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西游之大唐皇子章节目录 > 第五十一章 驴脸出现

第五十一章 驴脸出现


  “你不是去找金拔法王的麻烦了吗,怎么到我这里来?”。姬美看了一眼采茵,回头询问猿仁。
  “你看你,整天冷着脸,多无趣,你看马魂儿的日子过得多潇洒,刚才我还看见他在人群里吟诗作对,周围围了好多大家闺秀”。猿仁坐在桌子上,拿着水果就啃。
  “个人有个人的缘法”。姬美依旧平淡。
  “好吧”。猿仁从桌子跳下来:“我找你要点毒药,越毒越好”。
  “没有”。姬美说道。
  “怎么能没有,你是不是青木之灵,连毒药都没有”。猿仁怀疑的看着姬美。
  “我配的要都是治病良药”。说道毒药,姬美一脸厌恶。
  “且,本尊人仙修为,早已与疾病无缘,要你配的良药有个屁用”。猿仁眼中露着眼白,四处乱瞟。
  采茵惊讶的捂住嘴,她认为猿仁说的本尊是他自己,曾猜测猿仁应该是鬼仙修为。
  “炼丹要从基础学起”。
  猿仁一脸的不屑,翻着白眼背着手,围着姬美的药箱逛游。
  “咦”。猿仁眼角撇见一个箱子上,写着泻药的字样。
  “咱们是内丹道,你学那外丹法门有什么用”。猿仁眼睛看着姬美,趁他不注意,用毛猴子脚打开箱子,摸到两个药瓶往上一抛,他的后背像长眼睛一样,轻轻挪动身体,药瓶落到他的手里。
  猿仁把药瓶塞进后背的长毛里,手里拿着一个,跳上桌子,给姬美倒水,顺便撒进去一些。
  猿仁脸上带着讨好,道:“大家都是打一个肚子里跳出来的兄弟,帮帮忙,给配点”。
  猿仁蹲在桌子上,端起茶杯送到姬美嘴边。
  姬美接过茶杯,看着猿仁期待的眼神,心中犹豫,到底是自家兄弟,要不要帮呢?他抬手饮下茶水。
  随即他脸色大变,作为青木之灵,茶水刚下肚子他就察觉到不妥。
  “猴头混账”。
  猿仁不等姬美发作,刚察觉道姬美脸色有变,他就一个跟头,顶破房顶,脚踩火云飞走了。
  “四哥,我那白兔坐骑先留你这,让三哥帮我教教她怎么跑的快”。猿仁的声音从天空传来。
  “老五我要剁了你的猴爪子入药”。
  姬美大怒,他从来没有这样失态,一项冷淡的他,此刻非常的愤怒。
  姬美配的药太凶猛了,连他这个青木之灵,彩莲之体,人仙之境,都顶不住,他的声音还没消散,人已经钻进茅房。
  采茵目瞪口呆,主人转眼就跑了,留下她面对被得罪的人仙强者,采茵在想她要不要逃跑。
  猿仁踩着火云向西飞,从姬美的反应,他大概能猜出药效。
  姬美可是李恪炼化的青木之气,有天然的抗药性,再加上他人仙的实力,能让他起反应,药效不会太差。
  他脚踩火云,手里拿着两个药瓶,想着怎么把凤凰山的妖怪一窝端了。
  “咦,那是?”猿仁看到一个道士,他身穿灰色道袍,背上一把桃木宝剑,手中拿着旗帆,上面写着仙人指路,四个字。
  猿仁云头下降,仔细看着老道,他感觉有种熟悉感。
  这老长的脸,他是驴脸吗?猿仁疑惑。他咬着手指头,驴脸身上有妖气,这老道身上一点妖气都没有,看起来像个老神棍,猿仁不能确定。
  猿仁在天上跟着老道士后面,看他要去哪,会不会漏出破绽。
  地面上的老道士哼着小曲,拿着旗番慢悠悠的走着,突然,他怀着的法器震动。
