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有无数主角守护灵章节目录 > 第九十七章:该配合你演出的我

第九十七章:该配合你演出的我


  “大胆妖孽,竟敢送到我头上来!”
  四目道长手持桃木剑,口中发出冷喝,目光宛如利剑一般射向那道卷着行尸的白色身影,眼中冷意一闪而过。
  追逐而去,四目道长从怀中抽出一张符贴在手中桃木剑上,法力注入其中,神色庄严口中念道:
  “敕敕洋洋,日出东方,符飞门摄之光,提怪遍天逢历世,降服妖魔死者,化作吉祥,太上老君急急如意令。”
  随着一声令下,四目道长猛地挥剑斩出。
  唰~
  符篆发出耀眼黄光形成一把神剑虚影,随着四目道长一剑斩出,顿时破空而出,向着那道白色身影射去。
  “啊!”
  白色身影被神剑虚影刺中顿时发出一声惨叫,然后向着前方的地面落去,被她卷起的行尸也掉在了地上。
  沙沙沙~
  击落那道身影之后,四目道长冷着脸走了过去,只见那个身影正趴在一棵树下,从背影来看应该是一个女子。
  一头柔顺的漆黑长发披在身上,白色衣裙有些凌乱,白皙的肩膀微微露出,到给人一种我见犹怜的感觉。
  “妖孽,还不赶快现形。”
  四目道长冲着她发出一声低喝。
  “道长~~~”
  只见那个白衣女子轻柔的叫了一声,然后支撑起上半身子看向四目道长,一张美貌至极的面容出现在四目道长眼中。
  高鼻扬眉、鸳鸯眼、下巴尖尖……
  一张标准的狐媚子脸蛋,一双眼睛好似有魔力一般,与之对视就能将心中某种情绪勾起,然后不断放大。
  一副衣衫渐宽的模样加上欲迎还拒的神情,当真是让男人难以把持,激动非凡。
  白衣女子与四目道长四目相对,柔声娇气道:“道长,奴家身上好不舒服,不知道长能不能帮帮奴家呢?”
  “难受啊,好啊,好啊,我这就来帮帮你……”
  四目道长闻言当即嘿嘿一笑向着白衣女子走去。
  只见他的眼神似乎有些呆滞,好像一种丢了魂的感觉,让一脸魅惑的白衣女子眼底深处浮现一抹讥讽般的笑意。
  “来嘛,来嘛。”
  白衣女子冲着四目道长招了招手,声音当真是如歌如泣,袅袅不绝。
  “来了,来了,嘿嘿嘿~”
  四目道长一副呆愣愣好似被迷住了的模样,脸上带着痴汉般的笑容向着白衣女子走去,两人越来越近。
  就在两人不足一米的时候,四目道长有些涣散的瞳孔瞬间聚焦,一抹冷光和嘲讽之色在眼中浮现,当即对着白衣女子一剑刺出。
  “降魔大仙,摧魔伐恶,依律奉令,神功帝宣,太上圣力,浩荡无边,急急奉北帝律令,敕!”
  口中道决念出,刺向白衣女子的桃木剑绽放金光,一枚枚神异的符文在上面浮现,携带着浩然、神圣的气息。
  嗤!
  “啊~”
  桃木剑刺入体内,白衣女子被恐怖的力量摧残,口中发出一声惨叫,双眼瞪大,眼中满是绝望和痛苦之色。
  随着四目道长将桃木剑抽出,白衣女子身上白雾袅袅升起消散,只见哪里还有什么美貌的女子,有的只是一只白毛狐狸的尸体。
  “呸,原来是个狐狸精,难怪我老远就闻到了一股SAO味……”
  看着地上的狐狸尸体,四目道长不由冷哼一声,随后得意的哼哼道:“竟然敢偷到我的头上来了,怕不是没有听过我四目的名号。”
  说完后,四目道长不再去看狐狸精的尸体,转身来到之前被卷走的行尸旁边,将它扶了起来有些心疼道:
  “唉,差点都把我的客人摔坏了,早知道就不这么干净利落的干掉她了,可惜啊可惜。”
  摇了摇头,四目道长将行尸归位,然后重新施展赶尸之法。
  叮铃铃~
  摇起铃铛,四目道长口中喊道:“各位客人上路了。”
  一排行尸在四目道长的驱使下向着前方一步一步跳动着。
  阴冷、昏暗的森林。
  诡异的铃铛声。
  还伴随着一行人影整齐的跳动着。
  这幅场景如何看如何恐怖。
  而作为当事人的四目道长早就身经百战了,这点小风小浪怎么可能让他心中产生什么异样的情绪。
  如果自己都害怕的话,那还赶个屁的尸,抓个毛的鬼。
  月明星稀,时间悄悄溜走。
  翌日。
  天色蒙蒙亮,一抹温暖的阳光照射在大地上,开始驱散因为夜晚而带来的寒气,又是万物焕发生机的时间到了。
  郊外,一条草地道路上。
  一晚上没睡的四目道长双目炯炯有神,手中摇着铃铛驱使着那一排‘客人’,向着自己住处所在的方向走去。
  好歹也身具数十年道行,就算比不上那些根骨奇佳的人,但以四目道长如今的道行,就算数天不休息也没有什么大事。
  十几分钟后,四目道长就看到两个院子,脸上露出一抹笑意,看到自己的住处,脚下的速度也加快了几分。
  离住处越来越近,四目道长不由嘀咕道:
  “这一次回来一定要好好休息几天,这段时间太累了,不能亏待自己。”
  “对,就这样决定了。”
  不知是不是想到之后的轻松和潇洒,四目道长的脸上露出了开心的灿烂笑容。
  “咦?!”
  突然四目道长好像看到了什么令人震惊的事物不由停下脚步,双眼微微一瞪,愣了愣之后回过神来,不由嘀咕道:
  “丁小兄弟怎么在我家里,难不成是一天没睡眼花了?”
  想到这里四目道长揉了揉眼睛,再次看去果然发现丁宫从屋子里走了出来,而且还向自己这边看了过来。
  “还真是丁小兄弟啊!”
  确认之后,四目道长神色微喜,没有想到这次回来还能看到丁宫。
  上次两人也算是一见如故相谈甚欢,只是因为秋生和文才两人弄得有点糟心,然后提前离开了九叔的义庄。
  因为这样四目道长心中其实还是有点遗憾的,上一次忘了请丁宫到自己家里来做客。
  却没有想到这一次做生意回来,竟然在自己的住处看到了丁宫。。
  对于丁宫为什么知道自己的住处在什么地方,这一点四目道长甚至都不用多想,肯定是自己师兄告诉丁宫的。
  看到丁宫对着笑着点头,四目道长脸上的笑容也浓郁了几分,脚下再次加快了几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