围的食仙花已避趋她两人十丈之外,但她却担心,易寒会在收服毒丹的过程中出现差池。
      忽见易寒一脸愉悦地站起了身,迎着他的目光,云婵终是松了口气。
      “追了我二人那么久,这回也该轮到我来做这狩猎者了!”易寒看了看四周畏畏不敢上前的食仙花,随后又冲云婵笑了笑,倏然曲起手臂,将毒丹向远处掷了去。
      此刻的丹灵,已被易寒的心念所驱使,向身周的食仙花逐去。
      刹时,林中骤起一阵骚动。
      反观丹灵,犹若孩童,正露着一脸的兴奋神情。它是草木所炼,对于具有灵性的植株,充满了猎奇心理。
      可片晌过去,丹灵的神情却转而成了悻悻,游弋了那么久,它连一株食仙花的藤梢都没碰到。同时,易寒身周的空地,已由方圆十丈阔成了二十丈。
      易寒见此情形,摇了摇头,将丹灵召了回来。
      “看来,只能采些花种了。”丹灵无功而返,易寒思忖着,即使再追逐下去,也难以将食仙花抓住,当即果断放弃。
      眼下,经过食仙花梭地而行,他们的脚下,已是一处处似是被开垦过的松软土地,由此,一块块在此地遭到厄难生灵的骸骨也被翻了出来。跟着和在其中的,还有着颗颗黑色的拇指大小的圆粒。易寒在丹灵追逐食仙花时已对这些东西进行过探查,它们,赫然便是食仙花种。
      易寒伸出手,顿时有十余粒食仙花种被他摄入了掌中,将其放入乾坤袋后,易寒稍稍思索,又摄取了数把。
      “这食仙花种常人一粒都难以获取,我若是将这些都带回去,看羲药道人那个老匹夫还有什么话说!”
      在易寒心中喃喃的同时,云婵也拿起一些揣入了囊中,毕竟机会难得。她幻灵宫虽无培育经验,要之无栽植之用,可若将这些食仙花种拿出去拍卖,必然会被世人当做珍物对待。
      有毒丹的存在,易寒二人一路畅通无阻,如此这般,又前行了片刻,但突然的,易寒的脚步骤然一止。
      “怨兽腐骨髓!”
      易寒聚目看向前方,只见在食仙花徙离的地方,有着几块焦黑的兽骨攒聚,在其上,还有着缕缕如烟丝般缭绕的黑气。
      怨兽腐骨髓,故名思义,就是带有怨力的亡兽之骨中的髓液。兽骨易找,可怨力难觅,两者归于一物的概率极小,这也是易寒久寻不见的原因。
      而这里,竟出现了此物!
      走近看去,这原应是一只身躯庞然的凶兽,因误入食仙花林,被噬成了白骨。而这具兽骸,也因时久,变成了腐骨。至于这黑色的烟丝,便是怨力所化。
      怨力生成的条件十分苛刻,大都是生灵在将死之时产生怨念,之后才会在它死后,遗念发生变化,在骨表形成实质的怨力,骸骨可烂,可怨力却不会消散。
      “求而不得,不求而得,这下,我终可踏入子母衍煞诀的第二重了!”易寒心中激动,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怨兽腐骨髓,旋即驭动灵力,一道道髓液由怨力缠绕着,顿时被他从骨隙中拘离而出。
      “云婵,我们要迟些离开了……”易寒略显歉意,向云婵道,眼下,修炼子母衍煞诀第二重的宝材已被他集齐,而这食仙花林,外人难以踏入半步,正好是一道护法屏障,来作为他的闭关之地。
      云婵闻言,则是耸了耸肩,似是并未在意。径直踱于易寒五丈外,静坐了下来。天漠深处处处危机,她自踏入,还未曾有过长时的休憩。当下,正好如愿。
      易寒将怨兽腐骨髓收集后,就地盘坐了下来,随后从乾坤袋中拿出了那株从药园盗来的黄泉。
      虽说易寒盗药被抓了个现形,但羲药道人却未将黄泉收回,而今五药俱全,也到了他将其凝练出幽冥之气的时候。
      黄泉被易寒驭于身前,在掌心凝聚了一团灵火后,向其炙烤而去。随着时间推移,黄泉之上,原本苍黄色的花叶,开始渐渐变得枯朽起来,直至褪去了原有的花色。奇特的是,在易寒炼化的过程中,黄泉之上竟传来了一道道凄惨的叫声,犹若厉鬼嘶嚎。
      片晌之后,黄泉已然消失无踪,易寒的面前,只剩下了一道缭绕的灰气,溢散着股股阴寒。
      正是幽冥之气!
      易寒拭了拭额上的汗水,松了口气。这一番操作看似简单,却极为耗费心神,灵火的掌握稍有不慎,不及幽冥之气凝练而出,黄泉便会被焚。
      幽冥之气凝练成功,易寒又接连从乾坤袋中拿出了其他几种宝材,罗列于身前。
      “凝煞果、修罗草根、嗜血枯藤、幽冥之气、怨兽腐骨髓。”易寒看着眼前,嘴角一弯,运转起了子母衍煞诀,同时,一团黑雾升腾而起,蓦然将这些宝材吞了进去……
      半月后。
      黑雾弥荡,缓慢浮沉,易寒依旧身处其中,与前些日子有所不同的是,这团煞雾竟有了些许内敛,仿佛在积聚着什么。
      又过了一日,随着一道轻微的响动,只见黑雾开始剧烈地翻腾起来,如同爆裂,刹时又向外扩了三丈有余。
      在浓重的雾色当中,有着一声声嘶叫传出,细视而去,隐隐可以看到其中一个个穿行着的狰狞鬼像,数目之多,令人头皮发麻。
      云婵本在入定之中,可这一动静却猝然将她惊醒,又退了丈许后,她露着惊疑看向了雾中那道影影绰绰的轮廓。
      此刻,易寒正露着满脸兴色。数日的修行,他已将那五种宝材炼化,合为辅药,勾动了天地之煞,由此,也代表了子母衍煞诀成功步入了第二重,饲灵引煞。
      黑雾之中,以煞衍煞,原本的八十一道鬼像,已凝结化为了万道。易寒仰首看去,密密匝匝的鬼影,让他心中不由震撼。易寒暗自思忖着,如今此术的威力,怕是比之前提升了十数倍不止。
      而在这十数日的修行中,易寒还收获了意外的惊喜,他的体内,竟又开辟出了一条经络。如今,常脉小境的十二条经络,他已打通了三条。
      实力再度提升,易寒难遏喜悦,倏尔发现身侧的云婵,正对他衍出的煞雾露出戒备,子母衍煞诀的口诀默念,滚滚黑雾顿时倒卷而回,被他尽数收敛了起来。
      “黎母和封子阴险狡诈,恶贯满盈,真没想到,当时仅有炼气境修为的你,竟敢到子母阙去行窃!”
      月窟一行后,众修围攻子母阙,随着黎母将一些实情道出,易寒盗窃子母阙藏宝室的事情也被众人所周知。眼下,云婵见易寒功成,待得黑雾散尽,顿时开口感叹道。
      易寒缓缓起身,眼中噙着笑意,正待他要回些什么时,耳轮倏地一动,只听一道毫无避讳的交谈声,忽然在远处的花林中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