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异世界真美好章节目录 > 第九十三章:谎言

第九十三章:谎言


  “盖蒂亚诺。”萧离忧淡淡的道。
  “什么?”林初义的愤怒顿时化作了无用功。
  “你知道盖蒂亚诺吗?”萧离忧问。
  “知道。”
  “既然知道,那么你知不知道,盖蒂亚诺的另一个名字?”萧离忧的情绪十分平静,丝毫没有激动的意思。
  “另一个名字?”林初义当然不知道。
  “灭世邪虫。”萧离忧道。
  “灭世邪虫?”从字面意义来说,这个名字很容易理解,至少比那盖蒂亚诺容易理解多了。
  “灭世邪虫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它们一出生就会直接进化成成虫。这之后,会寻找到一个所谓的无主的地方,作为它们的领地。除非这个地方有异常强大的存在,它们抵不过,自然会退却。否则当灭世邪虫在这片领地中栖息的时候开始,一段宿命就已成了定局。另外,灭世邪虫拥有几乎永恒的生命,而除灭世邪虫以外的多数存在都不行,包括灭世邪虫的领地。比如我们脚下的这一整片土地,事实上它也会苍老,会死亡,甚至会化为灾祸本身。”
  “灾祸?”林初义从未听说过这种说法,忍不住打断了一下。
  “不急,我会慢慢解释,也会解释得尽量详细的。”萧离忧对林初义做了个稍安勿躁的动作。
  “不过你既然提到了这种东西,我就先把灾祸解释清楚吧。”萧离忧道。
  “所谓灾祸,指的其实是大地的本源。多数存在都拥有生命,只不过有一部分存在的生命并不显眼,比如大地,比如我们脚下的这片大地。”萧离忧以脚尖轻轻点了地面两下。
  “这样解释吧,我们都知道,这个世界上有很多植物。植物依靠吸取大地的养分成长,然后部分植物会成为一些食草或是食素生物的养分,供应这些生物成长。而这部分生物,又会成为某些食肉或是食荤生物的养分,供应这些生物成长。而这之上,还有更强大的存在,以底层存在为食。”
  听着这些,林初义有点蒙,这不就是食物链的问题吗?
  “也就是说,世间万物,是遵循着某种规律,从顶层往下依存的。但在这种依存中,最重要的一环是什么?当然是最底层的存在,也就是植物赖以生存的大地。可是,大地却并非是永恒的能够供给养分的。而支持大地供给养分给植物的,也就正是大地本源了。”
  “大地本源终有枯竭的一天,当大地本源枯竭,就意味着植物再也无法获取养分,从而导致植物将无法持续生长。不仅如此,大地本源枯竭之后,连土地也将会慢慢变成沙漠,就连水,也都会因此而消失殆尽。这个过程将会持续上百年的时间。彼时,世间万物。几乎都会在这种环境下一一死去。”
  “灭世邪虫存在的意义就在于,它会提前一步将自己的领地毁灭,至少,让失去生命的领地最后不至于化为灾祸本身。因为大地本源枯竭之后将会滋生出一种异兽,一种不吃不喝也能生存的异兽。但是这种异兽本身并非生命体,反而,它们会进一步的毁灭掉残破的大地所遗留的最后一丝生机。并且,不止于此。”
  “等一下,你刚才说异兽,像鬼宇邪猫那样的异兽?”林初义问。
  “鬼宇邪猫虽然也叫异兽,但鬼宇邪猫跟大地本源枯竭之后滋生的异兽可不是一回事。或者可以说,鬼宇邪猫只不过是某个世界在经历了大地本源的枯竭之后,滋生出的异兽在时光的洗礼下诞生的产生了变化的后代。无论是实力还是其他,都不能相提并论。”
  “夜晚的星空美不美丽?”萧离忧忽然问。
  “但这片土地若是化为滋生出异兽的大地,这种灾祸的影响会近乎无限的蔓延出去,也就是相继毁灭掉周遭,甚至是遥远地方的一切。要不了多少时间,它们甚至会离开这片丝毫不剩一点生机的地方,往遥远星空的彼岸进发。到了哪一步,星空彼岸就会受到各种影响,失去所有的生命,包括星空彼岸的大地本源,相继步入不断滋生异兽的命运。盖蒂亚诺虽然被称之为灭世邪虫,但它所做的灭世行为,本质上就是在拯救。”
  “至少,灭世邪虫毁灭掉这片土地之后,这片土地就不至于成为灾祸本身。甚至,在岁月的抚慰下,大地本源也会一点一点的恢复过来,这片土地也就会重新焕发出生机。这样不好么?但人们不知道也不会知道这些,他们只会因为灭世邪虫毁掉了世界,就将其称之为灭世邪虫。”萧离忧的嘴角有几分讥讽。
  “盖蒂亚诺这个名字,愿意是生机勃勃的希望。”萧离忧看向林初义。
  “但这应该不是唯一的办法吧?实际上,还有补救的余地不是吗?据我所知,元素体质的人,在成长起来以后将可以为世界提供一些额外的养分。只不过很可惜,以前出现的元素体质者们,似乎并没有得到足够的力量,所以只能治标而无法治本。但如果能出现一个完全成长起来的元素体质者的话,就能彻底改变现状。”林初义仔细听着萧离忧所说的一切,在这一刻反驳。
  “呵。”萧离忧轻蔑一笑,“这么天真的想法,是陈星夜教你的吗?”