  “有高手”。老道警觉,他的手伸进怀里,感悟法器。
  在头上,老道士瞬间了解了高手的方位,从法器的感应对方实力比他高。
  不要冲动,老道士劝服自己,要淡定,平常心。老道士装作什么都没发现,继续哼着小曲向前,不知不觉拐了个方向。
  变换方向之后,那高手还在他头上,看来是盯上他了。
  突然,老道士眼睛一亮,前方路边有一汪水,他不着痕迹的走过去,低头看向水里,水汪映照天空,天上一团火红的云团,云团上趴着一个小猴子,那小猴子趴在云朵上,两个小手托着下巴看着老道士。
  铁锅炉子精,老道士心惊,他忍住逃跑的想法,继续在地上慢吞吞的走。
  “真是个老神棍?”。猿仁跟了老道士一路,这老道士没有一点气息漏出来,就像一个普通人类一样。
  “哎呀,动脑子太难了”。猿仁收起火云,一个跟头跳下去。
  轰
  一道红光闪过,猿仁像流星坠落,大地震颤,地面砸出个大坑。
  猿仁双手叉腰,挡在老道士面前。
  “大王饶命,小老道法号无尘,家住长仙山,三清观,体重八十斤,身高丈有二,骨多肉少,老皮干瘦。求大王放过我”。李恪还没问话,老道士就已经跪在地上,驴脸贴着地面,把能说的都秃噜出来。
  “抬起头来给俺说话”。猿仁想确认老道士倒地是不是驴脸,
  他身上一点妖怪气息都没有,实在不好判断。
  “不要,规矩我懂,看见脸我就活不成了,小老道还想多活两年”。老道士趴在地上,脸皮贴着地面就是不抬头。
  “你这小老道,大中午的在这荒郊野外的晃荡什么,找果子吃吗?”猿仁的猴脚丫子象手一样灵活,他一脚站立,用另一只脚脚趾扒拉老道士的头发,看看道冠下面有没有藏着驴耳朵。
  “小老道会些骗术,这不家中没有下锅的米粮,想着去前面七里外的马家庄开个盘道,混口饭吃”。老道士全身发抖,骨瘦如柴的身体如同筛糠。
  “莫非看错眼了”。猿仁思索,这老道士没有妖怪的气息,现在吓得七魄都快散了。
  “应该是看走眼了”。猿仁放开老道士道:“行啦,你这驴脸可以走了”。
  “大王先走,小老道腿软,爬不起来”。老道士趴在地上不动弹。
  “用不用我帮你”。猿仁有点不好意思,没想到把一个凡人吓成这样。
  “不用,大王您忙,小老道走了十里路,应该趴下歇一会”。
  “好吧,随你便”。猿仁不在理老道士。
  他刚要飞行,突然一股尿意袭来。
  左右看看,附近没人,就老道士趴在地上。
  猿仁走到路边,屁股一扭,猴毛分开,他挺着腰,小鸟开始吐水。
  “嘘嘘,嘘嘘”。猿仁吹着口哨,给路边的花儿浇水,又热又骚又营养。
  “咦,不对,老道士连着走了十里路没休息,不可能吧”。猿仁回头。
  只见一个混元黑铁锤从天而降。
  当
  “尼玛”。猿仁还没来得及大骂,眉心就被砸中,头一阵懵,双腿无力倒在被尿滋润的花草中。
  “好硬”,老道士已经化为驴脸的妖怪,他手里提着一柄乌黑浑铁锤。
  “这厮到底是个啥妖怪,我这三千斤的黑心锤,可是连地仙的头都能砸碎”。驴脸一边摸索猿仁全身,一边琢磨。
  “他难道真是铁锅炉子成精”。猿仁全是上下就俩药瓶,被驴脸塞进怀里。
  “呸,真穷,现在的妖怪太穷了”。驴脸看着躺在地上的的猿仁,化作野驴撒丫子跑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