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王牌嚣妻之许爱向暖章节目录 > 第182章只担心暖宝

第182章只担心暖宝


  
      轻轻的拍拍她,这个时候,任何话语都安慰不了她悲伤的心,只有温暖、坚厚的怀抱可以让她觉得心安。
  
      向暖偎进许爱的怀里,目光追随着屏幕上爸爸妈妈的身影。
  
      两人走出机场上了一辆黑色的轿车,向暖看到车牌号,知道这是佑战队的车,她眸光一凝,冷静了下来。
  
      佑战队有规矩,除非是有特别难的任务,才会有佑战队的专车服务,寻常执行任务都是个人想办法,遇到难处可以随时申请支援,任何一个城市的佑战队都不会拒绝帮助的。而且这也是为了每个佑战队员的安全着想,毕竟能让他们去执行的任务都不是什么简单的任务。
  
      可是爸妈接的任务明明是个小任务,当然了,小是相对在他们执行的任务当中做的对比,按理说根本就没达到要配专车的级别,就算卫良玉为了算计他们,也不会弄出这么明显的破绽来啊。
  
      镜头又转到了向青时夫妻两人下车时,向青时先从车上下来,花子季紧随其后,镜头随着两人的视线扩大起来,向暖看到了他们的车所停的位置,M市边城安远博物馆。
  
      看到爸妈的脸上没有什么意外的表情,向暖明白,爸妈接到的任务应该就是这里,所以他们才不意外。
  
      向暖去M城市怀疑爸妈出事的地方有问题,所以让许爱帮她查了,而许爱查的结果是,结果证明资料上记录的她爸妈执行任务的地点跟她发现的地方不是一个点,也证明档案记录是卫良玉做的手脚,或者说档案记录才是真正的任务。
  
      随即许爱又查了当年有没有其他任是在M市的,结果没有,倒是查出,当年M市边城安远的博物馆有事故发生,就在向暖爸妈出事的那一天,据说是博物馆一楼下面的地下室下沉造成了坍塌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博物馆立即关闭进行维修,三个月才结束。
  
      向暖当时去M市时,就怀疑爸妈是在这里出事的,现在视频证明,爸妈的确来了这里,只是到底出了什么事呢?
  
      向青时和花子季两人缓步走向博物馆大门,两人在大门一旁的墙壁前停顿了一下,仿佛是在欣赏博物馆,片刻之后夫妻两人又继续往前走去,这次直接走进了博物馆。
  
      而在他们离开后,向暖看到了她之前去M市时在博物馆外墙上看到的爸爸留下的记号。
  
      真的是爸爸留下的,向暖的心砰砰的跳了起来。
  
      她知道以前爸爸就有个习惯,每到一个城市都会在工作过的地方留下一个记号,这个记号很不起眼,印记颜料是妈妈研制的,很特殊的一种颜料,暗灰色不显眼,图案也不是什么特殊的符号,不知道的人只会当成是涂鸦,而且还是很不走心的那种涂鸦,看一眼就会忘记的那种,颜料不怕水但会随着时间而淡化,不过即便是再淡也绝对不会消失,这正是向青时聪明之处,这样才不会引人注目。
  
      这个图案因为心情好坏分成两种,心情好,代表他工作的很顺利,心情不好,代表工作有难度或者心情不畅。
  
      向青时最后这次留下的图案正是那个代表心情不好的。
  
      此时向暖明白,爸爸是不放心自己。
  
      视频只是一晃又变了,显然卫良玉是没发现爸爸在他如此严密的严控下,居然还能留下一个记号,要是知道早就想办法毁掉了,那里还能等着她十年后去发现。
  
      向暖目光停留在那个记号上,一朵简笔画的雏菊,寥寥几笔,要不是知道的人,根本看不出来这是雏菊。向暖是因为爸爸总跟她说起,爸爸还特意刻了一个模具让她每天当玩具一样的玩儿,所以很熟悉。每次爸爸都会告诉她一次,这是爸妈在每个城市留下的印记,灵感来至于一朵雏菊花,那是妈妈最喜欢的花,所以在向暖没有色彩的世界里那五年里,雏菊花就是长成这样的,也是她心中最美的花。当她恢复光明后,看到了真正的雏菊花,只是一眼就喜欢上了,毕竟这是妈妈最喜欢的花。
  
      思绪回笼,屏幕上的影像已经是爸妈走在博物馆里的情景了,博物馆里人很少,跟向暖去时的人来人往想比,简直是少的可怜,而且她发现,随着爸妈进去,里面的人都往外走去。
  
      向暖看到他们回头看了眼周围,然后对视一眼,没有言语,继续往前走去,显然他们已经发现了。
  
      博物馆一共有三层,这个上次去时,向暖已经知道的,后来她专门看了有关安远博物馆的介绍,也没发现什么不同。
  
      可是向暖发现,爸妈很有目的的直接去了之前她唯一没有查过的一楼那只有内部员工才能进去的一扇门,当时是因为这里不是随便让人进的,所以她才没进去。可是爸妈却没有任何人阻拦畅通无阻的进去了。
  
