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都市最强门卫章节目录 > 第五十一章 调酒

第五十一章 调酒

    弓长青摇了摇头,显得很是无奈,半月儿不信,他只好摊开手,苦笑一声。
  
      “蔷薇老板,还请不要卖关子。”李海生一片茫然,实在不清楚蔷薇指的到底是谁。
  
      台上的人儿莲步缓缓移动,嘴角噙着一抹动人微笑,在众人的注视下,悄然来到弓长青面前。
  
      “难道……”一些人面面相觑,脑中突然冒出一个大胆的想法。
  
      果不其然,下一秒,蔷薇纤纤玉手一指,柔荑所向,正是她身边的那个年轻人。
  
      “我说的那位调酒师正是我的老师。”蔷薇红唇轻启,证实了大家心中所想。
  
      没想到真的是他,早在蔷薇来到弓长青面前的时候,他们就隐隐猜测到这个结果,得到蔷薇的证实之后,在场的许多人仍不免震惊。
  
      “长青,没想到真的是你。”半月儿小嘴微张,俏脸上有着一抹惊讶,心中却是涌起丝丝兴奋,好像后者越厉害,自己也就越高兴。
  
      慢慢地,少女美眸莫名地涌现出一丝羞涩。
  
      “我都说是我。”弓长青摸了摸鼻子,感受到一道道惊讶的目光,淡然一笑。
  
      “我手中这杯改良后的玛格丽特正是老师倾囊相授,才有了今天的结果。”蔷薇一双秋水眸子泛起阵阵涟漪,她痴痴地望着杯中青绿色的美酒,随即又是一叹:“即便是手中这杯酒再好,也远远不及老师当初为我调制的那杯玛格丽特。”
  
      李海生没想到蔷薇对弓长青的赞誉这么高,他刚才喝的那杯酒,在他看来已经到达酒的极致,这就意味着眼前的年轻人还能把酒提高一个层次。
  
      “哈哈!英雄出少年!”李海生爽朗一笑,走上前去,眼神热切,恳求道:“如果弓先生肯赏脸的话,能否为我调制一杯玛格丽特?老朽嗜酒如狂,不得已在此厚着脸皮向你讨一杯酒喝。”
  
      老人家的目光灼热,弓长青不好拒绝,他笑了笑,回答道:“李老既然不嫌弃,那我就献丑了。”
  
      “蔷薇,给我准备30毫升的龙舌兰酒,40毫升琴酒,50毫升伏特加……”弓长青一连串说出众多配料,甚至有一些配料都是匪夷所思的,如什么鲜奶油,豆蔻粉。
  
      蔷薇听着这些陌生的配料,先是微微一愣,随即俏脸浮现出一抹欣喜,她知道,自己的老师将会展现新的调酒技术。
  
      “来人,按老师的要求把东西准备好。”蔷薇赶紧吩咐下去,俏脸拭目以待。
  
      东西很快准备好,无数的视线聚集在着这里,弓长青棱角分明的脸上仍是一片淡然,他嘴角微微上扬,勾勒出一抹优雅地弧度,在众人的注视下,他举止优雅,动作从容,没有像上一次那样调制,有如疾风暴雨。
  
      有些酒,需要快,重在衔接,但也有些酒,需要慢,注重酝酿。今天,他所调制的就无疑是后者,讲究一个从容。
  
      弓长青双手宛若蝴蝶,翩翩舞动,动作细腻而又流畅,每一种酒,在他面前温顺的如同小绵羊,任由摆布,顷刻之间,酒在他手中变幻着各种颜色。
  
      这一切像是细水长流,缓缓而行,给人带来视觉上的享受。
  
      半月儿怔怔地看着身边的这道身影,眼中闪烁着奇异的光芒。
  
      待到一切结束,弓长青面前已经摆放着三杯颜色各异的酒,与此同时,三股不同的清香在会所蔓延开来,所到之处,闻者皆为陶醉。
  
      “咳咳!”弓长青咳嗽一句,端起第一杯晶莹透彻,宛如泉水一般的酒,他抬起黑色的眸子,望了一眼投来的众多目光,轻笑一声:“这杯酒名为吉普森,比干马提尼更为辛辣,不是一般的酒痴绝对驾驭不住这其中的辛辣,这一杯就赠给李老。”
  
