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他从天上来章节目录 > 第十八章 他还没有离开这片人间

第十八章 他还没有离开这片人间

陈临辞提着酒葫芦,没有丝毫的迟疑便飞奔着朝着临西城外跑了过去,他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却又假的那么真实,真实到让他不愿意醒来。
  
  他要快点回去,不管如何,也都要多与老道士见上一面,哪怕知道对方只是一个虚幻的存在,也可能了慰他心中的那份思念。陈临辞提着酒葫芦,没有丝毫的迟疑便飞奔着朝着临西城外跑了过去,他已经知道这一切都是假的,可是却又假的那么真实,真实到让他不愿意醒来。
  
  他要快点回去,不管如何,也都要多与老道士见上一面,哪怕知道对方只是一个虚幻的存在,也能了慰他心中的那份思念。
  
  他就这样一路奔走着,丝毫没有留意到他的后,程子豪紧追着的影。
  
  ......
  
  ......
  
  山谷位于儒生道场的后山里,山谷的外面,自然还是山,在山谷外面不远处的那座小山坡上,盖了一座凉亭,此时道场里的几位先生正坐在凉亭之中,静静的看着山谷里的景象。
  
  此谷名为忘忧谷,乃是儒家前代的某位仙人用大手段制造出来锻炼学生心智的,虽然名为忘忧,但是谷中的那片迷雾,却是能够勾起所有人内心深处最悲伤的事,进而制造出一个幻境,让人沉迷于其中的,那些心智不坚定的人,如果没有外力的援助,甚至有可能到死都走不出这片幻境。饶是那些心智强大之辈,想要从中走出来,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
  
  先前未曾去到山谷之中的大先生管国盛此时正坐在亭子里的最前方品茶,三先生黎天烬被孔夫子关了闭,他的边便是二先生华清秋和四先生吴睿,落紫颜坐在亭子里静静的看着山谷之中那张熟悉的稚嫩的面孔,没有说话,有清风吹过,山谷与凉亭都保持了一种十分和谐的宁静。
  
  “清秋阿睿。”大先生笑道:“你们看着山中的少年们,猜一下谁能第一个从幻境之中醒来走出山谷呢?”
  
  四先生吴睿不傻,他已经知道了大先生比较中意那个名为陈临辞的少年的事,便尴尬的笑了笑,说道:“大师兄您心里早就已经有了答案,何必还来问我们呢?”
  
  大先生笑了笑,又看向了二先生华清秋。
  
  二先生的脸上没有一丁点的表浮动,淡淡说道:“回师兄的话,清秋比较看好那个叫做易天行的小家伙。”
  
  “易天行啊。”大先生默默的点了点头,喃喃说道:“易天行这个少年,确实是非常不错的。”
  
  ......
  
  ......
  
  陈临辞来到了小破庙门前,小破庙的庙门半掩着,他生怕破庙的小院子里再也见不到老道士的模样,甚至都没有停下脚步,便冲了过去。
  
  扑通!
  
  他被小庙的门槛给绊倒在了地上,酒葫芦在地面上滚了好远,还好封口处被店小二封的极为严实,竟然都没有撒出来一星半点。
  
  老道士揉了揉惺忪的眼睛,摇摇晃晃的从小屋里走了出来,然后下意识的捡起了地上的酒葫芦,又看到了趴倒在地上的陈临辞,不仅捧腹笑道:“辞儿,你是在路上偷喝了我老人家的酒吗,怎么还倒下了。”
  
  陈临辞赶忙从地上爬了起来,这个时候,程子豪也到了,替陈临辞拍了拍上的灰尘,说道:“你这个小子,跑的这么快这么急,见到老哥你也不搭理,我还以为庙里出了什么事呢?”
  
  陈临辞看着程子豪,喃喃说道:“没事老哥,没有什么事。”
  
  既然老道士都是假的,程子豪自然也是假的,陈临辞心中都清楚,可是他实在不愿意揭穿这一切,他宁愿永远活在这个梦境之中,让生活的一切轨迹都回归到他离开临西城之前的那些子。
  
  可是这一切毕竟都是假的。
  
  陈临辞的精神有些恍惚,便揉了揉眼睛,再睁开眼睛的时候,却再也看不到酒鬼老道士和程子豪了。
  
  他的面前再度换了一个天地。
  
  面前的景色陈临辞都非常的熟悉,当初他在星夜学院的藏书楼中与张德铸战斗的时候晕厥了过去,醒来之后看到的便是同样的这副场景。
  
  果不其然,猥琐邋遢的老神棍杨修道大师从门外走了进来。
  
  果然是国师府。
  
  本来就应该是国师府。
  
  “小子,你这心智还是有些不坚定啊。”杨修道大师嘲讽道:“这点幻境就把你困住了,若不是老夫给你从幻境之中拉了出来,怕是你这一生都得陷进去咯。”
  
  陈临辞的眼角流出了两行泪,杨修道大师魂归星海的时候,他还在遥远的莽苍山之中与西晋以及越国战斗,甚至都没有能够见到他老人家最后一面,便直接面对了他的死亡,对于杨修道大师,他心中的感丝毫不比酒鬼老道士差上多少,甚至有时候还尤有胜之,如今能够再度看到杨修道大师的样子听到杨修道大师的声音,他又怎么才能掩饰住内心的激动?
  
  只是,这一切毕竟都是假的。
  
  陈临辞从上起来到了杨修道大师的前,重重的给了他一个拥抱。
  
  就这样,他抱了上去,丝毫都没有松开手的意思。
  
  许久之后,他擦了擦眼角的泪水,淡淡地说道:“老家伙,我的心智非常坚定,我没有丢你的人,我会好好的活下去,我会去到遁世山上杀了王晨和胡森两个狗贼给你报仇的,您在天上,一定要多看看我啊。”
  
  说罢,他拔出了腰间的天行剑,朝着国师府的墙面,一剑刺了出去。
  
  梦境瞬间破裂,陈临辞睁开了
  
  眼睛。
  
  眼前仍然是一片迷雾,所有通过武斗赛进入第二轮的学生们都安静的坐在这里,只有他一个人是醒着的。
  
  这下总应该不再是梦了吧,陈临辞揉了揉眼睛,站起了来,转朝着谷口走了出去。
  
  他其实心中有许多的不舍。
  
  他其实也想再多做一会儿梦。
  
  梦里还可以见到那么多已经再也见不到的人,怪不得那么多人做白梦,陈临辞心中想道。
  
  他不知道,杨修道大师他是真的再也见不到了,可是某个无良的老道士,却还没有真的离开这个人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