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破岚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二十四章 捽风揩过逢夙鸢

第一百二十四章 捽风揩过逢夙鸢

    长空浩瀚,天梭行于其间,仿若一支飞羽,袅袅向前。
      这般行进了大概三日的时间,随着一抹金黄出现,他们,已到了天漠,不过要到往深处,还需大半日的时间。
      “两年了……”片刻后,天梭已临于天漠之上,易寒俯瞰着下方的漫漫黄沙,露出了一抹追忆神色。从天漠中醒来,到御虚秘境历经险象,往日的一幕幕顿时清晰地浮现在了易寒的脑海,“小璃,几位族公……”
      就在这时,突然有三人从舟艄向易寒走了过来,易寒收起恍惚,将目光迎了上去。
      “你便是易寒?没想到仅凭触尘境的修为,便能在外界掀起那么大的波澜,佩服,佩服!”待三人走近,一个身影修长,剑眉星目的青年突然向易寒开口。
      “我名楚铉,是括苍洞天的首席弟子。”青年笑了笑,随后拱着手向易寒道出了名讳。
      “楚铉!”易寒闻言,神色一动。他虽在古墨苑呆了几近一年的时间,可却从未与对方谋面。不过易寒早有耳闻,这楚铉是古墨苑年轻一辈中的翘首,境界已攀至封灵初期。
      易寒站起了身,正准备抱拳还礼,但手臂却突然被楚铉压住:“你是莫老的弟子,若按苑中长幼尊卑,我等当属后辈,切不可逾距啊!”
      语罢,楚铉爽朗一笑,易寒闻言也是一笑,随后索性将手臂放了下来。
      “这是韶心,落伽洞天的首席弟子。”紧跟着,楚铉指着旁侧之人道。
      易寒扭头看去,只见一个螓首蛾眉的绝美女子楚楚而立,面布漠然,似充满了冷傲。易寒向其颔首,不过迎来的,却是淡淡一瞥。
      发觉场面有些尴尬,楚铉打了个哈哈,随后又将目光挪向了另一侧,看着一个眉骨布有一道深疤的青年,道:“这是……”
      “紫阳洞天,燕归。”可还不及楚铉说完,深疤青年便径直将话打断,看向易寒的目中,斥满了不屑,“真不知道你有什么背景,竟会受到古墨苑如此庇护!”语罢,燕归折身便向舟艄走去。
      “庇护?”易寒闻言,面露疑惑。
      “实不相瞒,此行我三人受了苑主的嘱托,要保全你的安危!天漠深处已近,所以特来知会于你,介时到了地点,你还需和我们同行。”
      易寒听罢,露出了然神色:“易寒谢过!”
      “不必,药园之事,你也帮了我们的忙,这一次就算两清了。”突然,韶心开口,不过语气中却带着一丝冰冷之意。
      听着韶心的话,易寒却再生疑惑,就待他正要发问时,楚铉接着道:“是啊,那日若非是你,我们又怎会那么容易就摘到宝药!”
      易寒闻言,顿时露出恍然。当日,为了助他脱身,莫老扮作羲药道人的样子,遣了一批弟子前去制造混乱,没想到面前的二人也参与在其中。
      又寒暄了少顷,楚铉和韶心便回到了舟艄,易寒也于原地落下了身,可还没坐稳,画中仙的声音便传入了耳中:“我听那莫老头子讲过,此行的危机怕是比月窟还要更甚,以他们三人的修为,竟敢说保全他人,真是笑话!”
      易寒听罢,微微一笑:“既是好心,收下便是了。”
      两个时辰后,天梭落在了地面之上。
      待得众弟子纷纷从舟上走下,妙紫衣伸手一召,天梭便由大化小,被其拿在手中,随后塞到了袖中。
      “这便是天漠深处么……”易寒环顾着四周,眼中满是惊奇。虽叫天漠深处,可当下,哪里还有一粒黄沙。放眼近前,无数的怪木生长,还有着绵延的山径,突兀嶙峋,如同秘埜,给人一种莫测藏虚的感觉。
      忽然,易寒眼神一凝。只见在极目之处,一道仿佛连接了天地的庞然捽风,呈涡旋之状,席卷着漫空云色,向前推来,看似缓慢,可隐隐传来的呼啸声,却在示谕着它的狂暴与迅疾。
      “那是风潮吗?”易寒面带震撼,他的话音刚落,在一侧,一道洪声蓦地传来。
      “还好我们只用了将近四日的时间,若在晚些,怕是会直接正面迎上风潮了!”洪素望着远处道,随后又面向了众人,“众弟子听命,速速前往苑中风坳躲避,风潮不消两个时辰,便会来了!”