      看着爸妈走进去的背影,她终于明白那天在安远博物馆自己为何会在意这里了,因为这里是爸妈曾经来过的地方,所以冥冥之中对她有吸引力。这是她身体的一种本能,超强的感知力。
  
      心难受的好像被人捏住了一样,是悲伤是遗憾,还有其他无法言说的痛苦。她清晰的记得有一次爸爸抱着她,跟妈妈说以后不工作了,就跟妈妈一起走走,把曾经工作过的地方走一遍,那些地方有他们共同的记忆,走一个地方就抹去一个记号,等所有的记号都抹掉了,他们就找个喜欢的地方安度余生。可是他没有机去实现诺言了,所以向暖每到一个城市去执行任务都会去寻找爸爸留下的痕迹,替爸爸妈妈完成他们的心愿,如今龙国爸爸留下的记号应该都被她抹掉了。
  
      想到这儿,向暖的心又闷了起来。
  
      画面一转,向青时夫妻已经站在一个房间门前,只是看走道向暖就知道,这里应该是博物馆的地下室。现在还有什么不明白的,当初博物馆的坍塌事故根本不是偶然而是有预谋的,这个预谋的目的就是爸妈。她的心瞬间又提了起来,难道爸妈真的牺牲在这里了?
  
      不可能吧?爸妈显然是知道会发生什么,怎么还会甘愿进入圈套,他们绝对不会主动去送死的。
  
      看着爸妈走进那个房间,房间空空旷旷的什么也没有,只在对面墙上有一个正面墙的屏幕,在向青时夫妻进去后,屏幕就亮了起来,画面居然是卫良玉。
  
      卫良玉坐在一个房间里的桌子前,看得出这不是佑战队里,应该是他私人的地盘。
  
      向青时这时回头看了眼身后关上的门,并没有惊慌,就是花子季也淡定的很,仿佛被引诱进这个地下室一点也不意外一样。
  
      屏幕上的卫良玉原本有些得意的神情,也许是因为夫妻两人的淡定自若让他有些挫败,所以说话时是咬牙切齿的。
  
      “向青时,这个时候你还能如此冷静,真让我佩服。”
  
      “让你佩服的事也不止一件。”向青时声音淡淡,但是说出来的话却让卫良玉噎住了,好一会儿才缓过神来。
  
      向暖终于听到爸爸的声音了,心里很激动,爸爸的声音她很熟悉,仿佛刻如骨子里一样,只是眼下的爸爸说话不是平时对她和妈妈温声细语的样子,而是冷的让人只是听听声音浑身就忍不住的打了个冷战。
  
      可是就是这样的向青时,让向暖崇拜极了,这就是她的爸爸,让整个佑战队称之为战神的人,十年过去了,爸爸在佑战队里没有消失,而是越发的神圣了,所有新来的佑战队员进入佑战队第一个熟悉的人一定是佑战队的战神向青时。
  
      原来爸爸在外面是这样的,那怪她听说当时爸爸在佑战队是所有女人心目中的男神,爸爸的确有让人无法自拔的魅力。一股骄傲的感觉从心里升起。
  
      “知道你嘴皮子厉害,不过这也是你最后一次耍嘴皮子的机会了,我不会跟死人计较的。”卫良玉是咬着牙说出这番话的,话落身子往后靠了靠,舒服的靠在椅背上,看得出即便是被向青时噎了心情也很好。
  
      花子季伸手握住向青时的手,向青时低头看了眼妻子,忽地笑了,“老婆,怕吗?”
  
      花子季摇摇头,“跟你在一起,去哪里我都不怕,只是担心暖宝,她才十岁。”
  
      向青时脸上的笑容消散,“暖宝是向青时和花子季的女儿,我们要相信她,一定会冲破重重阻碍跟我们相见的。”
  
      花子季点点头,“嗯,我相信。”
  
      向暖震惊了,这句话已经让她明白了什么,许爱的心情同样也很激动,如果说之前他了解的向青时只是向暖的父亲,佑战队的战神,此时他了解的向青时是一个真正的强者。
  
      “你们在说梦话吗?你们永远也没有机会见到你们的女儿了,不过,如果你识相的交出那枚戒指,我会考虑放过你妻子,毕竟你妻子不是一个人,不是吗?”卫良玉语气阴阴的道。
  
      卫良玉的话让向暖一下坐直了身子,她没听错吧,是她理解的意思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