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但是相思不相负章节目录 > 第两百九十四章帮他一把

第两百九十四章帮他一把


  重新有人进来收拾碗筷时候,景九和其貌不扬的侍卫对视一眼,明白来人是原夏。
  刚到嘉城时候和原夏对接上暗号,但是两人都没能碰过面。留了暗号让明晖的兄弟支援他,没想到会是原夏亲自来。
  现在只要等季温来了,就可以开始部署计划了。
  至于古墓的地图,还没能从黎大伯和黎涛那得到半分消息。也不知黎族长是否知道古墓地图的事,也不敢贸然提起。
  到了镇北,关系古墓的消息明里暗里都打探不到半分古墓的事情。越是这样隐蔽就越有古怪,只是不知这些消息掌握在哪些人的手里。
  古缅部落之所以能在镇北成为三大部落之一是因为擅长各种复杂的机关陷进,早上百年时候在战场帮助先皇拿下不少有功战役。
  为了重赏古缅部落,允许他们能在镇北的朝廷上议事,更允许有自己的掌管的城池。唯一的条件就是必须对在位的皇帝忠心不变,排除异己。
  镇隆帝也十分的敬重和信任古缅部落,现在天下看似天下太平无恙,实在随时都可能打破平静。
  倘若真的到了那一天,古缅部落是镇北不能缺少的助力。
  山里的古缅部落隐患重重,外面城池的麻烦事也接连不断。黎涛以为他给父亲下毒无人知晓,实则早就对他提起几道防备。
  想尽力防住黎涛,结果还是没想到他的速度如此之快,短时间内就控制住了整个部落。就只剩古缅部落的嫡亲少爷黎飞手里还握着点权利在外面的城池苦苦支撑。
  城池发生不少事都不能安生,不时有暴民就是有哄抢粮食的事情。都是小事,处理起来也极为简单。
  只是每天都有那么零星点的事冒出来,也实在烦心,护卫们也有些心力交瘁。加上黎涛这次去狩猎又是满载而归,百姓们的敬仰又更倾向于黎涛。
  各种压力全都压在黎飞身上,他作为嫡亲长子没能镇压住城池里的骚动,反而让庶出的少爷抢了风头。
  黎宇很想把城池里这些骚动平定,只是有些事情快脱离他的掌控。全家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如果他出事了。
  古缅部落就会落到恶人手里,那么几百年的基业全毁于一旦。
  “少爷,各城池的账簿已经送来了。”
  黎宇强打起精神:“让进来吧。”
  进来的人手里恭敬捧着厚重的账簿放到他的桌上,默声候在一旁。
  各处城池闹事已经有很长一段时间,也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意。几个月的账簿都十分难看,他没翻开就知道里面会是什么样。
  目光随意落在账簿的数据上,隐约觉得不对劲。又连翻两页账簿,忍不住坐正了身子,认真翻看。
  为何账簿的收入明显的往上涨了不少。
  “玉器的铺子被抢砸了不少,和战周进的货还没到。为何有这大一笔收入填补了亏洞?”
  叶宇凡双手抱拳微微躬身道:“我家主子知道少爷的事十分棘手需要有人帮忙,这一千两是我家主子的诚意。”
  黎宇猛地扭头看向叶宇凡,确实不是往常送账簿来的伙计,只是身形有些相似罢了。
  微微动动嘴唇,眼神扫过门口的侍卫,故意微怒抬高了音量:“好好的账簿整理得如此杂乱!你是怎么当差的!这些账簿不整理好就别走了。”
  说完还把茶盏狠狠的朝门口扔去,守在门口的侍卫身子都跟着一颤。晚间丫鬟送饭进来都得小心翼翼,少爷可是很少发这样大的脾气。
  黎宇现在确实需要有人帮他一把,只是部落之间的领域意识十分强烈,相互提防得严重。又不敢贸然和交好的部落求助,就是避免黎涛从中做梗。
  现在忽然有个人上门说是能帮他解决眼下的困境,他反而觉得更冷静。
  想得到什么东西,就要付出失去某些东西。
  “阁下对古缅部落调查得如此仔细到底有何目的?”他不得不提起好几个心,内忧已经让他足够头疼,在有个不确定因素掺和进来。
  古缅部落已经受不起打击,就怕是别的部落故意来筹谋。
  叶宇凡拿出几张厚纸示意他先过目,既然还是真心想帮古缅部落,必定是要拿出百分百的诚意。
  心里同时震惊,苏相思老早就安排他写一份小范围城池破坏后重整规划书是有打算的。按照黎涛的性子知道无力回天后定不会把城池完好的交出来。
  黎宇越往后看越越是震惊,没想到这个人居然把所有的可能都列举出来,甚至写好每个突发意外的该如何准备处理。
  两人的目标都是拿下黎涛,就地正法。
  “这份计划堪称完美,只是不知道黎涛是哪里得罪了阁下?”不得不承认,这份计划对他来说是有很大的诱惑。
  叶宇凡心里叹口气,他哪知道主子心里是怎么想的。
  “我们主子确实对古缅部落有目的,只是长时间内她不在镇北所以为亲自出面。我的人不能长时间呆在镇北,带来的人也极少,勉强够这次行动。选择权就在黎少爷手里。”
  黎涛的眼眸被这这几张重整规划书深深的吸引,这里面写的东西是他完全没有见过,更没听过。
  上面已经写清楚好处有哪些,又会有哪些坏处,没有任何藏私。
  他也相信按照上面这份东西在联合这个人的计划肯定能扳倒黎涛。光是能置黎涛于死地就足够诱惑他。
  黎涛得意太久了,也压了他太久了。
  城池里这些暴动都是他暗中指挥,还狡猾得很。
  叶宇凡自顾自倒杯水,说了那么久还真是累了:“黎族长的毒应该快能解了,如果有这个机会在他面前,心中肯定也有自己的答案。”
  黎宇两眼瞪大吃惊:“你们有办法给我父亲解毒?”
  “自然,我家主子是拿出十分的诚意。事成了不止有计划书上的好处。”叶宇凡微微颔首:“黎少爷考虑清楚了可以带西街的当铺找我,这是信物。”
  直到天快擦亮时候脑子依旧清醒无比,手里捏着信物沉思。
  黎族长的身子被架空了半个身子,表面看似与常人无异常,实在经常体虚冒冷汗,时常昏迷不清。
  收到景九悄悄送来的情报时候觉得日子总算有了盼头,让他惊喜的是,季神医居然真的会来给他医治。
  他虽是身子虚弱无力,但是江湖里刮起的风总能吹到他的耳朵里。
  大约也知道了季神医这次肯动身来镇北,也是有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