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全职阴阳先生章节目录 > 章348 腊八

章348 腊八

其实也没买什么东西,徐老道倒是挺能忙活,从下午开始就开始忙活着做腊八饭。腊八粥,又称“七宝五味粥”,到了腊八这一天吃腊八饭也算是我们这一代的习俗。
  
  听说最早的时候都是吃腊八粥,但是现在日子好过了,从我记事开始我们家一直都是吃的腊八饭。话虽然这么说,但是徐老道今天主持制作的这一道腊八饭可是比我们家讲究多了。
  
  从选材到制作处处小心,先煮哪一种米,后煮哪一种米,要煮到什么程度。还别说,他念念有词,一直在叨咕的,小豆得煮到什么程度见到了效果。一锅腊八饭煮出来,红米且不说了,白米吃饱了小豆的红……红得发亮,而黄米和小米则完美地避开了被黑化,闪耀着金黄色的色彩…….整锅米饭焖得是喷喷儿香。
  
  别说,老道这一手,还真是个绝活儿。
  
  可惜其他的菜,我们几个就都整不明白了,三个大老爷们,加上一个野仙,没一个会炒菜的。
  
  不过不怕,我和高亮骑着摩托,把附近几家最拿手的菜挨个点了一遍,满满地摆了一桌,虽然没什么鲍鱼龙虾,倒是鸡鸭鱼肉俱全了。
  
  我给高亮开了阴眼,请黄尖也坐了上来,加上赵老仙儿,一桌人,鬼,仙……聚齐,这一桌的客人太过奇怪,所以今天没有请谭希希,让她和家人过节去了。
  
  正要开席,徐老道从外面接了个人进来正是张大姐,张桂芝……看起来徐老道是早有预谋了,张大姐今天显然是刻意打扮过了,还化了妆……
  
  早知道她要来,我们就不请黄尖了……好在她看不见黄尖,只能看到桌上有一幅空碗筷……师父请来的人,我们也不好说什么,只好招呼她坐下。
  
  高亮刚举起杯,想要开个场,一阵妖风吹过,墙头上跳下来两个野仙黄三姑和马宜年。
  
  只听黄三姑说道:
  
  “咋啦?不等我们就开席啊?”
  
  见黄三姑到了,赵老仙儿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随即板起脸孔:
  
  “回来也不提前说一声,还怪我们先开席了?”
  
  黄三姑白了他一眼,一下子坐到了我身边。
  
  高亮反应也够快,大声对马宜年喊道:
  
  “师父,您回来啦?”
  
  马宜年点了点头,对着赵老仙儿拱了拱手:
  
  “老仙儿,讨碗酒水喝喝?”
  
  赵老仙儿站起身来给马宜年还礼:
  
  “请坐请坐。”
  
  马宜年坐到了高亮身边。
  
  我瞧了瞧张桂芝,只见她表情惊讶,看着从墙头上飞跃进来的不速之客,长大了嘴巴,半天合不拢
  
  高亮招呼完马宜年,刚要坐下,徐老道咳嗽了一声对他说道:
  
  “你坐下干啥?不给你师父拿杯子啊?”
  
  徐老道这么一说,搞得我脸也一红,是啊,还有黄三姑呢,我光顾着看热闹,还傻坐着呢!想到这里,赶紧站起身来,和高亮一起跑进屋里,又洗了两个杯子,两幅碗筷,给黄三姑和马宜年摆好,斟上了酒。
  
  赵老仙儿说道:
  
  “来来来,你俩也别忙活了,赶紧坐下。看看,三姑和宜年呐,给我们加菜了。”
  
  我低头一看,桌上还真是多了两道菜。只听马宜年说道:
  
  “也不算什么,跑了趟黑龙江,打了条江鱼,就地用江水炖了,趁热乎给大家带来了。”
  
  东西确实不算是有多贵,但是能再这个地方吃得到,简直是太稀罕了!
  
