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萌宝来袭妈咪别跑章节目录 > 第270章 为自己而活

第270章 为自己而活


  “见过啊,那天在飞机上见的,还没我漂亮呢,不知道这什么口味,我还拍了照片,到时给你看看你就知道了,估计早已经甩了她吧。”
  顾言心底一沉,“晚上我们在星城见!”
  ……………………
  这几天,傅芷蕾都在傅家别墅,据说天天关在房里,滴水未进,还是傅夫人强行让她进食,请来的家庭医生也在家里时刻待命。
  司徒沫在一开始发过微信消息过去,但是始终没有回复,想必,傅芷蕾已经全然没有心情理会其他了吧?
  从高处摔下来的滋味是什么样的呢?
  向来自私而高傲的傅芷蕾,过怕了在贫民窟的生活,好不容易,不择手段爬到了高处。
  这几年,傅芷蕾都生活在国民女神的光环下,在镁光灯下,受人奉承和巴结,更是有一大批忠实粉丝的追随。
  然而,如今关于她的丑闻甚至传到了国外,网络上,几乎到处都是在议论杨媚的死亡事件。
  而这事与傅芷蕾密切相关,所以她成了众矢之的,人人攻击的对象。
  毒舌的网友们就连傅氏集团都不放过,尤其是杨媚的粉丝,更是气愤不已,认为傅芷蕾应该坐牢,却不曾想在公安局呆了一天便被傅总裁利用关系给保出来了。
  这几乎引发了公愤!
  但是按照法律上来说,杨媚是自杀的,跟傅芷蕾没有直接的关系,划伤脸这事,虽是有人证,但鉴于情节构不成严重,拘留保释是可以的。
  与此同时,也有一些网友感到唏嘘惊叹不已,就这样,在娱乐圈这样的大染缸里,两位风华正茂的女星,就这样,一个毁了大好前程,一个就此结束了生命。
  事情过去半个月,网络上依然在热议。
  但是在吃瓜群众正在网络上纷纷猜测觉得娱乐圈里应该没有其他更重磅的新闻盖过傅芷蕾和杨媚的事件时,另外一条娱乐头条重磅出现了!
  一大早,就有一家杂志社工作室发出的独家报道一跃上了娱乐头条。
  女星司徒沫竟曾是杀人犯,出狱后勾搭东家上位!
  副标题:揭秘娱乐圈里那不为人知的事!
  新闻的内容说明司徒沫曾经因与从小一起长大的女闺蜜之间因为三角恋,而与闺蜜决裂,后司徒沫在与女闺蜜算账推搡之间,将其过失杀害。
  后来司徒沫被判定7年的有期徒刑,今年才刚刚出狱,很快便勾搭上了宫沫集团的传媒总监林一。
  通过林一的帮忙,司徒沫顺利进入了许多人挤破脑袋也进不去的宫沫集团。
  只是,林一很快便对司徒沫失去了兴趣,进入宫沫后,迟迟未给司徒沫任何的工作安排。
  司徒沫不甘心如此,便花尽心思勾搭上了宫沫集团的总裁宫湛川,并且成功上位。
  而众所周知,宫湛川是有妇之夫,也曾公开表示自己已有妻儿,并且很恩爱,家庭很和睦。
  所以,这一头条出来,似乎就是在打宫湛川的脸,分明就是背着自家妻儿跟自家公司旗下的艺人乱gao。
  而司徒沫就是破坏了他人家庭的小san,名副其实的心机biao!
  报道的字里行间,几乎每一字每一句都在指责司徒沫!
  首先,出道选择了隐瞒自己曾经坐过牢的事实,并且掩藏得极深,在当初她拍摄“清魅”出道时,也曾有人去挖司徒沫的出道背景。
  然而,并没有任何的收获,那些真相的事实似乎都被人刻意给掩盖了!
  能把这些资料掩盖的人,绝对是非富即贵!有钱有势!
  而由此来看,当初掩盖这事实真相的人,必定是宫湛川,只有他,才有这个能力做到!
  其次,司徒沫当初竟然与闺蜜抢男人,甚至狠心将其杀死,虽然法院判定是过失杀人,但可见司徒沫的人品!
