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八音录章节目录 > 第一百九十二章准备新婚

第一百九十二章准备新婚


  
  
  魏祁玉寻到了不远处的千蜜,与千蜜说道了这些事情,千蜜似乎对这个并不感兴趣,便道:“你可是想明白了,要做蜀山的掌门,要迎娶那个叫做王锦的女子?”
  
  魏祁玉点了点头,千蜜又道:“可是日后会后悔?”
  
  魏祁玉:“绝不后悔。”
  
  千蜜深呼吸了一口气,看着像叹息,千蜜后道:“即是你做的选择,便可是由你自己承担后果了,如此便也好。既然你去意已决,我往生门与千牛卫都不会强留与你,但是这日后,你也不常来此地了。”毕竟蜀山是武林门派,往生门是朝堂鹰犬,这二者又怎么可能成为普通的朋友?
  
  魏祁玉看着千蜜的神情似乎是疏远了不少,一时也是开不了口,说是想让千蜜去救韩涩子。魏祁玉逮到一个路过的南三爷,便道:“南三爷,那衙门的差事可是怎么样了?”
  
  那个连环的事件,听起来一点都不简单。南三听到这个,也是拧起来眉毛,随后道:“有了些眉目,大概事情的缘由很快便会浮出水面。”
  
  魏祁玉听完,又是一时不知道开口,去说些什么了,好像魏祁玉自己现在再说什么,都是多余的。
  
  南什锦倒是比那千蜜与南三,看起来随意的多了,南什锦丢给了魏祁玉一壶的酒,似乎是料定了魏祁玉是喜欢喝桃花酿一样。
  
  魏祁玉提着一壶的桃花酿,便是与南什锦拼酒了,魏祁玉:“这酒不错,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桃花酿。”
  
  南什锦不以为然:“怎么不知道,你就差昭告天下了,每次看得这酒便是走不动。”
  
  魏祁玉也是与南什锦相视一笑,像是多年的老友,说来也确实是多年的老友了。各自都成长了!魏祁玉知道这世间的人,若是都不了解,总还是有人明白自己的。
  
  南什锦:“你会后悔的。”
  
  南什锦的这句话,毫无轻重缓急,说得不痛不痒的。同样的,魏祁玉听着也是有意识的给回避了。
  
  南什锦说完便又很快的转了话题,南什锦:“你想起来了从前的事情?”
  
  魏祁玉点了点头:“八九不离十了。”
  
  “我瞧着,你怎么一点都不像想起来了的样子,莫不是他们寻错了人,你不是他们所要找的那个宋少白?”
  
  南什锦虽然是玩笑话,但也是说道了魏祁玉的心坎里面,魏祁玉:“我也是,不知道自己身世的时候,便是怎么的也想寻到自己的身世,但是寻到之后,却是又不想面对。”但是这总不能是逃避啊!
  
  魏祁玉又喝了一壶的酒,南什锦递给魏祁玉一件东西,似乎是一个小盒子,闻着这个味道似乎是药草。“早就知道你那便宜爹的事情,这是三师姐与秋钰那小子一道寻的,你倒是寻到了一个好小子,害的我们几个抢着要收弟子。”
  
  魏祁玉听闻也是笑了起来,这秋钰有如此的归宿,魏祁玉也是替秋钰开心。“最后是花落谁家?”
  
  南什锦:“自然是大师兄。”徐昭?这倒是完完全全的出乎魏祁玉的意料了,徐昭居然会收一个这样的弟子。
  
  这往生门的衣钵,难道最后继承的人,会是徐昭?
  
  南什锦:“还有这个,是给那王锦的,是南魑留给她的。”
  
  南魑,说来魏祁玉也是不知道,这个南魑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南魑。
  
  南什锦:“南魑也是蜀山弟子,与西魍是一样的。真正南魑与西魍的尸体,我三年前便是寻到了,不过这二人也不曾做错事,我便也就留着了。”
  
  魏祁玉听着这个意思,道:“南魑……”
  
  南什锦:“南魑以后只会是南魑,不会再是别人了。”所以说,这南魑早就是背叛了蜀山,真正的成为了千牛卫的一员?其实这样也好,让自己放心。
  
  魏祁玉还是得回去了,似乎这长安城,只是魏祁玉的一游之地。冥冥之中,魏祁玉觉得,这个叫长安的地方,自己还是会回来的。
  
  魏祁玉拿着不少的东西给回了蜀山了,一是南什锦给准备好的成亲的祝福礼金,二是千蜜准备好的药材,可以暂时的缓解那韩涩子的症状,其他的便是一些胭脂,去怪的是,这是南繁花给送的。
  
  魏祁玉还是有些遗憾,没有见到元凌,最后还是启程了……
  
  虽是冬日,但是这天气却是大雪初化的时候,还是有些寒冷,尤其是雪融化之后,这路还是泥泞难走的。
  
  那小弟子说着便疯狂的吐槽了起来,道:“这长老莫名其妙的,便要我去给那掌门递书信,书信送到了,掌门看了不喜欢给撕毁了,却硬生生的说是我损坏了书信,这不是莫名的闹事吗?再说了,就一句去拜访,如此简单,为什么还要书信?”
  
  魏祁玉听着这句话,陡然道:“恐怕是在故意生事。”
  
  小弟子不懂了,“为何要故意生事?”
  
  魏祁玉摇了摇头,“为了气你掌门呗。”
  
  小弟子更加不明白了,“为什么要故意气我掌门?掌门已经如此繁忙了,今日来,少掌门余孽将这地方弄得鸡犬不宁,日日的都有琐事要处理,还有各大门派,居然逗留在此,不远离去,似乎是故意要生事的。”
  
  魏祁玉摇了摇头,对那小弟子道,“你倒是惯的挺多,你是大师伯手下弟子?”
  
  小弟子:“是大师伯手下三弟子的四徒弟。”这确实是一个又小又难绕的辈分,魏祁玉不在说话了,各大门派都暗中窥探,也不知道这韩涩子到底能不能稳定蜀山。
  
  魏祁玉起身便睡了,陪着这个小弟子睡了好几日,这小弟子七日时限终于是过去了,可以好好的便如给休息了。
  
  魏祁玉看着那小弟子的离开,倒是个颇有灵性的弟子,说来魏祁玉已经在这处呆了一月有余了。
  
  这青云道长与王锦还有师傅韩涩子,轮流的给魏祁玉教导功法,因着那原来的底子,魏祁玉进步但是挺快。不过如此情况下,魏祁玉倒是差不多将自己当年丢下的给拾起来差不多了。
  
  魏祁玉见到翘首以盼的王锦,似乎是心安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