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爷戏太多了章节目录 > 第78章 作何解释

第78章 作何解释

    找死。”月锦溪眼神陡然间凌厉,扬起手臂朝着许清歌挥过去。
  
      许清歌不避不闪,甚至扬着勾勒精致的下巴迎了上去,眼中一片冷色:“月锦溪,你别的本事没有,打起我来倒是很行啊!很入迷。告诉你,老娘根本就没在怕的。”
  
      许清歌冷笑,脸上是不服输的桀骜。
  
      “你以为本宫不敢。”月锦溪发狠。
  
      “殿下,求你饶了姐姐。”
  
      许清如不知道从哪儿冒出来,挡在她身前
  
      月锦溪挥出去的手堪堪停在许清如的耳廓边:“你来做什么,差一点就打到你了。”
  
      许清如没有回答月锦溪,转头看着许清歌:“姐姐,你快跟殿下服个软。殿下他一定不会真的忍心打你。”
  
      嘴上这样说着,可许清如的眼中尽是挑衅之意。
  
      许清歌最看不惯的便是她这幅白莲花模样:“你少在这儿假惺惺。让我给他服软?不可能!”
  
      许清歌将最后几个字咬得很重。
  
      她许清歌的字典里就没有服软两个字。
  
      更不会给月锦溪那贱人服软。
  
      许清如露出一抹得逞的笑意。
  
      她就知道,以许清歌现在的性子,不会服软。
  
      即便她服软,她也有办法治她。
  
      “不知好歹。”月锦溪冷声道。
  
      许清歌嘲弄的冷哼道:“这话原封不动回敬给你。”
  
      许清歌也没觉得月锦溪以前不喜欢原身有错。
  
      那时候原身痴傻,而月锦溪身为储君的继承人,原身于他来说确实不是最好的选择。
  
      可许清歌气的是月锦溪的态度,为了讨好许清如狠狠的践踏原身。
  
      月锦溪气急败坏,懒得再同她争论那些,又将话题转回之前的上面去:“有人说在你的屋子里看到男人的长靴,你作何解释。”
  
      挽月在她院子的事,除了院子里的人知晓,没人知道。
  
      然,许清歌相信她的几个丫头。
  
      外公派过来的人更是不可能出卖她。
  
      而,从挽月受伤后来过院子的便只剩许清如和她那丫头夏青。
  
      看来,她们藏靴子时还是被看见了。
  
      许清歌面色自若道:“那是我打算过几日穿来去逛青楼的。”
  
      “你去逛青楼?”月锦溪像是听到这个世界上最搞笑的谎话,
  
      许清歌不以为意,反问他:“只准男人逛青楼,就不能女人去寻乐子。邺安城哪条律条规定过女人不能去逛青楼?”。
  
      “你……。”月锦溪没想到,自从她醒过来之后,不仅变得恶毒,而且还如此不守妇道。
  
      “太子这是说不上来了?”
  
      月锦溪努力的让自己冷静下来,冷眸死死的盯着床幔。
  
      怒火冲天之余,月锦溪眼角的余光终于在床幔后,看到一片青色的衣衫。
  
      难道说许清歌的床下藏着人,想到这个可能,月锦溪脸上黑的能滴出墨来。月锦溪死死盯着那片紫色的衣衫,质问:“那也是你准备用来逛青楼的?”
  
      许清歌一看,心提到了嗓子眼儿,他们是组队搞她的吗?
  
      可是不对啊!
  
      挽月不是躲在房梁上吗?那床幔后的衣服是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