  再者,有前车之鉴的司徒沫即便是坐牢出来了,也依然人品不见变好,为了上位,居然还是选择了做小san,踩在宫湛川原配的痛苦上往上爬。
  报道的同时还插入了图片,就是当初司徒沫入狱时的法院判决书复印件,以及曾经跟司徒沫在监狱里同一个仓,而才刚刚出狱不久的狱友证实了此事。
  并且由那狱友的说辞来说,司徒沫在监狱里曾经还企图勾引狱警,为的就是想要在监狱里好过一些,甚至想过越狱。
  另外的图片则是宫湛川带着司徒沫到海州岛度假,在机场时两人还带着宫湛川的儿子一起,被拍摄到极其清晰的正面。
  报道文字阐述分明,而且有图有真相,刚发出来后,便在网络上沸腾了。
  吃瓜群众纷纷留言表示:贵圈真乱!
  这各种丑闻是一波接一波,上一波还没有反应过来呢,下一波又来了,而且都是重磅新闻!
  这么一来,最近看了《寒山》纷纷给予好评,尤其是对司徒沫的演技纷纷表示赞赏的看客们,都表示各种震惊!
  看着灵气逼人,笑起来的时候明媚灿烂,能将快乐感染旁人,哭起来的时候动情而凄楚,惹得看客们不由得同时掉落的司徒沫竟然会是杀人犯!
  更多的是网络上的各种喷子,则纷纷表示杀人犯根本不配饰演他们心目中的风灵。
  并且表示,以后只要是司徒沫演的戏都绝对不会看!认为这是最毁原著的一部戏!毁了他们心目中的女主角风灵!
  而报道中那名虽然打了马赛克的狱友,后续还提供了在监狱里时,其中一年举办春节活动,司徒沫被选举上去跳舞的照片,台下还有监狱里的警官,以及众多狱友。
  这张高清无任何PS痕迹的照片证实了报道的真实性,加上司徒沫和宫湛川出去度假在机场被拍到的照片,也给宫湛川曾经发表的声明狠狠打脸。
  网友们都在感叹,这下不仅傅氏集团被抹黑,就连宫沫集团也难逃一劫啊,只是这次的主角是宫沫的总裁,不知道会不会跟傅氏集团一样被各种打脸呢?
  于是,大家都纷纷开始各种猜测,表示已准备好花生瓜子坐在了前排,等着打脸好戏上场。
  而宫沫集团传媒部门会议室里,艾伦拿着手机瞪大眼睛看着屏幕,一脸的难以置信,看着一旁的傅南城一脸气愤的脸,他再度看了下报道。
  “难不成这是真的?司徒美人……”他终于问出声,不说吃瓜群众觉得震惊,他也是感到震惊不已。
  毕竟,因为宫湛川当初对此费了好大的功夫将这些掩盖住,不说别人不知道,宫沫集团除了宫湛川,陆之易和傅南城,其他人都并不知情。
  傅南城收起手机,深呼了一口气,淡淡地瞥了艾伦一眼,“怎样,你的表情跟吃了苍蝇一样好么?司徒沫是不是小san,你我都清楚。”
  说着,他面向部门的其他成员,“至于她过去的事情,请大家不要人云亦云,这件事情,公司会处理,目前我们要做的就是将这些消息压制下去,找出报道的真正源头!”
  会议过后,艾伦立即拿出手机给司徒沫打了电话,因为这两天没有通告,她都在欧楚楚家。
  “司徒沫,淡定,不要理会那些乱七八糟的,听到没有!”
  待电话接通后,艾伦便以命令的口吻说道,“一切交给哥哥,其他不要管,知道不?”
  司徒沫拿着手机怔怔地看着沙发上的另一边,欧楚楚家的猫正一瞬不瞬地于她对视着,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半晌,“艾伦……”
  “嗯?”艾伦似乎没有想到她的声音这么淡定,“你没事吧?欧楚楚呢,让她来跟我讲。”
  向来,欧楚楚的心理承受能力都比较强,加上性格大大咧咧的,这个时候陪在司徒沫身边,可能对她也有帮助。
  “我在想,我是不是做错了?”司徒沫幽幽地说着,神情哀伤而痛苦,“我心里也一再告诫自己不要在意,可是我真的做不到……我当初是不是就不该隐瞒大家?”
