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余生生死相依章节目录 > 第四十二章:高锦其受情伤

第四十二章:高锦其受情伤


  一到下班时间,艾初晓就拉着孙佳佳跑了,两人都饿红眼了,到了店里,看到什么都想吃,结果原本两个人吃饭,却点了足够四个人吃的分量。两人正准备大快朵颐的时候,艾初晓看到高锦其带着一个瘦骨嶙峋的小男孩进来了,她熟稔的起身打招呼:“锦其哥,好巧啊!你是出任务还是来吃饭的?如果是吃饭,我们一起吧,正好我们点多了呢!”
  没想到在这里碰到艾初晓,高锦其显得特别高兴,很友好的与孙佳佳打过招呼就拉着那个男孩坐到了艾初晓的旁边。那个男孩瘦弱的样子,像被饿了很久似的,奇怪的是他对眼前的饭菜不是很感兴趣,眼睛一直在艾初晓和孙佳佳之间来回看,好奇的打量着。
  高锦其出声提醒:“东生,这么盯着女孩子看,很不礼貌。”然后向艾初晓介绍:“这是我上次出去办案认识的小朋友,山里长大的孩子,估计是没见过你们这么漂亮的女孩,特别好奇。”
  孙佳佳打趣道:“小弟弟,你看了半天,觉得我们两个谁最漂亮啊?”
  蒋东生说话都不会拐弯的,指着艾初晓说:“她最漂亮,跟我小人书上画得仙女似的,原来书上的画都是照着真人画的啊!”
  孙佳佳压住心中的不适,表现的完全不在意,笑呵呵的说:“你真有眼光,她可是我们医院最漂亮的了,你以后就叫她仙女姐姐吧!”
  蒋东生咧开嘴,露出满嘴白牙“呵呵”的傻笑着,那腼腆的样子把艾初晓和高锦其两人都逗笑了,几人说说笑笑的吃得很欢快。
  高锦其说:“这孩子很可怜,父母都不在了,家里也没什么亲近的亲戚,他想在A市找份工作,我建议他学点技术,这样走到哪都能混口饭吃,这孩子特别聪明。可是,他倔得很,给他介绍了好几份工作,他都拒绝,说不是自己的理想。”
  艾初晓好奇的问:“东生,你的理想是什么?”
  蒋东生斩钉截铁的说:“路见不平,拔刀相助。”
  “啊?这位英雄,小女子佩服!”艾初晓说完就“哈哈”大笑,看来这孩子是武侠小说看多了吧,不过她倒是想到一份适合他的工作。她对高锦其说:“锦其哥,我学散打的那个健身会所要找一名陪练,不要求学历,结实耐打就行。东生是山里长大的,应该结实,只是现在太瘦了,怕一拳就被打趴下了。”
  蒋东生一听这话可不高兴了,嗷嗷叫着:“仙女姐姐,你别小瞧我,高大哥都不一定能打得过我,不信我们现在就试试。”艾初晓和高锦其相视一笑,心想这孩子可真逗!
  孙佳佳插话说:“东生,你可不能让你的高大哥在喜欢的女孩面前丢面子,那样你的仙女姐姐不和他在一起怎么办啊?”
  这一句话让艾初晓颇为尴尬,她打断孙佳佳解释说:“佳佳,别乱说,我们只是朋友。”
  “对哦!我就是控制不住我这张嘴,你都有男朋友了,肯定不能和别人在一起了。”孙佳佳就是在添乱,反正艾初晓已经习惯她的无脑,也不会怪她的。
  高锦其听到这话,心里一惊,盯着艾初晓紧张的问:“晓晓,你真的有男朋友了吗?什么时候的事?不会是杜锦其那个混蛋吧?”
  孙佳佳嘴快道:“对呀,就是杜医生,咦?难道你们认识?”
  艾初晓咬咬牙回答说:“是的,我是和杜景晨在一起了,锦其哥,我还没来得及告诉你。”既然不能成为恋人,那就断了对方的念想吧,是否还能做朋友,顺其自然也好。
  高锦其:“......”
  话已至此,艾初晓也觉得再呆下去不合适了,把健身会所的电话留给高锦其,就拉着孙佳佳走了。孙佳佳倒是有些失望,她还期盼着高锦其听到这个消息会激动得控制不住情绪,做出点什么事呢,这样她就有机会拍照片了,这个大新闻准保再次让医院的女人们炸锅。孙佳佳心里嫉妒得发疯,她自认为自己哪里也不比艾初晓差,为什么她身边就围绕着帅得让人发疯的男人,一个不够还要觊觎另一个,真是可恨!
  可是,事与愿违,高锦其听到艾初晓亲口承认有男朋友的事实后就像傻了一样坐那不出声,直到艾初晓走了他都没有反应。从他的眼神中,孙佳佳很容易就能看出他是很喜欢艾初晓的,怎么能表现得这么平静呢?
  蒋东生看了看发呆的高锦其,他不懂,几个人刚刚还是有说有笑的,怎么仙女姐姐好像不高兴的走了,高大哥还这么伤心的样子。他也没有出声,自顾自的吃着东西,吃饱了也安静的坐在旁边陪着高锦其,只是吃饱了就容易犯困。在老家时,天一黑大家都睡觉了,山上的日子无聊,晚上不睡觉也不知道干什么,还不如养精蓄锐。
  蒋东生的上眼皮和下眼皮做着激烈的斗争,高锦其毫无征兆的起身,有气无力的说:“走吧,我送你去住的地方,明天带你去找工作。”
  蒋东生关心的问:“高大哥,你怎么了?我看你很不开心,我能帮上什么忙吗?”
  “没什么,就是突然有点伤感,像是丢了一件很重要的东西。”
  “啊?丢什么了?没看见有小偷啊,谁这么不怕死,居然敢偷你的东西。”
  高锦其无奈的笑笑说:“你不懂,等你有喜欢的人时就会明白了。”
  “我有喜欢的人了,就是仙女姐姐。高大哥,你也喜欢仙女姐姐吗?”
  “喜欢,喜欢有什么用呢,算了,不说这个了,走吧!”
  把蒋东生送到旅店后,他一个人开着车在路上漫无目的的闲逛,等回过神来才发现居然到了艾初晓住得小区,他痛恨自己没有出息,居然输给了一个无赖,越想越心烦,掉头去了酒吧。
  受了情伤的人为什么都喜欢买醉呢?被情所伤,疗伤的过程是一种痛苦和煎熬,在无能为力的情况下就想麻痹自己,借酒消愁是最直接的方式。借酒消愁也是在骗自己,用身体上的难受来代替心里的难受,治标不治本的做法,谁都知道情伤只能用时间来慢慢的疗养,可是有太多人等不了,还没等忘记就被折磨死了。当然,高锦其不至于被折磨死,他只是想把这种无人可诉说的痛苦发泄出来。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