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萌宝来袭妈咪别跑章节目录 > 第269章 宫总裁

第269章 宫总裁


  说着,警官出示了公安局的逮捕明令书,便示意旁边的警官上前带走傅芷蕾。
  不料傅芷蕾迅速地闪到了一边,眼底布满惊恐,“不,我不要去,这不关我的事,不是我做的!不是我,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
  傅夫人脸上露出担忧的表情,看了看警官,再看着傅芷蕾的样子,心疼不已,“女儿,只是去一下就回来了,别担心,嗯?”
  闻言,傅芷蕾顿时瞪大双眼看着她,“什么意思,你要我去坐牢是不是?不可能,我不可能去坐牢的,我可是国民女神!”
  见状,傅夫人急忙对警官说着,“这样吧,有什么事我让律师去跟你们谈可以吗?或者等我们家老爷回来……”
  “傅夫人,请你配合!”
  “不!我不会去!杨媚的死跟我有什么关系,是她自己想不开,是她自己要去死的……”傅芷蕾的脸色苍白,拼命地摇头喃喃自语着。
  “好好好,跟你没有关系,那既然这样,你去公安局说明白就好了,正好也可以阻止网络上那些谣言,你的粉丝也不会误会你了啊!”傅夫人苦口婆心地说着。
  然而,傅芷蕾又怎么敢呢,许是心虚,竟然开始颤抖起来。
  而警官早已失去了耐性,两个人上前,身姿矫健地拉过傅芷蕾,并且带着她走出了别墅门口,任由她怎么挣扎,直接将她带上了车。
  见状,傅夫人心疼不已,“你们住手!她不是你们的犯人,你们……如果她伤了一根寒毛,等我们老爷回来,唯你们是问!”
  而警车早已绝尘而去。
  傅夫人顿觉头晕目眩,急忙吩咐着心腹,“快,快打电话给老爷,让他马上回来!”
  “是是是,夫人你别着急,先进来吧。”
  “这到底怎么回事,芷蕾怎么可能跟别人自杀有关呢……”
  傅夫人喃喃自语地走到沙发上,失魂落魄地看着地面上,“从来没有听她说过这些,杨媚是谁呢?”
  心腹叹了一口气,“小姐何曾跟你说过她的心底话,杨媚也是演员,好像跟小姐是一个公司的,至于怎么死了,还得问问清楚。”
  “你快去打电话给总监,总要想办法解决啊,芷蕾这么娇弱,哪受得了他们这么对待?你快去,我好问个清楚弄个明白。”
  “是,我这就去打。”说着,心腹急忙打通了傅总裁的电话,说有急事让他马上回家。
  而总监的电话则是打了好几次才接起,听到是傅夫人的声音,那边的语气清冷了许多,不同以往的热情和奉承。
  “彭总啊,芷蕾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呢?刚刚警方来了,说你作证说她刺伤了杨媚是怎么回事呢?”
  彭总冷笑一声,“傅夫人,这你还是问问令千金吧,她做过的事情自己清楚。”
  “什么意思?”傅夫人心底一凛,“究竟怎么回事,这些事情我们全然不知,刚刚警方就把芷蕾给带走了。”
  “傅夫人,这么说吧,集团的口碑也算是被你家女儿给搞砸了。”
  彭总的语气透着不悦和怒火,“当然,你也可以说,我们能有辉煌的一天还是多亏了傅氏和芷蕾,这不可否认,但是,她也亲手毁了,算是一笔勾销吧!”
  傅夫人蹙眉,越听越糊涂,“什么意思,你倒是好好说说啊。”
  “你自己问她吧,我们公司自然不会坐视不管,但是最后会怎么样,这还得看警察局。”
  闻言,傅夫人似是想起什么般,突然问道,“芷蕾的合约上个月续签了没有?”
