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吉缘章节目录 > 第018章 习武的天赋

第018章 习武的天赋


  段离尘不喜欢冬天,打小就不喜欢。
  如果不是因为江南太远,长公主一定会同意让他整个冬天都住在南方的,只是可惜,公主膝下就只有段离尘这么一个儿子!
  听了随喜的话,段离尘眉头微微皱了皱,看了眼外面的天空。
  阳春三月,这里早已经是一片生机怏然之态,然京城此时却还仍旧是用着地龙,一直要到五月才能撤掉。
  “放心,今年的天气会比往年暖的早。”
  随喜一脸狐疑,公子这笃定的语气跟了然大师有得一比了。
  知道十天后才回京,夏紫曦干脆每日里缠着镇南和镇北让他们教她武功和轻功,这让镇南和镇北苦不堪言!
  镇南干脆来了个隐身,而镇北则整日里被夏紫曦抓着让他教新招。
  “公子,您能不能跟夏姑娘说,让她别找属下了?每天教完了她就用那几招对付属下,属下还不敢反抗……”镇北一张脸苦得就差哭了!
  谁能知道失忆了的夏姑娘竟然会是个武学奇才?
  一些简单的招式他不过是只教了一回,转眼的功夫她就能拿来对付他这个‘师父’了,再这样教下去,他岂不是连一点保命的功夫都没有了?
  镇北说完一脸幽怨地看了一眼躲在角落偷笑的镇南。
  他倒是聪明,早上露个头就藏了起来,他也好想藏啊!
  段离尘坐在书案后面,抬手揉了揉有些胀胀的额头。镇北如今这唠叨的功夫倒是比以前有了很大的长进,这话从进来到现在都连着说了四五遍了!
  “夏姑娘如今在做什么?”
  镇北道:“属下今天教了她剑法,她这会儿正在外面练呢!公子,您一会儿派属下出去办事吧?好不好?”
  镇北眸光盈盈,一脸期待。
  段离尘嘴角微微一抽,斜了他一眼。
  “出息!”
  镇北一噎,顿时一阵垂头丧气!
  “公子,要不,您同意属下随便用招,打坏了算您的责任好不好?”
  “扑哧!”
  躲在一旁的镇南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说镇北,你如今好歹也算她半个师父,至于嘛?”
  镇北白了他一眼,“要不,你去?”
  镇南还尚未说话,段离尘却是微微一笑,点头,道:“甚好!”
  这样他至少不用听镇北的唠叨了。
  “啊??”镇南嘴巴微张。
  镇北愣了一下,顿时兴高采烈起来。
  “太好了!公子,您真是太体贴属下了!!”
  他一脸的感激涕零,看得段离尘有些不忍直视。
  “公子——”镇南一脸不敢置信。
  段离尘轻飘飘地看了镇南一眼,无声道,这是命令。
  镇南:……
  “属下……遵命!”
  镇南硬着头皮应下,不过转念又一想:不就是个小妮子嘛,撇开她的候府嫡女身份,那就是个十四五岁的小丫头片子,他怕什么?
  半个时辰后,镇南被叫到了练武场。
  因为每年都在这里小住一段日子,段离尘让人在山庄里修建了一处硕大的练武场,平日里供身边随行的侍卫以及暗卫练功用,因此这地方十八般兵器样样齐全,就连暗器的练习场地也十分的专业。
  段离尘这些天只见过一次夏紫曦跟着镇北学武功的场面,她确实很认真,也很有悟性,但是一定没有到镇北所说的那个地步,至少他是这么认为的。
  学武除了天赋重要之外,还有一点就是越早越好。夏紫曦现在都已经过了十四岁,之前也从来没有接触过这些,学起来必然会很吃力。
  “公子,喝茶!”
  随喜殷勤地侍奉在旁边,他一面递茶水一面笑嘻嘻地说道:“公子,奴才前些日子过来看了,倒也怪不得镇北头大,实在这是这位新夏五姑娘是真的很厉害……”
  段离尘接过茶,如远山般的眉梢轻轻挑了挑,“新夏五姑娘?”
  这是什么称呼?
  随喜看了场上一眼,转头压低了声音道:“公子,是镇北和镇南……咳!是我们三个觉得夏五姑娘跟以前简直是差别太大,真是很难让人相信她当真就是夏五姑娘,所以……咳,所以我们就暗地里叫她新夏五姑娘……”
  段离尘嘴角微抽,看了随喜一眼,略摇头。
  “既然你们都说她变化极大,竟然还敢背着她说她坏话,若是被她知道了要揍你本公子可不会拦着。”
  段离尘说完,看着场上摩拳擦掌跃跃欲试的夏紫曦眸光渐深。
  若非他之前得了了然大师的点拨,这会儿他也怕是不太会相信她们会是同一个人,哦不,其实在他看来,她们是同一个人,可却又不是同一个人!
  从前他想从她身上寻找那个变数,可一直不得其解。
  如今却是似乎有些明白了。
  只是现在的夏五姑娘却是让他一直琢磨不透,就仿佛是一本寻常的武功秘笈突然一下子多了一些深层次的令人晦涩难懂的字一般!
  场上,夏紫曦并没有因为换了人而不高兴,正相反,她还欣喜不已!
  在和不同的人对战练习一向是她比较喜欢的练功方法,很多的实战经验就是从不断地跟人对战中得来的。
  “镇南兄弟,请多指教!”
  夏紫曦抱拳。
  镇南面皮一僵,也习惯性地抱了抱拳,道:“夏姑娘,得罪了!”
  刚刚走过来的镇北听到这话,抱臂靠在了亭子旁边的廊柱之上对那边扬声道:“夏姑娘,要记得点到为止啊!”
  随喜瞪眼,“不该是叮嘱镇南吗?”
  镇北嘻嘻一笑,一脸看好戏的表情,“夏五姑娘是初学,这规矩不是她还不知道嘛!”
  随喜恍然,“原来你没有教过这个啊……”
  镇北一噎,想起这两天的‘遭遇’,顿时笑不出来了!
  段离尘若有所思地看了镇北一眼,眸中溢出一抹疑惑。
  莫非夏紫曦的身手真的已经好到了让镇北这般忌讳的地步?
  他们聊天的功夫,夏紫曦已经跟镇南交上了手,她用的是之前镇北才刚刚教给她的剑法。
  段离尘的目光落在了她的招式之上。
  初时夏紫曦的动作还显得十分的生疏,但不过是一二十个回合之后她竟渐渐地熟练了起来,仿佛是已经练习过了几十次几百次那般!
  段离尘越看越惊奇,越看越吃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