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这份喜欢有点甜章节目录 > 第207章:君在远方 8

第207章:君在远方 8

在她抬起头的一刹那,她听见那男子猛得吸了一口气。
  
  谷千秋不禁疑惑了,开始不着痕迹的打量着面前的男子。
  
  即便此时仅是借着月光看着面前的男人,不过,凭着多年打拼后的眼力,谷千秋自如容易的将面前的男子打量了个彻底。
  
  这个男子跟那个三皇子长得好像,同样是一个标准的“美人胚子”,只是相较于那三皇子,少了一丝放荡不羁,多了一点岁月的沉淀,却依旧风姿卓越,竟比那位三皇子更吸引人。
  
  “千秋,你怎么会在这儿。”
  
  “你认识我?”听着此人的问话,谷千秋好奇了,难道这个身子原本的名字叫千秋,遂指着自己问。
  
  那男子听着谷千秋的回话,不禁又一口冷气吸进,面色微变,片刻之后,恢复:“不认识,只是你长得像我的一位故人。”
  
  “是吗?”谷千秋面上是一脸失望,再后来不禁沮丧的将小脸低下:“我还以为碰到熟人了呢。”
  
  话虽这么说,可谁相信呢,当真以为我是白痴不是!谷千秋微低的小脸闪着嘲笑。
  
  “既然姑娘是皇上身边的人,那还是早点回去吧,免得皇上醒来找不着人,责怪了姑娘。”男子温和的说。
  
  “可是,我迷路了。”谷千秋无措的摆着手。
  
  “这没什么,在下现在就送姑娘离开。”男子说着便自顾自的在前面引路。
  
  谷千秋跟在后面,看着前面男子那略带苍凉的背影,为什么,他看着他的背影心会情不自禁的痛,定是这身体的本能反应,这么说,这个男子跟这个身体的关系不简单。
  
  想着,她禁不住快步的走到了男子的身侧,诺诺的开口:“请问,你叫什么?可以告诉我吗?”
  
  似是没想到谷千秋会开口,男子面上似是一惊,片刻后才再次回过神来:“白木羽。”
  
  “白木羽。”谷千秋细细的咀嚼着这个名字。
  
  这一声,似是从远古传来的呢喃,令白木羽的双望肩禁不住的再次一抖,接而面色中忧伤之色更深。
  
  那一抹忧伤,再次令谷千秋的心微颤,看来这异世之行,不会无聊了。
  
  三转两转之下,不稍片刻,便转了出来。
  
  “到了。”白木羽的声音微凉。
  
  “嗯。”谷千秋轻声回答,抬眸望了望白木羽,星眸深处似是流转着淡淡的却又浓的化不开的深情,“多谢白公子了。”
  
  说完便转身离开,竟是头也未回。
  
  远处佳人的身影渐行渐远,直至芳踪不见,白木羽才微微叹了口气,向着反方向行去。
  
  对不起,我,不能认你,既然忘了,就忘了吧!
  
  远处轻微的叹息声……
  
  拐角处,一道倩影闪现,眸中似是有着一火热。
  
  白木羽,白木羽!嘴角略过一抹弧度,谷千秋不禁念叨着。
  
  ……
  
  等到谷千秋安全回到自己的房间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了。
  
  一回到自己的房间,谷千秋就忍不住端起桌上的凉茶,抿了一口。
  
  刚刚因为没戴人皮面具,差点儿就露馅了。
  
  这么想着,谷千秋的视线落在了自己的床榻上。
  
  那张床的里侧,有她半个时辰之前才放进去的白玉盒。
  
  那里面盛放着人皮面具。
  
  谷千秋思考了片刻,还是朝着床榻走去,随后,取出了那个白玉盒。
  
  将白玉盒重新放回桌上后,谷千秋打开了盒子。
  
  随即,入眼的就是那张人皮面具。
  
  虽然不知道原主为什么要戴这个人皮面具,不过,在她还没弄清自己身份之前,还是低调些好。
  
  看来,往后在这宫里行走,这张人皮面具,必不可少。
  
  照着目前的形势来看,她想自己再分外做张模样不同的人皮面具,这个法子,很不可行。
  
  不过,即便暂时用不到,还是事先做好了以备不时之需。
  
  况且,这个皇宫,她早晚是要离开的。
  
  她这难得来一次异世界,可不想就这么老死在这皇宫里。
  
  她从以前开始,就十分向往那种闲云野鹤的生活。
  
  无奈,身在那样的环境之下,由不得她低调。
  
  不过,眼下情况不一样了,她来到了异世界。
  
  这个世界,没有任务。
  
  所以,她可以尽情的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
  
  不过,在那之前,她得替原主善后才行。
  
  这么想着,谷千秋忍不住伸手抚了抚那张人皮面具。
  
  原主啊,你到底是什么来头?
  
  就在谷千秋思索间,她的大脑,突然阵痛了一下。
  
  紧接着,一股信息喷涌而出。
  
  谷千秋揉了揉有些晕的脑袋,轻轻的给自己的太阳穴做了做按摩。
  
  她这按摩太阳穴的手法,还是专程找人学的。
  
  等到她的大脑恢复正常后,谷千秋开始慢慢的消化起刚刚喷涌而出的信息。
  
  这股信息里面,赫然有着面前这张人皮面具的使用以及保养方法。
  
  这保养方法,和她之前所了解的,很不一样。
  
  幸亏有了一点儿原主的记忆,不然,要是她使用不当,把人皮面具弄坏了,就得不偿失了。
  
  虽说,她自己也可以做出来,不过,俗话说的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眼下有了原主的一点儿记忆,和这人皮面具的保养方法,看来,隐藏身份这一点,暂时是没什么问题了。
  
  ……
  
  看到此处,林羽湘忍不住开始猜测起谷千秋目前的宿主的真实身份,以及之前开篇提到的夹谷琼琚的女儿,到底有没有和亲?
  
  还有那个寇琮的儿子,也就是那个白衣男子,分明和夹谷琼琚的女儿有着很不寻常的关系,他们两个人最后又怎么样了?
  
  还有,谷千秋到底为什么会穿越?
  
  各个国家的比试,结果又如何?
  
  这些都让她很是在意!
  
  此刻的林羽湘满脑子的疑问。
  
  这部《君在远方》的情节,明显比《初链空白》更吸引她。
  
  正当她准备继续往下看的时候,手机铃声又响起了。
  
  林羽湘看了一眼来电显示,竟然是远在剧组的木少言!
  
  今天这是怎么了?
  
  平常她没看剧本的时候,也不见得他们连续的打电话过来!
  
  其实,木少言打电话还是比较频繁的。
  
  不过,也就这一次,正好挑在林羽湘看原著看得正起劲儿的时候,所以,她才会怨气大了一点儿。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