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这份喜欢有点甜章节目录 > 第206章:君在远方 7

第206章:君在远方 7

    不管了,就一会儿,再说她又不会真的乱跑,找到东西就回来,能遇上什么人,就算遇到了又怎么样,大了了她不抬头就好了,就算让人看到,她长得又不是不能见人,反正就一次,应该没什么问题,想着,她打量了一下屋里的陈设,依着这具身子的记忆将人皮面具放在了一个专用的盒子里。
  
      这个盒子入手清凉,竟是用上等白玉所造,内里还雕该着繁复的花纹,想必定非凡品。
  
      将那盒子那在床内的里侧,再次自我安慰了一番,顺便给自己找了个蹩脚的理由,谷千秋整了整衣服满身轻松的走了出去。
  
      一边整理这一会发生的点点滴滴,谷千秋的脚步也一直在前进,没有停歇。
  
      不经意间,她的小脸一皱,“痛”,谷千秋一顿,疼痛让她口不择言起来,“谁她妈的不长眼敢撞本小姐。”
  
      “哦?你是哪个宫的宫女,竟然敢以小姐自称。”一道戏谑的声音自耳边响起。
  
      这个声音好熟悉,像在哪个地方听过。想着,谷千秋不禁抬起头。
  
      此时虽已是半夜,可皇宫里依然灯火通明,所以谷千秋很清楚的把那个撞着她的人看得个清楚。
  
      邪侫的眼神,微薄的红唇,高挺的鼻梁,一头略微散乱的发,桀骜不驯的几缕散落眼睑,油然而生的尊贵气息……
  
      长得真不错,谷千秋在心中给此人打了个分,合格,合格的意义也就是她可以跟他做朋友,监于对美的事物的追求,凡一切看得上眼的,坚决不放过,这可是她谷千秋做人、考核人的标准。
  
      在谷千秋打量着眼前人的时候,那人也在瞧着谷千秋,一瞬间,一丝惊艳闪过眼底。
  
      世上真有如此美的人:若用美艳形容那到也错了,她可是脂粉未施,再度一看,竟似是狡黠中带着的一丝俏皮。
  
      再次打量她的着装,的确是宫女没错,不过,这等美的宫女,按理说即便没见过,他也不可能没听说过,想着,一丝惊疑浮上眼角,片刻后消失不见。
  
      即便是一瞬间的怀疑,也还是被谷千秋给尽收眼底,更肯定了谷千秋心中所想。
  
      这人起了疑心,看来这身躯壳的确是最近才进宫的。
  
      思及此,谷千秋猛的一低头,仅是站着,也不回话。
  
      “你怎么不回话了。刚刚不是叫的挺大声的吗!”又是那似笑非笑的声音。
  
      “三皇子说笑了,刚刚奴婢只是被撞的极痛,一不小心之下竟破口大骂,未看清撞痛奴婢的人,更不知是皇子,得罪了三皇子,还望三皇子恕罪。”谷千秋一字一句回答,声音不卑不亢,温和有度。
  
      虽然表现出来的动作没有丝毫请人原谅的意思,连腰也未弯,可偏偏是这软软的声音,让人就是想发脾气,也发不出来。
  
      不要问她是怎么认出此人就是那三皇子的,她谷千秋是谁,闻声识人,即便从未见过那人的相貌,不过前提是,要她上心了。
  
      “这么一说,倒是本皇子的不对了。”三皇子调笑。
  
      “三皇子说笑了,奴婢不敢。”谷千秋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肩膀颤颤的,即便如此,腰还是站的直直的,只是低了低头。
  
      “你还没有回本皇子的话呢,你是哪个宫的宫女。”
  
      “回禀三皇子,奴婢是刚入宫的宫女,只是替皇上办事,并不属于任何一宫。”反正他也查不出来,因为等一会她就会改头换面了,就算他查出来也没问题,所以,她就随便乱篇喽。
  
      “哦?”那三皇子的声音带了一丝兴味。
  
      “若是三皇子没什么吩咐,奴婢就告退了。”谷千秋微微低头,未等那三皇子准许,就转身离开,竟是连身也未伏。
  
      三皇子竟也未开口阻拦。
  
      按说遇到如此不把他说的话放在眼里的人,他不是应该大发脾气的吗。可如今竟是只看着人如此无理的走了,却未加阻拦。
  
      有趣,有趣的女人,他竟然对一个仅见过一次面的女人感兴趣了,不过,这种感觉并不令人讨厌,想着,转过身,他得去查查这个女人的身份。
  
      转角处,风扬起一地落花……
  
      经过刚刚那一段小插曲,谷千秋开始小心翼翼起来,她必须赶紧找到那东西。
  
      在一个阴影处,突的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找到了”,谷千秋惊不住低呼,只见谷千秋手上抓着一个墨绿色的草,极其细小,却也极其平凡,这就她要找的东西。
  
      易容草,适生长于阴影处,生命顽强,可以说随处可见。
  
      知者,识其为宝,不知者,识其杂草一根,不过,即使是识得的人也只知其名为木草,有疗伤、止疼之用,却不知其还有另一个名字“易容草”,更不知它还有易容之用。
  
      “什么人!”
  
      完了,谁让她刚刚一时欣喜,竟忘了此时她正处于皇宫里所谓的冷宫,这下好了,被此处看守的侍卫抓住了。
  
      不要问她怎么会跑到冷宫来的,要问,她也不清楚,她只是下意识的往阴影处走,若是再问她未何知晓此处是冷宫,她定会朝你翻翻白眼。
  
      此处这么荒凉,动动脑袋也知道,这么华丽的皇宫,除了这冷宫会如此冷清,还有几处会是这样。
  
      “是我,奴婢只是一个刚进皇宫的小宫女,不小心迷了路才会闯到这儿,奴婢不是故意的,请大人原谅。”那人叫唤间谷千秋已然将手上的易容草放入袖中,缓缓地开口。
  
      “哦?你是哪个宫的人。”
  
      “奴婢只是负责侍候皇上,顺便打打杂的。”谷千秋恭恭敬敬的回话,同时心里暗自思咐奇怪了这个侍卫的声音竟也是如此悦耳。
  
      “哦,那你此该是否认识回去的路。”男子动听的声音再次响起。
  
      “奴婢忘记了。”你这不是问的废话吗,我都迷路了,怎么可能还认识回去的路,真是个白痴,唉!真是可惜了那动听的声音,谷千秋诽腹,可再怎么样,作戏就得做的像,所以此刻她的声音中,略带了一丝哽咽。
  
      “抬起你的头来。”
  
      那男子命令道,虽然不知道他要干什么,可谷千秋还是乖乖把头抬了起来,要问她此刻为什么不在意了,她定会回答你,反正等会儿她就变样了,让人看见也无所谓了。再说,刚刚已经有一个人看见了,一个是看见了,两个也是看见了,没什么不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