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八音录章节目录 > 第一百九十四章蜀山巨变

第一百九十四章蜀山巨变


  
  
  魏祁玉看着身前的王锦,不管外面的声音是多么的大,王锦还是拉住了魏祁玉,不想让魏祁玉出去,“今日这可是我们的新婚日,你为何要出去?你是不是反悔了,想借着外面的声音便是想逃走?”
  
  魏祁玉安慰起来王锦,道:“我怎么会离开,你不要想多了,外面似乎有刀剑的声音,少白不要出去好不好。”
  
  魏祁玉听着外面打斗的声音,似乎是越来越明显,看着便是要打过来了,魏祁玉觉得不对劲了。但是那王锦拉的紧紧的手,却是扣住魏祁玉的手腕,死活都不愿意松开。
  
  魏祁玉看着王锦这个模样,便问道:“你等等我很快便是回来,我现在是蜀山掌门,不能不管了。”王锦还是松手了,王锦:“魏渊,你一定要回来,一定要。”
  
  俗话说怀孕的女子便是容易生疑惑,这句话真的是说的一点都没有,魏祁玉点了点头,“我很快就回来。”
  
  魏祁玉打开了门,果不其然这蜀山外面的灯光格外的亮,越往外面走,便是越大的刀剑声音。魏祁玉只觉得不对劲,便一直往外面跑,韩涩子果然在带着蜀山的人在对抗。说是二人的成婚礼,其实还不如说是几派人士的相互交战。
  
  就算是那蜀山弟子,都是二手带着不同的丝带,蜀山弟子似乎是在反叛了。这些人中,主要的是系这黑色丝带的部队,和系着红色丝带的部队,但是这些人的衣服看着很简单,除了蜀山弟子,就是一些外派人士。
  
  魏祁玉顾不得那么多,将自己喜服上的红绣球给丢走了,拿着剑便是与那些人厮打在了一起。魏祁玉一路将那些人打晕,便是走到了最中间。
  
  魏祁玉与韩涩子背对背,魏祁玉:“到底发生什么了?你莫不是现在还要瞒着我?”
  
  韩涩子身体里蛊虫虽然暂时被,稍稍的压制了,但是还是受不住如此打的内力调动。很快的,韩涩子的嘴唇便是泛黑了,看起来就像是中毒了一眼。
  
  魏祁玉:“你将这个地方交给我,找个时间抽身离开。”
  
  韩涩子怎么会丢下蜀山弟子不管,又怎么会丢下魏祁玉不管。魏祁玉看着韩涩子,将一个要攻击到自己的人给推开了。
  
  韩涩子便就那样一不小心的给砍伤了胳膊,丢下了剑,那砍到韩涩子的弟子,是蜀山弟子。自然也是不忍心的,便道:“掌门对不起了。”那弟子借着要砍过来,被青云道长给一剑便是推开了,“我们蜀山剑宗,谁将剑用的是砍?”
  
  其实这蜀山原来是有一个剑宗,和一个刀派的。但是后来剑宗却是将刀派给合并了,所以后来的人,只知道蜀山是剑宗,但是没有人知道蜀山是有过用刀的。
  
  这次袭击蜀山的人中间,自然有不少的是当年蜀山刀派的后代,他们潜伏在各地已经很久了。为的就是这一次聚集在这里,准备夺回蜀山,同样的还着召集了许多的人,一些早就对蜀山虎视眈眈的人。
  
  这里面汇聚的人不少,鱼龙混杂,至少魏祁玉就是看到牛二。倒是奇怪的很,牛二手上戴的丝带是黑色的,难不成这牛二是韩涩子手下的人?
  
  魏祁玉躲过一击,是一个带着面具的男人,魏祁玉看着那个眼神,这人莫不是蜀山的二掌门?自己的师叔?
  
  魏祁玉不敢相信,这韩涩子在蜀山带的大都是外室弟子,这内室的,大都是这个二掌门给带的。若是这样下去,魏祁玉不禁怀疑,这会被蜀山的人给收拾了。
  
  那人的面具被那韩涩子一击砍碎了,果不其然是二掌门,那二掌门倒是笑了起来,一点都没有事情败露的尴尬。只道是:“既然你不想隐瞒了,那我也就不藏着掖着了,三师弟,你当了这么多年的掌门了,是时候让出位子了。”
  
  韩涩子莫名的就是咳嗽了起来,魏祁玉这才发现,那个韩涩子的手里,有一个小小的瓷葫,那个瓷葫只要是随意的抖动,韩涩子都会极其的难受。难不成那个里面,就是放着操控韩涩子身体里的子蛊的母蛊?
  
  魏祁玉往后面退,想要寻求机会将那个壶子拿过来,魏祁玉看着机会便是闪身到了二掌门的后面。
  
  二掌门似乎在就预料魏祁玉的举动,很快的便是回过脑袋,二掌门看着魏祁玉只道是:“魏渊,还是宋少白?宋少白许多年前就死了。你说你到底是谁?朝堂上的人派遣你来这个蜀山,做我蜀山的卧底,到底有何居心?”
  
  魏祁玉也不管那么多,强行便是要拽过那瓶子,魏祁玉的功夫进步了不少,但是还是只够和那二掌门打平手,魏祁玉在争斗之间,好不容却是将瓶子给抢过去了。
  
  那个瓶子到了魏祁玉的手里,魏祁玉便是想好好的扶着,但是却不料被那个二掌门一剑给劈碎了。
  
  魏祁玉看着那碎在地上的瓶子,同样还有痛晕在地面上的瓶子。魏祁玉看着这战斗似乎是渐渐的平息了起来,魏祁玉突然觉得奇怪,这地上的伤亡怎么会这么的少?
  
  魏祁玉还在怀疑之间,便只看到许多的人举着火把子过来了。魏祁玉看着那火把子,好明亮,明亮得让魏祁玉觉得刺眼。
  
  那火把子过来的同时,有一个白胡子走了过来,这人魏祁玉见过,是传说中的蜀山的前任掌门,应该是闭关了的。
  
  那前任掌门出现的时候,所有的人都停止了打斗,瞬间便是停止了,看起来就像是一场演戏一样。
  
  魏祁玉被抓起来了,同样的自然还有那晕到底在的韩涩子。魏祁玉看到那青云道长,和那二掌门,还有老掌门都是站到了一起。出乎魏祁玉意料的是,那个地方还有原本应该在思过崖上的朱子华。
  
  朱子华走到了魏祁玉的眼前,然后路过了魏祁玉,将那被魏祁玉丢在一侧的喜球给捡了起来。
  
  魏祁玉还未来得及张口,便给带走了,只有牛二站在远方,一双黝黑的眸子在夜里格外的闪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