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世界真美好章节目录 > 第两百零九章:市场经济

第两百零九章:市场经济


  货物价格随市场需求变化。
  当供大于求时,货物会降价;当供小于求时,货物会涨价。
  林初义对粮食的需求之巨,可以说,就算把整座骐城的食物都买下来,也可能支撑不了多久。
  开玩笑,部族那边因为特殊的历史原因,所以基本上是属于全民皆兵的情况。习武者和普通人的食量能一样吗?说得直接一点,习武者的食量往往在普通人食量的两倍以上,并且会随着实力的上升而成正比上升。只有当实力达到一定程度时,才会反而降低对食物的需求量。
  人体相当于一座仓库,这里面满是宝物。习武的过程就相当于是在往仓库中充填货物,自然是越多越好。但到了一定程度后,就不是越多越好了,而是所存的货物越值钱越好。
  打个简单的比方,就像林初义之前买的衣服。四千余套,二十八两黄金。当然是四千余套衣服又多又重,相比之下,二十八两黄金能占多少地方?能有多少重量?但两者的价值是能够划等号的。并且二十八两黄金的价值应当是高于四千余套衣服的实际价值的。毕竟衣铺老板是要赚钱的。
  而食物的摄取,就相当于是各种货物。起先只求饱,越多越好,到后面就会要求质量。再举个简单的例子,你喝三大碗肉汤,虽然味美,但单论营养价值,是不可能比你直接吃三大口肉高的。
  所以,当武者到达一定境界之后,他自然而然就会明白这个道理。但是,这世间,实力一般的人一定远多于实力高不可攀的人。这是金字塔式的自然定律,越顶尖就意味着越少。
  就好像这玉霞国,只能有一位陛下,要是一口气冒出来十几位陛下,早就天下大乱了。
  所谓道理,总是很简单的,复杂的一定不是道理。而是推论出道理的步骤和经过。但那对于多数人基本无用。
  所以林初义就在想,是不是因为一到米铺就大量购买粮食,使得某些人觉得目前已经到了涨价的时候了?
  骐城城主姓岳,名叫岳升贤。骐城不大,所以但凡有风吹草动,总是能第一时间就反应到他这里来。这也是小城的优势。要换在那些大城,这一级一级的往上汇报,有时候又会因为一些不可控的因素耽误,等城主接到消息的时候,指不定已经过去几天了。
  岳升贤即刻要求下面的人查明米价诡异上涨的原因。
  岳升贤官不大,但胜在富有责任心,能力不算强,但管理一座骐城还是没问题的。不然陛下也不会特意将他放在骐城,一放就是二十年。这也是陛下对岳升贤的信任。
  调查的结果很快就传上来了。
  “有人意欲大肆购买粮食?以致各个米铺疯狂涨价?这莫不是有小人盯上了我?”岳升贤不禁怀疑。
  对,骐城是小,但再小也是一座城池。所以从实权上来说,他岳升贤的权力确实不如其他城池的城主大,但单论品级,其实除了极少数特别的城池之外,他们这些城主都是一个品级的。
  因此,骐城虽然不是什么油水丰厚的地方,但如果只是想过官瘾,这里是很诱人的一个地方。好在承蒙陛下信任,他才能在这骐城城主的位子上一坐就是二十年。
  “是什么人?”岳升贤问。
  “回大人,是一名商人,据说是得到了部族已经归降了咱们玉霞国的消息,所以打算买些粮食和衣物去交好部族。听说他已经在‘衣托’的铺子里买下了一共四千余套衣物,并与老板要了一笔大订单。现在正准备收购粮食,于是就……”来报的人早已将来龙去脉了解了个清楚。
  骐城很小,所以各方面的消息,找起来也并不难。毕竟这里的人员构成并不复杂。
  “这样?”部族已经归降的消息岳升贤当然是了解的。因为陛下对他的信任,所以他与负责断砚山一带的潼亲王关系也还不错。而且骐城是距离断砚山最近的城池,所以很多时候,潼亲王也会需要骐城这边的配合。既然随时都有可能需要配合,所以断砚山那边的消息,陈经洺也基本都愿意跟他通气。
  “部族归降是我玉霞国的幸事、大事!那名商人既然有心为我玉霞国出力,本城主自当支持!但城内商人居然借此做文章,若坏我玉霞国大事,定斩不饶!把他们一一喊来,本城主倒要看看,他们哪来的这么大的胆子!”岳升贤心中自有分寸。