      “果然!”易寒循着洪素的目光看去,正是远处的捽风。
      众人闻言,开始纷纷向一处奔去,易寒见状,也混入了人流之中。
      风坳是天漠深处可以躲避风潮的地方,因地点颇多,位置不一,所以也为诸多宗派所占据。
      片刻后,古墨苑一众人来到了几座山岭之下,由于山体常年受风侵蚀,故而高度只剩下了十余丈,化为了一片残丘。不过观其地势,正呈合围之势将众人包裹,所以这里依旧是一处绝佳的避险之地。
      众弟子皆就地而坐,目露期待,在风坳中静候着风潮刮过。
      随着时间缓慢流逝,一阵阵呼啸声也愈渐靠近。只见不远处,捽风已被云色染白,恍若混沌向前涌来,一片片林木宛如乱舞的矛戈,在风中狂曳,有的难抵风劲,在摇摆中被连根拔起。风中,还混杂着视之不清的飞砂走石,所过之处,一片狼籍。
      似老者的恸哭,又似妇孺的呜咽,风声在须臾间便临近了易寒一众弟子所在的风坳。易寒仰头看向被残丘围拢的一小片天空,原本的湛蓝,已变得茫茫。此刻细视之下,当初远观捽风所显的白色,已被一片铅灰取代。
      “那是什么?”忽然,易寒眸光一凝,在他的视线里,涌动的风潮中竟有着异彩闪烁。不止是他,所有发现了此幕,又是初至天漠深处的一些弟子,目中皆露着惊奇。
      “那便是风潮所带来的奇珍异物!我们赴此的目的,便是它们!”在这时,妙紫衣看有弟子疑惑,倏然开口,随后盯着头顶席卷而过的捽风,又沉声道,“此时,想必诸宗派也都已蛰伏在了各自所据的风坳当中,待行动之时,大家要多生警惕,万般小心!
      大概过了半刻时辰,呼啸声渐渐远去,众人头顶上方的天空也开始缓慢地出现了一丝清明,众人目带期盼,皆站起了身。就在此时,洪素和妙紫衣对视了一眼,蓦然向风坳外冲出,众弟子见状,纷纷跟上了前去!
      易寒同样在人流之中,可他尚未行出几步,耳畔突然传来了一道熟悉的话语声:“易寒,出了风坳,待众人四散之时,你便呆在我三人左右,莫要乱走!”
      易寒扭头,却见楚铉,韶心和燕归三人不知何时已到了他的身侧。
      此时被风潮席卷而过的天漠深处,荆榛满目,遍野狼藉。远处山石滚落,近前林木倒折,不过众人却并不在意这番破败之象,皆跃动着身影,向前方掠去。与此同时,在此地的多个风坳处,十数个宗派的弟子也纷纷现身,皆目露婪沓,向四处奔去。
      古墨苑一行人尚未散开,不过离开风坳,刚走至距离不远的一片木林时,洪素倏然抬手,停止了行进。就在众人疑惑时,忽然,一道乌光从半空闪过。
      洪素见状,当即腾空而起,不过,就在他伸手将要抓住乌光的一刻,却有一只手比他更为接近,手腕一转,便到了对方掌中。
      “竟是一块已有千年之质的玄铁!”只听一道娇媚纤柔的声音传出,拿到了乌光之人翩然落地,众人瞧去,却见对方是一个妖艳的女子,布满媚态的容颜让在场之人的神色都是一滞。
      “夙鸢楼主,这块玄铁是洪某先发现的……”洪素落地,带看清与他争夺玄铁之人后,登时语中带着怒意道。
      “咯咯,洪素洞主,东西谁拿到便是谁的,岂有先来后到之分。”女子一笑,当即回道。与此同时,有着七道身影似是姗姗来迟,从一旁的林中出现,来到了夙鸢的身后。
      “清颜?”易寒扫过对面刚至的几人,忽然神色一动,那其中的一人,正是易寒身处云泽城时,惑他至魅月楼的魅族女子清颜。由此,易寒也大概猜到了被洪素唤做夙鸢的那名女子的身份。
      “既不分先后,那是不是说……只要将玄铁拿回,它便是洪某的了!”洪素闻言,目中蓦地闪过一道寒光。
      “洪素洞主,先不要生气,我这里有一桩交易,你若是答应了,这玄铁我自当奉还!”
      “什么交易!”
      “四个月前,我魅月楼中的长老在离此处不远的地方,发现了几株蕴道灵花!”
      “什么!”洪素闻言,呼吸蓦然变得急促起来,他身后的妙紫衣在听到蕴道灵花四个字后,瞳孔一缩,神情之上也露出了几分惊色。
      对于他们这等修士来说,一般的法宝器物已然没了诱惑,可这蕴道灵花,却是人人都欲求而不可遇之物。蕴道灵花同属天材宝药,不过却比寻常药草珍贵了太多,只因一点,蕴道灵花可汲天地大道,待其成熟,会生道纹于花瓣之上,吞服者,皆可如走捷径般参悟玄理,助修为更进一步。
      “只不过,在这灵株旁,还有着一只乘丹境初期的石兽看守……”夙鸢接着幽幽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