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武之后章节目录 > 第一百三十一章初闻

第一百三十一章初闻

    不过既然老实说到时候自己不会毫无还手之力,那么到了那个时候自己也应该无惧对方才是。
  
      只是不知道自己到底是在什么时候得罪了这么一个存在,思来想去,陈无忧还是理不出一个头绪来。
  
      “或许你招惹上这么一个敌人是因为你在前几天的时候多看了那个神秘的女子两眼。”
  
      “老师,你说的是我们当时在修炼战技的时候遇见的那个女子?”陈无忧的脑海之中不禁想起了当初见到的那个绝美女子,心神一阵荡漾。
  
      “就是那两个人。”万封的神色有些奇怪,因为那两个人的身上给他一种奇怪的感觉,在当时他并没有多想,但是现在想起来那种感觉居然让他感觉有些亲近。
  
      要知道万封的境界可是问道境,但是他们两人身上的气息居然能让万封产生这样的感觉。
  
      “或许那两个人就是一些比我还要老的老妖怪,只是不知道这么出现在你的面前晃上一晃是要干什么。”
  
      听完万封的分析,陈无忧一脸懊恼之色。
  
      “我现在后悔之前看了那名女子几眼了。”陈无忧苦笑着说道,根据万封的说法自己招惹上那么一名强大的敌人还真的是可能因为这个原因。
  
      可能性还很大。
  
      看见陈无忧这个样子万封也是一阵无奈,平白无故的招惹上这么一名敌人是谁都不想看到的局面,但是现在已经发生了那也毫无办法。
  
      只能是走一步看一步。
  
      毕竟不可能因为惧怕和那个人一战,就让陈无忧放弃修炼吧,那样的话还不如直接将陈无忧送到那人的面前让他将陈无忧直接杀了了事。
  
      “这件事可以说是因为你看了那人两眼而招惹起来的,但是也可以说不是。”万封说道,“在修行一道之上,发生什么稀奇古怪的事情都是很正常的,说不定你之前看的那两眼别人本来就没怎么在意,但是却让他明悟了自己的心魔什么的也说不一定。”
  
      这个时候就不得不佩服万封的见识了,虽然大部分是靠着猜测,但是也是八九不离十。
  
      陈无忧之前看向诸葛墨雪的那两眼还真的就是勾起了许三生的心魔,这才发生了这次的事情。
  
      不过陈无忧也足可以自傲了,毕竟只是看了别人两眼就勾起一位圣人的心魔这在这仙武大陆之上还是头一次发生。
  
      “你就别胡思乱想的了,现在给我好好的听着。”
  
      “陈无忧收敛了自己的心神,仔细的听着万封继续讲述他脑海之中的点点滴滴。
  
      “这个世界很大。”万封说道,“在当初我还活着的时候我就曾经感叹这大陆的辽阔,而现在的大陆比之当初我还活着的时候何止是扩大了数倍?所以现在的这个世界就更大了。”
  
      “老师你是说我们生活的仙武大陆现在正在不断的变大?”
  
      “当然,曾经我还活着的时候这个仙武大陆就只有中央和东边这两块地方,但是现在你看看,西方、南方、北方、还有南海之中多出了多少的地方?”
  
      听到万封的讲述陈无忧的整个脑子都直接定在了那里,脑海之中完全听不进其他的话。
  
      这个世界正在不断的变大,但是这些势力又是从那里出来的?总不可能这些势力都是在这十万年的时间里面冒出来的吧?
  
      或者说现在的那些大势力是原本就生活在那几块陆地之上的?
  
      但是为什么在当时自己的老师他们完全没有发现?不光光是人,就是那些大陆也是未曾发现。
  
      仔细想想,陈无忧不禁惊出了一阵冷汗。
  
      万封冷眼看着陈无忧的变化,但是口中却是没有停下来,自己在当初的时候就是死得太早了,不然的话怎么可能不知道这些内幕?
  
      不过等以后自己会有机会知道这一切的,自己当初虽然孤僻,但是总还是有着那么一两个好友的。
  
      凭借他们的修为,想必活到现在已经是一件简单的事情。
  
      “不光是我们生存的这片大地在变化,其他的也在变化。”万封拍了一巴掌将陈无忧的注意力吸引了回来,“这天地之中多了许许多多的规矩,而这些规矩的中央就是在仙武大陆的中部,那个现在叫做天庭的地方。”
  
      “还有另外一部分的规矩源头却是在底下的一个不知道在何处的空间,而这部分规矩也是我不愿意直接出现在这个世界上的原因。我能够感觉到那个地方对我这样的灵体有着一种极为可怕的吸引力,甚至里面还有着让我感到害怕的力量。”
  
      “这就是老师你很少这么出现在我面前的原因吗?”
  