  部族方面的归降,本就意味着玉霞国肯定要抽掉大量资金来安抚部族。这资金会从哪里出?自然是从皇城送来一纸圣旨,要周边的城池出钱。骐城虽小,但距离最近,所以肯定也得出点血才行。
  但这下却有心存远见的商人愿意出钱,这是好事啊。就算周围的几位城主知道了,也是要拍手称快的好事。至于商人最后要怎么回本?这是那名商人的事情,只要他不乱来,挣的全是干净钱,何乐而不为?再说了,这做生意嘛,再怎么样,起码所在的城池有一份税收啊。
  就这样,林初义是碰了一鼻子灰,都打算先去其他城池看看了。不过又想着周围的城池很可能也是这么个气人的情况,所以干脆回了原来霞媛姐的衣铺。
  这里有现货,全部打包。连霞媛姐都是自己人了,那么霞媛姐的衣铺当然是自己的衣铺。更主要的是,他本来就是这里的主人。精神力一扫,这里一件衣服都没给留下,俨然土匪过境。不过是只拿衣服的土匪。
  就在这个时候,城主府那边来人了。
  “请我去城主府?为啥?”林初义警惕道。
  他知道,现在米价飞涨,跟他应该是脱不了关系的,所以城主府的人来找他,很可能是算账。
  “城主得知先生意欲买衣买米结交部族,深感先生目光长远,又得知城中某些无良商人从中作梗,所以打算为先生从中斡旋。”来请林初义的人恭敬的道。
  “所以说,这世上还是明事理的人多。”林初义一听就开心了。
  来到城主府。
  “先生,你的仆人,还请留在外面。”带路的人尴尬的笑了笑。
  林初义回头看了看三人,又看向带路的下人,他也知道下人只是按规矩办事而已。所以体贴的道:“不可能。”
  “啊?”下人面露苦色,还亏他见林初义笑了笑,以为是位通情达理的主呢。
  “这三位,是部族的人,一起来的。”林初义对下人眨了眨眼。
  “这样,这样啊?这个,请先生和三位稍等,容小的去通报一声。”下人听到三人的身份,心里总算安心了些。
  “去吧,我在这里等你,快一点。”林初义确实是很好说话的。
  “欸,欸。”下人赶紧去了,心中也庆幸,幸亏碰见位通情达理的主。
  “什么?部族的人?”岳升贤吓了一跳,看来这名商人的手段可以啊,居然已经联系到部族的人了。不过细细一想,这样也没错。既然能联系到部族的人,那么直接带部族的人来买衣买米,岂不是更能说明自己的诚意?如此一来,以后跟部族做生意,说话都可以更有底气一些。
  果然是商人,这些举动,全然是深思熟虑后的最佳方式。唯一让他意外的恐怕就是米铺的异常涨价了。但现在帮这名商人解决问题的是自己,骐城又是距离断砚山最近的城池,有这份人情在,还怕以后那商人的生意没有骐城的一份?这可是大主顾!
  为表诚意,岳升贤亲自去迎接四人。
  有三件让岳升贤意外的事。
  首先,那商人太年轻了。
  其次,那部族的女子,似乎很不寻常,恐怕是逐仙境往上的高手!也就是通天境!这让岳升贤心中一颤,好家伙,部族看来也相当重视这笔生意啊。但这是好事,这更说明他介入此事是正确的决定,
  最后一件事就是,他见过林初义的画像。
  早在林初义刚到断砚山的时候,陛下就已将林初义的画像送往了骐城。没办法,画师画画需要时间,而且林初义和陈经洺当时的速度又太快,这才使得人家都已经到了断砚山了,这边的画像才刚刚出发。
  岳升贤早就把画像里的那张脸记在了心里,只是这等啊等的,从来也没等到那位新晋子爵来骐城。慢慢的,岳升贤觉得或许是那位子爵把重心都放在军营那边了吧。反正潼亲王也是这样,他一年能见到潼亲王一次就算不错了。
  却不成想,这位子爵居然跑来做这笔生意了。可转念一想,这样也对,恐怕也只有林初义这种身份的人,才做得了这种生意。
  虽然还有身份更为尊贵的潼亲王,但正因为他的身份过于尊贵,所以不妥。没有实权的子爵,只有虚衔的钦澜护,正是最佳人选。
  陛下果然是算无遗策啊。岳升贤在心中感叹。
  所以,这从中斡旋的事情,他也更加上心了。反正市场经济也不能完全由市场说了算,不然商人一旦得到虚假的情报甚至出于贪欲故意虚构所谓的虚假情报,而后做出不当的决定,无论是涨价还是降价,都会造成很严重的后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