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从柱灭之刃开始的万界之旅章节目录 > 第两百八十章:只是凡人,终会犯错

第两百八十章:只是凡人,终会犯错


  “只要雪音这个家伙生出了什么不好的想法,做了什么不好的事情,那夜斗就会受到反噬,身上会产生你那天看到过的“恙”,而如果雪音那个家伙,一直认识不到自己的错误的话,最后的结果就是夜斗会被他给害死。”
  看壹岐日和还是有些不明白的样子,未云用更直接的语言告诉了她。
  “好啦,这件事情,你就不要参与了,你只要记住不要添乱就好,夜斗会自己解决的。”
  未云拍了拍壹岐日和的头,让她不要胡思乱想,好好的休息就可以了。
  “神明的事情,就交给神明自己来解决吧。”
  不管怎么说,虽然壹岐日和一直想要帮上一点忙,但身为一个人类,她对于神明的事情,理解的还是太少了,所以有时候总是把力气用错了地方,反而起了不好的作用。
  “好...好吧。”
  壹岐日和虽然还想要说些什么,但在未云的注视下,最后还是老老实实的躺回了床上。
  而在躺回了床上之后,壹岐日和发现清水未云站在他的床边,呆呆的站着看了她两秒,这就让壹岐日和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干爹?”
  她小声的叫了一声,似乎有些不明白,未云为什么还站在床边看着她。
  “啊?既然已经没什么事情了,那我就先离开了,你好好的休息吧。”
  被壹岐日和一叫,未云立刻的回答了她,然后挥了挥手转身就从窗户又离开了,顺手还帮她把窗户给关上了。
  “真是...奇怪。”
  壹岐日和有些莫名其妙的嘟囔了一句,然后蒙上被子就开始胡思乱想了起来,毕竟发生了这种事情,你也不能指望她立刻就能睡觉。
  而离开了壹岐日和的房间,重新回到了自己的小窝里的未云,也是忍不住感叹了一声。
  “唉~看来这个技能是并不能隐身的了。”
  他刚才自然不可能是在发呆了,站在人家女孩子床前发呆算什么事情,他只是测试了一下【自然意志】这个神器的技能效果而已。
  在开启技能之后,他一直注意着壹岐日和的表情,可以确定的是,那个姑娘一直都是可以看到他的,否则看到未云突然消失,壹岐日和肯定会很惊讶的。
  而且还可以确定的是,那一闪而过的绿光,她应该也是看不到的,因为她的表情并没有任何的变化,瞳孔中也没有反射出什么绿光。
  终于算是把这个技能的效果给彻底的摸清了,未云也是可以安心的去休息了。
  很快的,一个躁动不安的晚上就过去了,但至少对未云来说,这个晚上还算平静,新神器化了一个技能,还是个很好用的技能,他还是很高兴的。
  只不过这个晚上,大概也就只有他自己睡得还算舒服了。
  被熊孩子雪音给一顿怼的夜斗,自然是别想要睡好了,而被教训了一顿的雪音也是同样的难以入眠,壹岐日和胡思乱想了半夜,第二天起来,精神也不是特别的好。
  不过这个姑娘倒是不听劝,她仍然想要试图帮助雪音调整一下心态,所以她选择了让雪音陪她去逛一逛商场。
  作为一个大资本家的女儿,家里有一家很大的私人医院的普通女初中生,壹岐日和的零花钱还是很多的,所以她可以很自由的去购物,她可比夜斗那个神明要富有的多了。
  只是,就像未云之前说的那个样子,壹岐日和对于神明和神器的了解都太少了,她完全不能够理解,雪音现在的心里状态。
  所以她自然也不知道,带着雪音来到了这样的地方,对于这个现在精神极其不稳定,对普通的人类生活充满着羡慕的雪音,究竟有多大的打击。
  所以在雪音仗着自己不会被人发现,然后借口借用而拿了一个滑板玩耍的时候。
  壹岐日和才有些明白了,之前未云所说的,“他现在还觉得自己反正已经死了,所以干什么都无所谓。”那句话,到底是什么意思。
  “这样不行!雪音,这样就跟小偷一样了!”
  壹岐日和十分严肃,甚至是已经带了一些生气的怒容的对着雪音如此说到。
  但很可惜,此时的雪音,心中充斥着的,只是“憎恨、恐惧、嫉妒、焦虑、悲伤、欲望”这些负面的情绪,所以在被壹岐日和如此训斥了之后,他选择了一个人跑掉。
  而跟随着两人的夜斗,不得不和壹岐日和一起,开始寻找这个让人操心的熊孩子。
  而未云倒是闲逛了一天,他想继续试试能不能找到未被污染的灵魂,只不过最后也是两手空空的,没有收获任何东西。
  “啊,应该就是这里附近了,好像来的早了一点,希望不会遇到毘沙门那个家伙,不过这次我来的早,就算她也来了,这只也是我的。”
  未云有些懒散的走在一座高楼下的街道上,放开自己的感知四处探查了一下,他有些疑惑。
  “这个地方,感觉不像是会发生时化的地方啊,真的有妖怪在吗?感觉空气质量还挺好的样子。”
  根据这些天斩妖的经验,未云感觉这个地方,确实不像是时化很严重的样子,所以他心中才会有所疑虑。
  但是惠比寿小福的情报到现在为止,还没有出过错误,所以未云还是选择了相信她。
  “对不起,妈妈迟到了呢,大哥哥家里人也很担心吧。”
  一个小女孩的声音,被未云敏锐的捕捉到了,紧接着的是雪音那个熊孩子的回答。
  “家里人?我没有家里人...”
  他的话里有些失落,因为他并没有生前的记忆。
  “你瞧瞧这说的是人话吗?你爸夜斗你妈壹岐日和,还有你爷爷也在这里,你竟然说你没有家里人?”
  未云一边听着雪音和这个小女孩的对话,一边慢慢的走了过去,同时他还在心里吐槽着。
  “她应该...不会来了。”
  雪音的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未云已经走到了离小女孩和他很近的地方。
  肉眼可见的,那个小女孩被这句话给打击到了,她整个人瞬间就失去了高光,眼中的瞳孔也变成了灰白的颜色,本来生动的表情也僵硬住了,好像是幻想被人戳穿了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