  “你不要上网,不要去理会,心情不好就出去逛街把卡刷爆,心情爽了就好,其他的等公司来处理。”艾伦安慰着,听到她哀伤的语气,不禁觉得有一丝的心疼。
  “对不起,我不是有意瞒着你,我也不是故意要拖累公司的……”司徒沫吸了吸鼻子,声音哽咽。
  正说着,欧楚楚从旁边拿过她的手机跟那边的艾伦说着,“我会陪着她,盯着她不让上网的,你先跟傅南城商量下怎么办吧,我相信宫总心里会有底的了。”
  有欧楚楚在司徒沫身边,艾伦放心了许多,终于挂掉了电话。
  欧楚楚将手机丢到一边,在司徒沫身旁坐下,揽过她的肩膀拍了拍,“人呢,总是要成长的,这成长的过程中会很艰难,会遭受各种各样的质疑和攻击,但是那又怎么样呢?我们是为自己而活的,即便是作为公众人物,也不是为了别人而活。”
  说着,她拿起手机打开微博看着那篇报道,“而且这明显就是在胡编乱造,爆料的人估计是想钱想疯了吧?竟然觉得你是宫总的小san,疯了吧?”
  司徒沫接过手机滑动着屏幕,看着那打了马赛克的狱友,即便是看不清脸,司徒沫也认得她,确实曾经跟她在同一个仓,只是没有怎么交流过。
  她微叹了一口气,人与人之间就只有利益了么?
  这杂志社是给了她多少钱,不惜在大众面前承认自己坐过牢,并且将司徒沫过去最痛的伤口揭露在大家面前?
  别人怎么看待的,包括网络上那些人怎么骂她的,司徒沫都觉得无所谓,虽然说不在意是假的,但是也可以做到淡然。
  只是,这一篇报道,将她曾经苦苦掩埋在心底的从未愈合更勿提结痂的伤口血淋淋地摆在了台面,那些痛苦的回忆犹如潮水般涌上心头。
  在监狱里那艰难度过的六年里的点点滴滴,是司徒沫一直在逃避不愿意想起,而这篇报道,无疑是提醒了她,她曾经有过这么一个污点。
  更主要的是,是杀人罪,而被杀的那个人是她从小最好的姐妹云汐,到如今,云汐若泉下有知,想必也是会不甘心的吧?
  因为司徒沫,依然还没有找到当年的答案,不但是云汐冤死,她的清白也依然没有洗清,时至今日,才会被爆料出来被各种指责和谩骂。
  而她绝对不会放弃寻找那个答案,必须给云汐一个交代的!
  傅芷蕾……
  ……………………
  夜魅会所里的尊贵包厢里,整个包厢都弥漫着一股隐忍的暴戾气息。
  宫湛川翘着二郎腿坐在沙发的正中间,幽深的眸子危险地眯起,看着助理刚刚拿到的资料。
  “果然是她。”宫湛川将资料重重地放到桌子上,嘴角扫过一抹嗜血的弧度,全身散发出来一股森冷而暴戾的气息。
  陆之易在一旁微微蹙眉拿过桌上的资料翻开,“我说,这顾言还真的对你有意思啊?就你这冰山面瘫脸,怎么就偏偏看上你呢?还不惜冒险去通关系得到这些资料,也是下了血本的啊!”
  一旁的傅北城懒洋洋地躺在沙发上打了个哈欠,“我就说女人很麻烦吧,狠起来根本没男的什么事儿,所以我才不招惹她们的。”
  宫湛川冷眼瞥了他一眼,“所以,这就是你给自己找的单身的理由?”
  闻言,一旁的陆之易不淡定了,“卧槽,宫湛川你真是够了,我发现你结婚之后是分分钟都要抓住机会来秀下你有老婆这事啊,有完没完啊!”
  宫湛川挑了挑眉,一脸的无辜茫然,“我有老婆我骄傲啊。”
  陆之易,“……”
  傅北城终于忍不住捧腹大笑,“你特么搞清楚重点,这货就是来秀恩爱的,你压根拦不住!”
  陆之易不由得摸了摸鼻子,“得,我再表示抗议,你们又该把我求婚失败这事拿出来说了。”
  “你知道就好。”傅北城忍俊不禁地大笑,“你又不是不知道宫湛川是毒舌,你就不该知道被傅南城知道,等于全世界都知道了好么?”。
  陆之易撇了撇嘴,脑海里突然晃过欧楚楚的脸,爽朗帅气地将手搭在他的肩膀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