  “对了,这也是我正想说的,当初她要一年一年的签约,也算是对我们仁慈,我们上个月没有续签也算是祖上烧高香了。所以,傅夫人,我也谢谢你跟傅总这些年来对我们的支持,如今我们也是自身难保了。”
  说完,彭总便将电话给挂了。
  不得不说,因为傅芷蕾和杨媚的事情,集团的名声算是彻底臭了,艺人们认为这公司有黑幕,公关能力也不好,不懂保护自家艺人。
  在粉丝那看来,这集团里的艺人就没有一个是好东西。
  好不容易这几年辉煌起来的集团在一夜之间便垮了。
  即便是没有垮,即便傅芷蕾还能靠傅氏集团再度爬起来,彭总也不会再跟她续签,因为有了第一次,便会有第二次。
  就算傅芷蕾这几年给公司确实是挣了不少钱,那也是弥补不回来的,如今还摊上了命案。
  这几年来,傅芷蕾的性格嚣张跋扈难伺候,整走了三个经纪人六个助理,其中一个助理还让她一杯热咖啡泼脸上给毁容,集团可是使了好大的劲才将这事给压过去。
  再者就是,彭总忆起当日傅芷蕾拿着剪刀冲进办公室时,那狰狞的眼神,那扭曲的表情,还有那眼底的恨意和恶毒,他当晚甚至做了噩梦。
  这样的女人,彭总自认集团招惹不起。
  开经济公司的几年里,耍大牌的明星他是见识过,再大牌的都有,但是像傅芷蕾那般为了达到目的不择手段,不惜一切,自私到彻底的人,他还真是第一次见。
  正好也是赶在了合约到期的时间,所以集团开会一致决定,不会再续签傅芷蕾。
  而傅夫人依然一头雾水,怔怔地放下电话,“快催老爷回来,我们要去警察局看看,那些人还指不定怎么折腾小姐呢!”
  “我马上催!”
  ……………………
  司徒沫这几天都在忙着《寒山》的宣传,合作的网络公司也已正式签约,开播日期已定,就在三天后,每周三周四更新两集。
  而她迫不及待地将这一消息告诉了奶奶,后者知道后也是表现得很开心很期待,紧紧地握着她的手,就好像在鼓励她加油。
  而另外一边的新剧《暖婚》,因为女一号饰演者傅芷蕾牵涉杨媚事件,集团也与剧组和平解约。
  因为开拍不久,已拍的戏份并不多,于是,傅芷蕾的角色改由另外的一线女星饰演。
  司徒沫的戏份很多,所以几乎都在剧组里拍摄,每天晚上都会与睿睿视频,各种温情戏码上演。
  而她在拍戏过程中,也渐渐地找到了感觉,与女一号飙戏可是一点都不含糊,包括许多前辈们都对她竖起了大拇指。
  日子过得快乐而充实。
  而《寒山》也在万众期待中首播了,刚开播四集,便引发网友们热议,对这部戏的造型和选景都表示惊叹。
  尤其,作为女主角的司徒沫,明明还是新人,演技却让人惊叹,可以看出,她是在用心诠释,将原著中的女主角给演活了。
  当初纷纷表示拍电视剧便是毁原著的原著党们,本来觉得是对这部戏不抱一丝期待的,但看了四集之后,纷纷表示出乎意料。
  就连原著小说的主角都在微博上表示很意外,而司徒沫诠释出来的便是她当初写下这本书时,脑海里想的模样。
  这么一来,当初各种对司徒沫喷的网友们也纷纷表示被震撼到了,瞬间便路转粉,同时,司徒沫的微博粉丝人数便又开始大增。
  这一天,司徒沫没有通告,回到碧天小区后打了个电话给宫湛川的助理,得知傅芷蕾在公安局里待了一晚上之后,傅总裁便利用关系将其带回家。
  杨媚的死虽是跟傅芷蕾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间接关系跑不了,就划伤杨媚的脸一事,诸多目击证人,想要狡辩都不可能。
  而这一点,对于傅家在运城的势力而言,根本不算什么,很快便找到了关系,将傅芷蕾放了出来。
  这件事,便就这么落幕了。
  而傅家对此事没有发表任何话或者声明,包括傅芷蕾与所在集团,皆是保持沉默。
  “那她现在在哪?”司徒沫眯了眯眼说道。
  “在傅家,据我的手下说的,从那天到现在,傅芷蕾跟傅夫人都没有出过门。”
  “我知道了,辛苦你了。”说着,她好似想起什么,“对了,宫湛川是不是要你去找云叔叔,有眉目了么?”
