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武之后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二十三章一剑杀人

第一百二十三章一剑杀人

    “剑,乃是君子之器,是百兵之王。在我们南方的家国天下之中君子不管是否用剑都会有着一柄宝剑随身,以此来防身警醒自己。”
  
      “所以我们用剑,心中需得秉持正心,否则必然不得入门”
  
      一处小小的空地之上,一名男子正在对着围绕在他身边的那些弟子讲述着自己的剑道。这样的情境在书院之中并不少见,当然这仅仅只是限于在书院的上层弟子之中。
  
      像是李墨殇等人这样的下层弟子,最需要担心的还是在那些老生的压榨之下如何的修炼,让自己的修为快速的提升,成为上层的弟子 。
  
      “你感觉如何?”李墨殇和陈梦娇站在不远处静静的看着之前那男子的演说,李墨殇回头看向陈梦娇 。
  
      “不知道,但是和我以前所听闻的好像是相差不大,但是隐隐约约有着些许不一样。”
  
      “嗯。”李墨殇轻轻应答,看着前方的男子心中不知道在想着些什么。
  
      剑君子之器,四面四方但是到了自己的手中
  
      李墨殇和陈梦娇继续前进 ,却是没有注意到之前在旁边围观男子讲述剑道的人群之中,有着两人看向他们的神色古怪。
  
      在他们走后,那两名男子对视了一眼之后便悄然离开了人群,跟在了李墨殇和陈梦娇二人的身后。
  
      “你好像有心事。”陈梦娇并排和李墨殇走在一起,眼光时不时的瞥向李墨殇,发现他的眉头总是微微皱起,和之前见到林可的时候的神情不大一样。
  
      似乎是有着什么心事。
  
      呼~
  
      李墨殇呼出一口浊气,“没事的,只是想到了一些东西罢了。”
  
      说完李墨殇加快了速度,见此陈梦娇也有些无奈只得是加快了脚步跟上了李墨殇。
  
      但是陈梦娇的心中却是不禁有些埋怨,这个李墨殇怎么当初就没有发现他还是一棵榆木脑袋?书院之中,密林小径,两人行走其中该是多么的美妙?
  
      但是这个家伙现在居然
  
      轻轻叹了一口气,陈梦娇对此也是无可奈何。
  
      等到二人走后,身后的小路上却是再次出现了两名男子。
  
      “看来是他们没错了。”
  
      “嗯,那现在怎么办?要不我们现在去请示那几位?”
  
      “请示不用了,我们直接动手就是了,反正书院之中可没有什么禁止动手的说法,上午时候发生的事情你又不是不知道,好久都没有出现这么有趣的新生了,现在我们去请示的话说不定还要被责骂一番。”
  
      “这倒也是,那我们在前面就动手如何?”
  
      “不,我们应该在藏经阁那处动手,你可别忘了我们的目的。”
  
      话落,两名男子加快了自己的脚步,腰间悬挂的两把宝剑散发出一股森然寒意。
  
      李墨殇在前,陈梦娇渐渐的赶了上来,“我们可能有些麻烦了,一下你就站在我的身后知道了吗?”
  
      李墨殇传音说道,但是陈梦娇却是完全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只是知道了一下要躲在李墨殇的身后。
  
      越往前走,路上的行人便愈加的多了起来,行走而过的人群之中时不时的还会有几道目光在他们二人的身上停留。
  
      这目光之中倒是没有什么恶意,只是惊讶于陈梦娇的容颜罢了。
  
      在这书院之中美者自然是不少的,但是像是陈梦娇如此美丽的人物还是少的可怜,基本上也就那么两三个,但是不知道陈梦娇又是哪里的人物。
  
      书院之中当然不可能所有的老生都是欺压者,事实上大多数的人都是在被欺压之后慢慢成为了一个旁观者。
  
      书院里面的那些道道他们自然是清楚的,但是却没有丝毫改变的想法。
  
      反正他们现在又不用被欺负了。
  
      所以他们和新生基本上就是属于没有什么关系的那一类人,他们对于新生的关注也是少的可怜,也就只有那一小撮人才会在新生刚刚进来的时间里面就去打听。
  
      然后收集这些新生的资料和画像,然后实施敲诈。
  
      随着李墨殇和陈梦娇的前进前方也渐渐的多出了一些建筑,其中一栋建筑格外的磅礴,哪怕是站在这建筑的前面远处都还能感受到它身上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意蕴。
  
