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世界真美好章节目录 > 第两百一十章:牵线搭桥

第两百一十章:牵线搭桥


  有城主出面,那些米铺的商人个个都像是吃了一嘴的黄连一样,苦得不行。好在,城主毕竟没有把事情做绝,仅仅是要求他们把价格恢复到原样,然后适当的在这笔生意里让点零头。
  让零头本就是商人这个圈子里的规矩。古语有云,无尖不商,指的就是卖米的商人。以往,米以斗量。商人们在卖米的时候,会在称重之后再给一平斗的米添一些,凑出一点“尖”来,这也是让利的意思。同时也是培养客户依赖性的一种低级手段。
  相比之下,无论是凑“尖”还是让点零头,其实本质上是一回事。
  也算一件皆大欢喜的事情吧。只不过最后,岳升贤还要求大家,只准卖给林初义定量的粮食,不可多卖。
  食物是人生存的基础,所以岳升贤自然不希望这些米商为了一口气做一笔大生意,就把骐城的民间粮食储备直接卖光。对此,商人们倒也能接受。
  当然,送走商人们之后,岳升贤就过来特意解释了一下。
  “也对。”林初义是非常通情达理的人,这绝不是他个人的以为。粮食不比衣物,衣物一口气买光了之后,商人可以直接进货,总归是能找到货的。但粮食不一样。所以衣服可以直接在“衣托”那边下一单足够的生意,但粮食,林初义就只能去各个城池零零散散的凑。
  不积跬步无以至千里,不积小流无以成江河,积少成多,也是很可观的。
  而对此,岳升贤表示愿意牵线搭桥。
  林初义当然不会拒绝。开玩笑,有人从中介绍和自己无头苍蝇似的到处找能是一回事吗?
  送走林初义后,岳升贤就立即向周围的几座城去了消息。
  消息的速度当然会比林初义他们的速度快。
  所以接下来的几座城池,林初义都是直接去的城主府,然后立马谈好生意。
  轻松。
  林初义算了算,近来做的几笔生意,已经为部族凑了大约够整个部族吃半年的粮食了。后续的合作当然是当时就一并谈了。这样一来,就算加上灵兔乐园需要的粮食,也应该已经够了。实在不够的话,也就这样了。反正有木系魔法师,实在不行就让他们顺便搞点粮食。再说了,还有野菜和去打猎啥的……等等。
  林初义忽然意识到,还有一件事他忽略了。
  一拍脑门,林初义又只能一座城池一座城池的回去,商议菜和肉的事宜。这个比米要简单一些。只不过这个也比米更容易坏。所以林初义的决定是,收购各种蔬菜的种子,以及买上一些肉猪肉牛肉羊啥的,回去搞养殖。
  好麻烦……
  林初义躺在马车里,这几天来他萎靡了不少,就是累的。
  所以买了一辆马车,一路晃啊晃的就回去了。
  因为有各种动物的原因,所以林初义只能赶着这群家伙以走陆路的方式回去灵兔乐园。
  四百多里路,这一走就是四天,这已经很快了。
  当林初义回来之后,琳慕就去安排种子和动物们了。
  林初义也是这时才发现,那群人到现在一个都没走。
  他就去找林初心,“他们应该付钱了吧?”
  “付钱,什么钱?”林初心眨着疑惑的眼睛。
  “门票,还有住宿,还有饭钱。”林初义已经从林初心的眼睛里看出答案了。
  “这钱你也好意思要?”林初心反问。
  “我不是说了吗?只给他们限期优惠一天的。”林初义抓着自己的头发道。
  “这么小气干什么?起码也得等这里正式开业了,你才好意思收人家钱吧?再说了,你知道这段时间大家出了多少力吗?要不是有他们帮忙,你以为灵兔乐园能这么快就变成这个样子?”林初心晓之以理道。
  “是他们干的?”林初义总算明白过来了,现在的灵兔乐园的情况是怎么回事。
  上百间客房,各种亭台楼阁,确实是花里胡哨了很多,但这些并不是了林初义想要的,他是希望能尽可能的保留这个山谷的原生态。而且,这里人越少,去打扰小木的可能就会越低。这是选择走精品路线的理由之一。再有就是,他深知所谓的精品路线对某些人来说是多么不可抗拒。但这下好了,几乎烂大街了。
  “太过分了,我去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全都拆了!”起先是因为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现在知道那些亭台楼阁都是那些闲得过分的人的作品,林初义的眼里是容不下的。