  黄三姑拍了拍我的肩膀:
  
  “大彪啊,三姑没给你带啥,知道你喜欢吃沟帮子的烧鸡,给你带了一只过来。”
  
  黄三姑这样东西让我心窝一暖,三姑还记得我喜欢吃这个……正要说话,耳边听到一阵吸口水的声音……
  
  我的身体早就好了,这吸口水的声音不是我发出来的,低头一看,脖子下面的玉坠子发出丝丝微弱的光芒,原来是黄小七这小子馋了。
  
  我笑了笑,把玉佩摘了下来,放到了桌子上:
  
  “小七,你注意点儿哈,这一桌,你辈分最低。”
  
  黄小七现出形儿来,眼珠叽里咕噜地转了转,口水还是止不住地流了下来。桌上的几个人看了看黄小七,都笑了起来。
  
  黄三姑说道:
  
  “小七啊,你敞开吃吧,不用拘泥。”
  
  黄小七抬头看了看我,我也笑了笑:
  
  “三姑让你吃你还怕啥?吃吧,别再吃吐了就行哈!”
  
  黄小七听到这里,眼睛瞪得溜圆,伸手就掰了一条鸡腿,跳到桌角吃了起来。
  
  黄鼬身形本来就不大,附在玉佩里面,更是小了几号。但是这一抓却看到它的爪子变得有人手大小,稳准狠,力气也够大,从烧鸡上一下就撕掉了精华。举着这一条鸡腿,比它整个身体都大!张开的嘴巴更是骇人!整个头竟然变形得厉害,似乎只剩下了一张嘴,甚是可怖!
  
  当然,这一切都是在三接通中看到的,常人看来,这只鸡还是完好无损地摆在桌上。我自然知道,这条鸡腿如果再吃,就会味同嚼蜡。
  
  我又瞧了瞧张桂芝,很明显如果黄小七这副样子被他看到了,又得吓到……幸亏她看不到,只是满脸疑惑地看着我们几个,不知道我们为什么要和一块玉佩
  
  说话。
  
  几个人见到黄小七贪吃的模样,又是一阵哄笑。
  
  刚要举杯,墙外又一阵妖气,黄老七翻身进来:
  
  “黄老七来凑凑热闹!”
  
  几个野仙见到黄老七,赶紧放下酒杯,又起身来和黄老七寒暄。
  
  我和高亮对视了一眼,站起身来,招呼黄老七坐下,我转身就到屋里,准备去拿一套杯子碗碟。黄老七却一把拦住了我:
  
  “大彪啊,你别忙活了,我就是来凑个热闹。别忘了,我可是个保家仙,这个时候要回家去的。嘿嘿……”
  
  说完伸手把我的杯子拿起来看了看:
  
  “这杯没喝吧?我就拿着个和大家喝一杯,喝完就走了。”
  
  说完,一口把酒喝了,朝着几个人拱了拱手,转身就跳出了墙外。
  
  真是来也匆匆,去也匆匆,我眨了眨眼睛,看了看赵老仙儿和黄三姑。只听赵老仙儿说道:
  
  “别管他别管他,从来都是这么古古怪怪的,能来喝你一杯酒,已经算是很给你面子了。哈哈。”
  
  黄三姑也说道:
  
  “是啊,大彪啊,你还真有面子,能让我这个弟弟跑来喝你一杯酒……”
  
  见他们这么说,我也不好说什么,只好坐下来,又把酒倒满了。刚要举杯,黄三姑却又把酒杯放下了:
  
  “又来人了,今儿还真热闹。”
  
  话音刚落,一阵妖气,墙外又跳进来几个野仙,也是熟人:金翅大鹏左丘鹏,紫菱还有斧头帮帮主……手里都拿着饭店打包盒,看起来又是带着菜来参加饭局的。
  
  三个人一落地,金翅大鹏就说道:
  
  “都在呢?我们几个来凑个热闹,凑个热闹……”
  
  看了看这一桌菜,几个人对视了一眼小小的折叠桌已经基本坐满了,顶多挤下一个人……
  
  徐老道见状,赶紧吩咐高亮:
  
  “高亮哪,赶紧进屋,把屋里书桌搬出来,拼过来,让几位大仙坐啊!”
  
  我和高亮一听,赶紧站起身,我也连忙站起身来,进屋去搬桌子。
  
  刚把桌子搬到门口,就见到张桂芝站在门口,神秘兮兮地对我们说道:
  
  “这些都是……都是什么人呐?”
  
  我朝着她挤了挤眼睛:
  
  “野仙,就是咱东北的仙家们……”
  
  只见张桂芝往后退了两步,伸手从怀里掏了个瓷瓶出来,不知道抖了一颗什么药出来,吃了下去。我趁着和高亮抬桌子从她身边经过,低声说了句:
  
  “张婶儿别怕,这些都是我的好朋友,不然我哪来那么多山货卖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