  不等林初义说话,萧离忧就说了下去:“你说的那种方法确实可以让大地得到养分,但那只是大地得到了养分,但大地本源的消耗却不会减少。所以你那样做了以后,最后也就是让植物或者各种生物看起来好像得到了不错的改善,但实际上嘛……”
  “而且,陈星夜的目的可不是为了拯救这个世界。他只是想拯救青凰而已。”萧离忧道。
  “拯救世界,不就包括了拯救青凰?”林初义问。
  “那可不一样。”萧离忧摇摇头,“我当初也这样问过陈星夜,但陈星夜却说即便拯救世界也拯救不了青凰,他只想拯救青凰。哪怕……世界就此毁灭也在所不惜。”
  “所以你们才决裂?甚至你还被陈星夜镇压到了现在?而且,要不是你自己驱使了鬼宇邪猫的话,指不定你要到什么时候才能脱身,对吧?”林初义问。
  “对。只不过有一点你说错了,就算没有股宇邪猫,我脱身也只是时间问题,而且不会超过十年。”萧离忧摇头。
  “十年?”林初义眼皮一跳。
  “十年。”萧离忧重复。
  “那你知不知道,最多十年,高蒂亚诺就该毁灭这个世界了?”林初义问。
  “当然知道,就是因为这样,所以我才能脱困啊。”萧离忧不悲不喜。
  “陈星夜的意思很容易想明白,他只不过是想要我与这个世界共存亡罢了。”萧离忧道。
  “但是陈星夜告诉我,他布局千年……”
  “布局千年?”萧离忧打断。
  “嗯,布局千年。陈星夜从一千年前就已开始布局,为的是造就出一个完全成长起来的元素体质者,也就是我。”林初义道。
  “一千年前,一千年前?”萧离忧不断重复的念道,“不可能!”萧离忧忽然高声道。
  “陈星夜只是七百年前的人物而已,他怎么可能在一千年前就开始布局?”萧离忧反驳。
  “七百年前?”林初义一怔,“陈星夜活了八百年,又是在三百年前去世的,你说他是不是七百年前的人物?你说他能不能在一千年前布局?”
  “我不信。”萧离忧看着林初义的眼睛道。但林初义也直直的对视着他。他知道,林初义没有说谎。
  不对,这不代表林初义没有说谎!
  “你倒是厉害,三言两语就让我心起波澜。但星玉的事情已经说明你的目光不可信了,你以为我还会上当吗?”萧离忧冷笑。
  “星玉,对了,你既然知道星玉,至少说明你见过星玉吧?”林初义问。
  “陈星夜的星之左拳所向披靡,压得七百年前三大帝国的高手几乎喘不过气,我当然见过。”萧离忧道。
  “但星玉是陈星夜在一千年前交托给一只超阶魔兽在今年才转交给我的。”林初义道。
  “什么?”萧离忧露出不可置信的表情,“超阶魔兽?陈星夜将星玉交托给了一只超阶魔兽?还是在一千年前?”
  “对。”
  “但怎么可能?星玉对于超阶魔兽来说吸引力有多大?这可是它们能否突破超阶魔兽的关键!”萧离忧道。
  “唔?突破超阶魔兽?”林初义傻眼,它还真不知道这事。就记得当初究天魔蚁似乎是因为星玉的缘故,所以在被火凤击杀之后又得以复活。
  “你不知道?”萧离忧神色古怪。
  “还真不知道。”林初义老老实实摇头,“我只知道陈星夜有在一千年前将星玉托付给究天魔蚁,究天魔蚁遵守与陈星夜的约定,在一千年后将星玉交给了我。若说还有什么的话,就是究天魔蚁似乎在把星玉交给我之前,已经被火凤无情击杀。但因为星玉的关系,究天魔蚁得以复活。就这些了。”
  “究天魔蚁,因为星玉,复活?”萧离忧的脸色竟然变得难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