  电话那头的助理明显一愣,语气中略过一丝慌张,“还没有呢,不好意思,嫂子,我会尽快调查出来的。”
  闻言,司徒沫脸上扫过失落的神色,“怎么就找不到了呢……我知道了,还得麻烦你上点心了,这对我非常重要。”
  “好的,嫂子。”
  ……………………
  宫沫集团。
  最近为了B市招商竞标一事,以及跟最近宫湛川上次在酒会上谈妥的项目,宫沫集团上上下下都天天加班。
  宫湛川更是以身作则,每天几乎都是在公司里度过的。
  除了晚上与司徒沫的将近一小时的通话时间,以及五个小时左右的睡觉时间,宫湛川几乎都是在办公室各种忙碌。
  这天,他签完了要审批的文件后,叫来了顾言,“你将这些文件派发到各部门开始实施,记住,在竞标之前的前三天必须落实。”
  “好的,宫总。”顾言说着,双眼控制不住地看着宫湛川的俊脸,因为这几天的劳累,尽显疲倦。
  “宫总,你要不要先休息一下,看你精神状态可不太好,这样下去可不行啊。”
  听着她的语气,宫湛川顿觉得犹如在上小学时,在学校的食堂里,有同学无聊用汤勺刮着不锈钢碗底的那种刺耳的声音。
  这种声音,让他极其不舒服就对了。
  他抬手扶额,挥了挥手,“我知道了,下午我会回去一趟。”
  说着,他将办公桌上的一叠文件拿出来,“你帮我把这些文件送到陆副总办公室,还有将这些分发给各部门。”
  “好的,宫总。”顾言心底一喜,看着上面已盖好章的文件,眼底扫过一丝欢喜。
  早在之前就听秘书长说过,宫湛川对贴身秘书都非常信任。
  而这段时间以来,顾言并没有感觉到这种被信任的感觉,一直心里还在打鼓,难不成是因为上次酒会的事情?
  还是说,宫湛川发现了她跟宫夫人的关系?
  抑或是说不相信她的工作能力,不值得被信任?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宫湛川竟然将这透着公司至高秘密,包括这次B市的竞标文案以及底价的文件交于她手中。
  这就是一种信任,想着,顾言不禁心底窃喜。
  尤其看到宫湛川离开时,甚至忘记了将他的个人印章收入保险箱,等她发现的时候,宫湛川已经离开了公司。
  许是这几天太累了,看宫湛川的精神状态极差,忘记了也很正常。
  顾言想着,正要将他的个人盖章收入抽屉里锁上,手机铃声便响了,正是前阵子刚刚来过运城的好友。
  “亲爱的,我又来了,晚上我们约吧!”
  顾言浅笑着,“我们最近天天加班呢,恐怕没有时间约。”
  她一边说着,一边把玩着手上的印章,“你怎么回来了?不是说要回美国浪么?怎么舍得回到国土?”
  “为了个男人,我喜欢的一个男人!”电话那头的好友声音微扬,“那是我来海州岛时飞机上遇到的优质男人,我必须把他拿下!”
  “哟呵,是什么人让我们的大美女芳心大动啊,也是难得哦,今晚要不要约出来给我看看是什么样的优质男?”
  她们曾经一起在美国在一家公司待过,因为都是同一个国家到异国的,所以很快便成了一对好朋友。
  只是后来顾言回国后,两人便很少联系了,直到上一次好友回到运城,与另外一个她们的共同友人相聚,当时与顾言见过一面。
  “这还早着呢,不过我调查清楚了,刚刚还被他的身份被吓到,他竟然是宫沫集团的总裁,年轻有为的总裁啊,难怪我觉得他这么独特。”
  好友在电话那头自信地自顾自说着,“虽然说他好像已经有老婆孩子了,但是我觉得,依我的条件,还是很有机会的!”
  “你刚刚说什么?谁?”顾言急切地问道,“什么总裁?”
  “宫沫集团的总裁,你也被吓到了吧?”。
  “宫总裁?”顾言尖声问道,“你怎么会认识他?还有,你怎么知道人家有老婆孩子了?你见过他老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