      陈无忧的脑海之中不禁想到,同时思维的风暴已经席卷了这个少年的脑海,原来这个自己所生活的世界居然那么的大。
  
      还有着自己眼前只是偶尔听说的天庭和地府
  
      根据万封的讲述陈无忧已经基本确定万封所说的是那两个地方了,以前自己对于这两个地方是不怎么相信的,但是现在从万封的嘴里说出来却是让陈无忧不得不相信。
  
      惊讶?还是恐惧?或者是期待?
  
      陈无忧在最初的惊讶之后整个身体都有些颤抖,但是内心之中却是在欢呼!
  
      自己可是陈无忧,是大陆之上的天才,这个世界足够的广大才是最好的,不然的话自己以后难道要被困在一方小小的世界之中吗?
  
      “生于当世,何其幸哉。”陈无忧不禁有些感叹。
  
      这也让一只注意着陈无忧的万封松了一口气,自己当世决定告诉陈无忧这些的时候就是害怕会彻底的摧毁陈无忧的内心,但是现在看来却是自己多虑了。
  
      自己告诉了他这些反倒是激起了陈无忧的斗志。
  
      既然将这个世界彻底的摆在了陈无忧的面前,万封也是再也没有了顾忌,将自己所知道的一些东西全部都告诉了陈无忧。
  
      二人在这小小的房间之中相谈了数天,万封这才将自己知道的东西全部说完。
  
      而陈无忧正在这边从万封的口中了解这个真正的世界的时候,另外一边的李墨殇也是终于稳固了自己的境界。
  
      但是李墨殇对于之前那晚发生的事情还是没有丝毫的印象。
  
      不过李墨殇也没有在纠结于此,在稳固了自己的修为之后李墨殇便独自一人在这书院之中游荡了起来。
  
      好好的了解了一番自己所在的书院。
  
      藏经阁之前,李墨殇仰头望着这座高大的建筑,传说之中这座藏经阁里面装满了关于修行的书籍。
  
      那些对于这个世界的奇闻杂录就放在里面,战技和功法也是浩如烟海。
  
      这座藏经阁就是学林书院傲立在这混乱之域的底气。
  
      之前的李墨殇是不能进入到里面观看的,但是现在李墨殇的修为已经突破到了天人境界,自然是有了这个资格。
  
      李墨殇径直走了进去,然后就这么站在第一楼的入口处,从书架上面抽去了一本杂记看了起来。
  
      兴许是太久没有被人翻阅,这本杂记上面已经布满了灰尘。
  
      不过李墨殇也是不曾在意。
  
      反正只要里面的内容还能看就成,李墨殇想要来这藏经阁里面已经很久了,当然他打的并非是想在这藏经阁里面寻找什么隐秘的秘技。
  
      只是因为感觉自己对于自己所在的这个世界了解的还是太少,所以才来里面看看。
  
      一些书院的弟子走过,看见李墨殇这么一个在一楼观看奇闻杂记的人都感到很是惊起,他们这些人进来怎么会选择看这些?
  
      大多都是奔着楼上的那些战技功法来的。
  
      李墨殇对于被人的眼光好不在意,依旧是自己看自己的。
  
      千万不要怀疑一个修行者看这些杂书的速度,这一楼的杂记何止千万?但是李墨殇的打算却是在大典之前将这些书看完。
  
      至于楼上的那些所谓的战技李墨殇便是看不上,他自己有着自己的战斗方式,对于那些战技其实并没有什么太大的需求。
  
      不过若是在这些书看完之后还有时间的话李墨殇也是不介意上去看看那些书院的战技的。
  
      学林书院的出入口之地,一名身穿红色衣裙的女子出现在了此处,然后拿出自己的弟子令牌,投了两枚白玉钱之后便离开了这方的小世界。
  
      等到出现在学林城之中后,女子闭上眼睛仔细的感应了一番,然后便向着一个方向飞去。
  
      她的前方正是在混乱之域享有盛名的极北尸地!
  
      混乱之域的人也不知道这片地方到底是怎么出现的,只是记得里面那些尸体的疯狂和嗜血,记得他们出现的时间好像比他们这些在混乱之域生活的正常人都还要久。
  
      极北尸地在混乱之域这片地方就是修行者的禁地,除了那些大能胆敢进去之外便再也没有人进去过。
  
      但是现在的林可却是要穿过这片地方。
  
      她需要时间,不然的话就可以学上次他们老师那样绕过去,比如说乘坐渡船,过了这片地方之后再去自己的目的地。
  
      但是现在时间紧迫,她只能选择横穿极北尸地。
  
      不过她也并非是毫无把握,她的怀里面还藏着一枚宝石,里面所散发出来的那种圣洁的力量是里面的那些行尸所极度厌恶的。
  
      这种厌恶的感觉甚至能够压倒他们对新鲜血肉的渴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