  “你给我站住!”林初心有点生气了。
  “初心,这不是我想要的,我希望这里人不多。这样一来,大家在这里的自由时间才会更多。我不缺钱,我只是希望能对得起小木的努力,以及能让小星带来的那些兔子们安然的生活在这里而已。那些亭台楼阁,对于兔子们的生活空间是很大的霸占。你想想看,现在那些兔子,都只能在什么地方玩了?你还记得吗?原来它们哪里都去的,甚至会去门口。每次我一回来,它们就会涌上来,缠着我,抱着我。但现在不会了,因为门口根本看不见它们的身影。”林初义道。
  “这……”林初心不得不承认,林初义说的是事实。
  现在兔子们被挤到山谷内侧的一角了,虽然那里还是比较宽阔的,但除了那里兔子们已经不会轻易出现在其他地方了。
  这里是小星为兔子们找的新家。
  这里也是小木决心安居的新家。
  这里是灵兔乐园,其实应该是那些兔子们的乐园。
  之所以做生意,更多的是为了安置部族的人,也为了方便照顾兔子们。
  林初心沉默了。
  “对不起,我……我没想那么多。”林初心道歉道。
  “我不是在责怪你,我只是担心,如果有一天那些人闯进了禁地那边,惹得獵狱蜥龙不耐烦了,那些洋洋得意的人们,可能还不够獵狱蜥龙塞牙缝的。”林初义道。
  “嗯,也对。”林初心扑哧一笑,点了点头。
  林初义的精神力外放,瞬间通知了所有人,他要把所有这些天来建起来的未经他同意就擅自建成的建筑全部拆掉,给他们一刻钟的时间,不想死的,自己去安全的地方。
  听到这通知,众人立即大骂林初义的不可理喻,但也立即离开了自己当时的所在。虽然也有人不信林初义敢这么做,但架不住心中的恐惧。毕竟自己的命只有一条。
  一刻钟后,所有后来完成的建筑全部化为了湮粉。眼见了这一幕的人们惊骇欲死,有些人的胆子甚至已经被吓破了。
  陈经洺气势汹汹地来找林初义。
  跟着陈经洺后面还有一大票人,分别来自淩辉魔法学院和军营那边护送军粮的人。
  “初义,你这么做,过分了吧?”陈经洺问。
  “过分?你的意思是我应该把你们一起化为湮粉?”林初义如此开口。
  林初心就在林初义身边,在知道了林初义的打算之后,她也意识到了自己的错误。
  “你在发什么脾气?”陈经洺问。
  “过来。”林初义对一只在所有无关建筑化为湮粉后就跑到了这里的兔子招了招手。
  兔子立即就过了来,一跃而起,扑进了林初义的怀里。
  “这里是灵兔乐园,可能我之前说的不是很清楚,这里是我的灵兔乐园,这里,我说了算!任何人,在这里都给我老实点,不然……慢走不送。”林初义抚摸着兔子的皮毛冷冷的道。
  不一会儿,更多的兔子就跑过来了,将林初义和林初心团团围住,水泄不通。
  众人看着态度强硬的林初义,束手无策。能够一口气把那么多建筑化为湮粉,这是何等手段?这是人力可以企及的力量吗?
  “还有,之前的事,看在初心的面子上我就不跟你们计较了。但是,从今晚开始,在这里住宿,是要收钱的;还有,到了子时,还没离开的人,也必须另外交门票钱;还有,这里再也不会允许你们吃白食,所以粮食的钱从今天的晚饭开始算起;还有,觉得我说的话没有用的,可以站出来。”林初义最后看向众人。
  没有人站出来。
  废话,就连从圣境的潼亲王都被林初义的一番话唬住了,他们这些虾兵蟹将是不要命了才会站出去?
  “初义,这样做,太过分了吧?”陈经洺道。
  “过分?这就过分了?要按照我的脾气,你们有一个算一个,就得交罚金。敢不交的,我就把你们抓起来喂蜥蜴!”林初义暴躁地跳脚道。
  “我可不吃这些玩意。”獵狱蜥龙的声音传到了林初义的心里,但也只有林初义能听见。
  陈经洺的眉头挑了一下,他开始对林初义有意见了。
  亏他原本还挺看重林初义的,觉得是可造之材,有好生培养的打算。
  这也是林初义不知道,要是知道了,他能把大牙都笑掉。
  还培养他?他需要吗?
  就在这个时候,四周忽然寂静了下来。
  兔子们靠林初义靠得更近更紧,往北方望去。
  那里,正有什么在往这边接近。可能很快就该到了。
  相比起兔子们的小害怕,林初义愣了愣,随即笑逐颜开。
  欢迎回来,林初义在心里轻声道。
  这时,就连人们也开始能感觉有一股威压正在逼近了。是什么?没人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