      “感谢长青小友的厚爱。”李海生急切地接过这杯吉普森,老眼中涌现出道道精光,心情大为畅快,仅是第一眼,他就知道这杯酒绝非凡品。
  
      “至于这第二杯,则名为亚历山大,口感香甜中略带辛辣,并且有浓郁的可可香味,让人回味无穷,适合美丽优雅的女性,这一杯,当属于蔷薇。”说完,弓长青便将第二杯酒就递给她,后者星眸微嗔,风情万种,惹得人心痒难耐。
  
      弓长青赶紧将目光转向其他地方,那一瞬间的风情,连他都难以把持。
  
      眼看桌上还剩最后一杯酒,一些人不禁讨论起来,这杯酒的最后归属,能够喝到桌上的三杯酒,不仅是口腹的满足,更是一种身份上的肯定。
  
      “会给我吗?”半月儿清丽的眸子呆呆地看着最后一杯淡橙色的鸡尾酒,心中有着一份渴望。
  
      下一刻,少女眼中的笑意荡漾开来,此时,一只大手将这杯酒递到她的面前,半月儿抬起头,迎上弓长青柔和的目光,一抹红润在少女脸上悄然上扬。
  
      “这杯是新加坡司令,口感酸甜,外加碳酸气体的跳动和果味的酒香,像是少女在夏日的海滩上曼舞,这一杯,我想给夜夜。”弓长青低下头,将手中的这杯新加坡司令放到少女手里,这杯酒的物语是青春活力,还带着年少的青涩,最适合半月儿。
  
      “长青,谢谢你。”半月儿眸光似水,荡漾开来,俏脸上多了一抹甜甜的笑容。
  
      三杯酒的归属已成定局,有人失望也有人释然,现在能做的,只能是看着她们品味这三杯美酒。
  
      李海生端起手中的酒杯,倒不急着品尝,他的这杯吉普森透明清澈,远远的看上去,还会以为是一个空杯。李海生浸淫酒到数十年,还是第一次看到如此纯净的酒,他先是闻了闻,入鼻的是一阵幽香,与辛辣似乎搭不上关系。
  
      但这酒香却带着一丝醉人的气息,使得他老脸浮现出一抹酡红,李海生终于忍不住了,一口便将这杯酒的三分之一喝下肚。
  
      一息不到,红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转瞬蔓延了他的整张老脸,他感觉自己吞下的是一团火焰,顺着喉咙直冲而下,将他的五脏六腑搅得天翻地覆。
  
      李海生缓缓闭上双眼,任由身上的红潮蔓延,他此刻却是在感受内心的翻腾,许久,李海生再次睁开眼,睁眼的那一刹那,双目像是要喷出火焰一般。
  
      “好酒!”老人狂笑起来,整个人精神抖擞,仿佛年轻了几十岁,这一杯酒,带他重回年轻的岁月,激情澎湃,意气风发。
  
      “长青小友,得你一酒,人生之幸。”李海生白发飞扬,老泪纵横,这是激动的泪,是缅怀年轻的泪。
  
      弓长青看着老人疯狂的模样,有些无奈地摇摇头,这还真不愧是酒痴。
  
      此时蔷薇她们却是优雅许多,她们浅抿慢尝,俏脸上浮现丝丝红晕与点点陶醉,沉浸在手中这杯酒的世界里。
  
      许久,蔷薇放下手心的酒杯,醉颜微酡,她眸光带着醉人的甜腻,放在弓长青身上,一时间媚眼如丝:“今天邀请大家来的最终目的就是向你们介绍我的老师,我蔷薇虽说是女流之辈,但这辈子没有佩服过什么人,老师是第一个,他值得我去钦佩。”
  
      “长青小友,若不是老朽年龄太大,定要死皮烂脸的拜你拜师!”李海生颇为赞同的点点头,同时脸上浮现出一丝遗憾。
  
      弓长青哭笑不得,心中有些无语,这些人还真是看得起自己,他望着天花板,隐隐感觉自己以后的生活似乎会越发的不平静。
  
      宴会还在持续,那三杯酒也算是告一段落,但那个年轻人的表现却是深深地刻在每一个人心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