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陈情令之月倾彼岸章节目录 > 第26章 第二十九章 化丹

第26章 第二十九章 化丹

本想着带着他们两人离开,却没想到还是晚了一步,等她找到二人,就看见一旁的江澄正准备引来巡查的温氏弟子。
  不行,蓝曦月心头一横,一个石子丢向温氏弟子,等温氏弟子看向她的方向,她再转身跑开。
  “站住”,果不其然,所有温氏弟子都一路向着她追赶而去,江澄和魏无羡脱离了危险。
  蓝曦月一路狂奔,手中快速画起符咒,一个转身符咒丢出,所有温氏弟子瞬间定住,她唇角微勾,一个飞身上了屋檐,却在准备离开时指尖又传来了熟悉的疼痛,她伸手,果不其然,红线又开始延长,从手掌末端一直延伸,越过手腕大约十厘米才停下。
  “噗”,一口鲜血喷出,她感觉一阵眩晕,身体从高处摔下。
  这到底什么情况,怎么想延伸就延伸,想吐血就吐血?就没个规律?
  她一落地,温氏弟子的定身符咒就失效了,一把剑直接架到她的脖子上,她一声叹息,束手就擒。
  她被绑住双手,直接带回了莲花坞。
  “进去”,一个温氏弟子将她推入大殿,然后向着坐在上方的温晁汇报,“二公子,江澄和魏无羡没有抓到,不过我们抓到了这位!”
  “这位?”,温晁的目光在一身男装的蓝曦月的身上来回游走,突的噗嗤一笑,“哟,这不是那日在我手下被救走的那小子嘛!怎么,这就又送上门了?”
  “小子?”一旁的王灵娇一声轻笑,起身走到蓝曦月的身前,转圈的开始打量起蓝曦月,然后看向温晁,“我说二公子,你这眼力可是退步了啊!”
  “什么意思?”
  “您口中的小子”,王灵娇的一下拽住蓝曦月的发带,猛的一抽,瀑布般的墨发顿时散开,披身而下,“呐,可是位美人呢!”
  面容白皙如那雪白的衣衫,墨发飞扬下,是一双能摄魂夺魄的眼眸,温晁一下子竟看的痴了,“原来如此啊,竟是位绝色的美人儿,难怪魏无羡那小子那般护着你。”
  一听到绝色两字,王灵娇立即嫉妒心作祟,一个转身看向蓝曦月,蓝曦月心下暗叫一声不好,果不其然下一秒她的身上猛的一痛,一道鞭痕出现在手臂上,鲜血缓缓沁出。
  “哎娇娇,你这是干嘛?”温晁跑过来一把拦住王灵娇。
  “怎么?二公子心疼了?”
  “怎么可能,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
  “那你为什么拦着我”
  温晁搂着王灵娇做回到原来的位置,看了一眼对面的蓝曦月,“她可是魏无羡的心头肉,只要留着她,还怕魏无羡不会送上门?”
  “好说”,王灵娇邪魅一笑,“我只要留下她的命不就行了”,说完又一次鞭子抽过去,蓝曦月一声闷哼,没有出声。
  “哎娇娇……”
  “放心,我不会伤着她的脸的,毕竟还得让魏无羡有救她的欲望”,王灵娇走过去,一把掐住蓝曦月的脸。
  “哈哈哈”,蓝曦月突的笑了起来,让身前的王灵娇一下子懵在原地。
  “你笑什么?”
  “我笑你可怜”,蓝曦月勾唇,“你说你,这么绝美的容颜就这样便宜了上面那个癞□□,还要为他杀人放火结仇无数,我都在替你担心,若是哪天他玩你玩腻了,你该怎么活下去?”
  “你闭嘴”,王灵娇脸色一变,蓝曦月就知道是戳到她的软肋了。
  “怎么?”蓝曦月挑眉轻笑,“被我说中了吧,看来,在你心里,温晁二公子,果然不是如意郎君啊”。
  此话一出,座上的温晁脸色一下就变了。
  见此王灵娇害怕不已,一把抢过身边侍卫已经出鞘的剑,一剑就刺向了蓝曦月,“去死吧!”
  而蓝曦月唇角却是缓缓扬起,上当了!
  就在剑即将到达的瞬间,她一个转身,本来绑住双手的身子擦过剑锋,双手解放的她一把将剑躲过,剑锋一转,刚刚还刺向她的剑,此刻已经架在王灵娇的脖子上。
  她看着对面的温晁,“温二公子,你的娇娇美人现在可是在我手里,你觉得我是刮花她的剑好呢?还是剁了她的手好呢?”
  蓝曦月边说边比划着,将王灵娇吓得全身发抖,一个劲儿向着温晁求救,“温公子,救救我!”
  “娇娇,娇娇”,温晁看着王灵娇被劫持,也是一脸紧张,“你放了她,我就放你走!”
  “此话当真?”蓝曦月目的达成,心情十分愉快,看来,这温晁对这姑娘还真是喜欢呢!
  “当真,绝对当真”
  “好呀,那就劳烦你的美人先陪我下山了”,蓝曦月将王灵娇架着脖子,一步一步,向后退去。
  只觉一道劲风袭来,蓝曦月立即转身,将王灵娇架在身前,果不其然,有挡箭牌在手,对面人的袭击停住,一股灵力覆盖而来,蓝曦月心下一阵不安,下一秒她便感觉到,自己的灵力,正在溃散。
  她突的将剑丢开,用尽全力摆脱那股灵力的范围,因此也失去了作为人质的王灵娇。
  “温逐流,你来的正好”,王灵娇一脸怒气的看向蓝曦月,“给我化了她的丹!”
  闻言,蓝曦月抬头,就看见温逐流的目光落到她的身上,她暗叫一声不好,飞身就想逃离,却被温逐流半路截住,他一掌袭上蓝曦月的丹田。
  蓝曦月只觉一股灵力入体,在体内横冲直撞,最后全部涌向丹田,无数的灵力将金丹紧紧包裹,然后用力挤压。
  蓝曦月此刻已是无力反击,额头都是汗珠,她抬眸看向温逐流,说出了本来应该魏无羡说的一句话,“温逐流,凭什么你的知遇之恩,要别人的性命来还?”
  看着对面女孩那一双干净无垢的眼睛,明亮透彻,却又有着别人没有的隐忍和坚定,他的手莫名一抖。
  “温逐流,快”,王灵娇的声音传来,温逐流蹙眉,灵力加深。
  “砰”,蓝曦月似乎听到一声清脆的碎裂声,她的金丹在灵力的挤压下直接碎裂,化为乌有。
  她的灵力也瞬间溃散,整个人没了丝毫的力气,身体突的下坠,重重的摔到地上,没了一丝的力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