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寒门破茧章节目录 > 一百零八章 梅丽惨死山脚下

一百零八章 梅丽惨死山脚下


  王相杰一干人等走得干干净净,刘旺阳绝望之下枯坐在大堂。
  衙役心有怜悯,等了一会儿才催促他出去!
  刘旺阳木木呆呆地挪出县衙,步履蹒跚。鲜血染红的衣服,乱糟糟的头发,满脸的鲜血,让他成为一个异类,走在街上被人指指点点!
  他心中绝望,脸上没有半点生气,众人的议论也听不见。脑海中只存有一个念头:“该如何是好,如何是好”?
  刚出城门,一阵风吹来,他才清醒过来,屁股上火辣辣地疼痛让他紧咬牙关。
  此时已是七月底,天气尚热!远处的大洪山蜿蜒曲折,不断延伸至无尽,叫人望不到头。路边的大树叶绿喜人,随风摇晃,一片生机勃勃的态势。禾田里的庄稼也一片金黄,饱满的谷粒低低垂着。这会儿临近傍晚,“呱呱”地蛙叫声此起彼伏,好一副中部水乡美景!
  夜色将近,无人有心留意景色,只是埋头匆匆赶路。
  刘旺阳望着恬静田园,心中凄苦难忍,扶树痛哭。哭得狠了,连手指甲都嵌入树皮里也未发觉分毫。
  偶有路人路过,见他哭得可怜,有心安慰。走近一看,被刘旺阳的样子吓着了,心生退意。
  哭了不知多久,刘旺阳终于停了下来,想道:“县尊也可能说得对,梅丽此时或许已经回家了”,这般安慰着自己,便拖着脚步往回赶!
  才走几步,突然定住了,喃喃道:“如若梅丽清白已失,自己该作何决断”?
  “不会的,不会的,梅丽聪慧过人,能保护自己,不会发生这事的。是的,回家就能见着她了”!刘旺阳又安慰自己道!
  “回家,回家”,念着这两个字,刘旺阳以坚强的毅力,拖着病躯夜行二三十里路,趁着月色赶回了旗福庄!
  刚进大门,兄长就问道:“怎么样了?县尊大人是怎么说的”?
  刘旺阳呆呆地没有说话,突然抓着兄长的手,反问道:“梅丽可已回家?在哪里?在哪里?快带我去见她”,越说越急,往屋里奔去,道:“梅丽?梅丽”?
  屋里黑不隆咚的,只有刘徐氏的房间有一盏枯灯,散发出微弱的光芒!
  “阳儿,阳儿,你怎么了,怎么了?县尊又如何说法?”,刘徐氏被儿子的样子吓了一跳。
  刘旺阳望着老母亲,嘴里说不出一句话来,妻子終是没有回来。幻想破灭,顾不得疼痛,颓然倒坐于地。屁股刚着地,便倒吸凉气!
  刘徐氏慌忙之下艰难翻过身来,以手撑着道:“阳儿,你怎么这般模样?脸上都是血啊”!
  刘旺新扶着娘亲躺下,又扶起地上的弟弟,期期艾艾道:“你这脸上是被谁…被…被县尊打得吗”,说着气鼓鼓道:“我就说了不要跟刘少爷斗吧,他家多大的势力,县尊怎么会向着你呢?你看看你看看,不听我的话,现在弄成这样子了吧”!
  刘旺阳对兄长忍无可忍,瞪着他恶狠狠道:“滚,你给我滚,以后别进我家大门一步”!
  刘旺新也火了,道:“你当我喜欢进你家,这不也是你让我来的吗?我告诉你刘旺阳,你斗不过刘少爷的,现在去求饶还来得及”!
  刘旺阳大怒,抓起一个茶杯就往兄长身上砸去。
  刘旺新见机不妙,躲了过去,往屋外逃去,边逃边骂:“不知好歹的一根筋,我看你最后有什么好果子吃”。
  “滚,你滚,我再也不想见到你”,刘旺阳发疯般地怒吼着!
  刘徐氏见两个儿子闹成这样,痛惜不已,老泪纵横,道:“我儿,我儿,莫要再吵了!这是巴不得我死啊,巴不得我死啊”。她用头磕在床沿边,“通通”作响。
  刘旺阳只得又爬上床,抱着娘亲阻止她自残,哭道:“娘,娘,是孩儿不孝,您不要伤害自己了,求你了,不要伤害自己”。
  娘俩抱头痛哭。
  突然一阵风吹来,光芒微弱的油灯被吹灭了!
  这夜的刘旺阳家,黑暗的刻骨铭心,直如深渊地狱!
  第二天,刘旺阳日上三更才醒过来。昨夜心事重重,他辗转反侧很晚才睡。
  没有清理过的臀部疼痛难忍,血已经粘着亵裤了!他小心翼翼地下床,望着空荡荡的家,打定主意:无论如何,今日要进刘府寻找妻子!
  从昨天下午就滴水未进,饿得他前胸贴后背。给娘亲请安后,他顾不得“君子远庖厨”的圣门古训,在厨屋生疏地做起饭食来!
  “阳哥儿,阳哥儿,在家吗?快开门!”,“嗵嗵嗵”,正在忙着的刘旺阳听到院门巨大的拍门声,还伴随着叫喊声!
  他没来由地心下一慌,捂着屁股跑过去开门!
  “阳哥儿,你,你去后头的刘家山看看”,拍门喊叫的是旗福庄的一个叫刘鹏的后生!
  “鹏…鹏哥儿,可是…有我家梅…梅丽的消息”,刘旺阳吓得话都说不顺,歪着头期期艾艾地问道!
  鹏哥儿眼神有些闪躲,磕磕巴巴道:“阳…阳哥儿,早上放牛的猛娃子”,他望着紧张注视自己的阳哥儿,低下头艰难说道:“猛…猛娃子发…发现梅丽…梅丽死…死在刘家山脚…脚下”!
  “轰”地一声,刘旺阳如同听到脑袋里突然爆炸了一般,抖着手,失神自言自语道:“梅…梅丽死…死了”,全身的力气似乎一下跑光了,软绵绵地扶着刘鹏的肩膀。
  突然,又喃喃道:“在哪,在哪,我要看看她,我要看看她”,说着自顾自地往刘家山脚下跑去!
  旗福庄大部分都是刘姓人氏,北边最近的小山便被大家称作刘家山!
  不一会儿,刘旺阳就跑到了山脚下。有一群村民围着在一块指指点点。
  刘旺阳直勾勾地用力向前挪着,被眼尖的人看到了。那人大喊一声:“阳哥儿来啦”!!
  众人齐齐闭嘴不语,回头安静地望着缓慢移步过来的刘旺阳!
  刘旺阳眼含热泪靠近,人群自动分开一条路来,看着他,个个神情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