      “前面那处便应该是书院之中的藏经阁了吧。”李墨殇有些艳羡的说道,他对于修行之中的那些东西看的很开,基本上属于没有什么能够让他特别在意的东西。
  
      以前的那些灵米灵酒他也是因此才分了老头子很多,之后更是将至宝白茫还了回去交给了老头子,最后甚至是将那个位置给了李白
  
      但是现在的李墨殇却是看着那座藏经阁有了些艳羡。
  
      “嗯,勉勉强强过的去吧。”不同于李墨殇对于这类书籍的缺乏,陈梦娇从小便是在世家之中长大,准圣世家里面自然也是有着自己的藏经阁的。
  
      藏经阁就是一方势力的底蕴,里面虽然不会放着那些压箱底的东西,但是其他的东西也是弥足珍贵。
  
      而从小便是看惯了自家藏经阁的陈梦娇自然是不大可能对这么一所藏经阁感到震撼。
  
      对于陈梦娇轻飘飘的评价李墨殇也是唯有苦笑,他是比陈梦娇强,但是在这方面的积累却是要比陈梦娇薄弱许多。
  
      “真想现在就去看看。”李墨殇说道,惹来陈梦娇的一阵白眼。
  
      “你想要去的话应该不需要多长的时间了。”
  
      学林书院之中的弟子分为两类,第一便是属于底层的学生,这一类的学生通常包含两个群体,第一便是那些当年入学的新生。
  
      第二便是那些依旧没能突破天人壁垒的老生。
  
      这两类的学生在学林书院之中都是属于底层的学生,他们在学林书院之中的地位实在是一言难尽,书院之中的很多地方都不准是他们前去的,比如说是练武场、藏经阁
  
      他们和那些上层的弟子唯一相同的便是能够去听听书院之中的那些强者偶尔的讲座。
  
      虽然只是这么一条但是也能够让他们感觉到了庆幸,要知道在修行界之中有时候强者的点拨可是比什么天材地宝都要来的好。
  
      这一点便能够让外面的那些人打破了脑袋想要到这学林书院之中来。
  
      其次除了那些讲座之外,那些高层弟子的指点和学院之中的任务大堂,这加起来的三样就是学林书院吸引外面那些修行者想要加入进来的三大法宝。
  
      忽然陈梦娇的神情一愣,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想要开口,但是李墨殇却是抢先说道,“记住我方才说的那些话,现在我们去哪里看看。”
  
      不言之中,猎物和捕猎者似乎达成了一个默契,那便是藏经阁。
  
      而达成默契的理由很简单,藏经阁是书院之中的重要地方之一,哪里也是书院之中人群流量最多的地方之一,在哪里动手的话绝对能够引发一场极大的动静。
  
      而这个动静恰好是两方都需要的。
  
      一个是为了告诉书院之中的其他势力,我的实力很强大,想要招惹我的话你需要考虑考虑值不值得。
  
      而另外一方则是为了维持自己势力在书院之中的影响力,毕竟之前的那么多年的时间里面你们一直都是在管理新生的问题的,现在这一届的新生你们居然都压制不住了,这还算是个什么?
  
      不如我们来换换?你们去旁边休息休息,我们来帮你们管理管理这群不听话的新生。
  
      行走在人群之中,陈梦娇的神情有了些许的放松,毕竟现在在人群之中你们可不能动手的吧,不然的话将书院的脸面置于何地?
  
      在旁边的李墨殇自然是能够感觉到陈梦娇的变化的,对于此只能说是陈梦佳在外面的阅历还是不够,哪怕在之前的时候她自己一个人在外行走了几年的时间,但是这阅历还是不够。
  
      那些人既然敢在学院里面动手,这就说明了他们对于所谓的规矩完全没有丝毫的顾忌。
  
      或者说这就是书院里面的规矩。
  
      李墨殇也是无奈,在还没有进入到书院的时候他还以为这书院是混乱之域里面的一股清流,在外面的各个势力混乱无比的时候只有书院管理的学林城里面有着那么一些规矩,最起码能够保证那些普通人在里面生活。
  
      但是没想到在进了这书院之后那些规矩就没了
  
      李墨殇已经能够感觉到身后那两股强大的气息,对于这两股气息李墨殇也只能是感慨于学林书院的实力之强,两个天人境界的强者,就这么出现在了自己的背后。
  
      第一百二十三章 一剑杀人
  
      而且看样子好像还是要对自己偷袭,完全没有一点天人强者的风度。
  
      人群之中忽然传来了一阵惊呼,然后李墨殇周围的人便开始疯狂的退了开去。
  
      退开的同时他们的口中还在骂骂咧咧的,“你们这群家伙是疯了吗?这他么的是这个月的第几次了,能不能考虑考虑我们的感受。”
  
      听到这话李墨殇也是一阵哑然,原以为只是因为自己所以才会遭到这样的待遇,但是看之前那人的说法,原来这样的遭遇是隔不上多久就能来上那么一次啊。
  
      对于男子的话前来偷袭的两人只是一瞥,然后速度变的更快向着李墨殇冲了过来。
  
      对于此,李墨殇的手中突然多出了一柄墨色长剑。
  
      “这一剑,当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