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仙武之后章节目录 > 第十九章从此更无一人

第十九章从此更无一人


  玄岩城之外一片密林之中,无数的陈家子弟正在里面接受家族的考验。
  玄岩城陈家在方圆千里都是出了名的大家族,今天正好是陈家每年一次的练兵之日。
  所谓的练兵便是将自己的那些十五岁到二十岁的子弟全部放到家族所拥有的一片山脉之中,这山脉之中被陈家的大能者圈养了无数的妖兽用来让陈家的子弟历练。
  不知道老人施展了什么手段,李墨殇和老人就站在一位陈家子弟的身边不远处观看着这位陈家人和妖兽的厮杀,但是对方却完全感知不到李墨殇两人的存在。
  看着一位十六七岁的少年和身形是自己数倍的妖兽厮杀,李墨殇心中有着一种不知道怎么形容的滋味。
  “爷爷,这就是你说的修仙吗?”
  老者点了点头,“修仙就是这样,不断的在生与死之间徘徊,让后期待着自己最后能够有一天真的能够完全的站在生的这边。”
  “可是你不是就不是这样吗?”
  “我不是吗?你忘了两年半之前的那一场我们的祸事了吗?”
  “...没。”少年答道,在他的双眸之中依稀还能看见村庄的断壁残桓,鲜血涓涓...
  “走吧。”老者将手搭在少年的头上,转身向着这片山脉的深处走去,在哪里他能感受到一股足够强大的气息。
  有些事是时候要有打算了,他的这幅身子实在是撑不下去太久了。
  老者和少年转身向着山脉的深处走去,在他们的背后是一位陈家的子弟瘫坐在一具妖兽的身体上面。方才和这头筑凡中期的妖兽一战已经消耗完了他所有的力气。
  随着二人的脚步不断的向着山脉的深处迈进,周围的那些树木逐渐的变的更加的高大。
  出现的那些妖兽也是愈加的古怪与强大,但是可惜在老者的手中却是一招都没能撑过去,便化做了两人储物戒指之中的粮食。
  老者走的很慢,少年也不曾着急,就这么一步一步的跟随着老者。
  不知道两人跨过了几座山头,终于来到了一座山谷之中,其中芳草萋萋,还有着一条清澈见底的溪流缓缓流出。
  等到少年随着老人走进去之后才看见里面居然有着一只巨大的白狐,身后两条巨大的尾巴不断的晃荡,正一脸警惕的看着老人与他。
  “呵呵。”老人对着白狐一笑,然后便径直掠过了那只巨大的白狐进到了山谷之中。
  少年的心中有些害怕,急忙的跟了上去。狐狸他自然是见过的,但是比人还高的狐狸就是听也没听说过,而且还有着两条尾巴。
  “别那么紧张,放松一点。”老者到了山谷之中的一棵树下之后说道,整个山谷之中都是一片青草,只是周围靠近山壁的地方有些灌木,但是却在靠近里面的些许地方有着一棵高达六七丈的繁茂大树。
  “真的不用这么紧张,我知道你应该能够听懂我说的话的,我来找你不是什么坏事。”老人依旧是不在意的说道,一边说着还在一边打量着那棵大树。
  少年则是紧站在老人的身后,目光不断的在这个山谷之中打量。
  他的目光突然被大树后面山洞之中的一抹白色吸引到了,原来里面有着一只才出生没有多久的小白狐正探出个小脑袋看着二人。
  少年对着小白狐龇牙一笑,却将小白狐给吓了回去。
  “不知道前辈找我一个小小的修武妖兽干什么?”一阵儒雅的男声传来,少年将目光僵直的从山洞重新转到了那只二尾白狐身上。
  他实在是没想到眼前的这只巨大白狐居然还会说话。
  老者一巴掌拍在少年的头上,“我来找你自然是好事,不过...”
  老者话还没有说完,直接身形消失在了原地,等到再次出现的时候已经是在白狐的身前,然后摆出了一个古怪的手印向着白狐的脑袋打去。
  少年惊讶的看着眼前的一切,还没有反应过来老者便再次的回到了身边。
  “现在可以谈了。”老者笑道。
  白狐也不恼,先前老人的哪一个古怪的手印并没有什么杀伤力,所以他才没有反抗,不然的话哪怕知道自己不是眼前这个人的对手也绝对不会坐以待毙。
  “现在前辈可以说到底为何来此了吧。”
  “很简单,我要求你帮我照顾这个家伙。”老者指了指身边的少年,“而作为报酬,我会帮你修炼到第三境。”
  白狐沉默了片刻,“好。”
  “不愧是我看上的人...狐狸。”老者爽朗一笑,然后大步的向着山谷之外走去,一步便是数丈的距离,没几步便直接消失在了山谷之中,徒留少年一人。
  少年有些紧张对着白狐勉强的笑了笑,只是后者翻了一个白眼然后重新趴在了地上。
  山洞之中的那只小白狐兴许也是察觉到了大白狐的变化从山洞之中跑了出来,只是在经过少年身边的时候跑的更快一些。
  少年就站在树下,不知如何是好,生怕那只巨大的白狐会突然暴起一口吞了自己。
  还在没消片刻,老人便回到了山谷,手中还拿着一块又一块的巨大木板。等到了树下之后一个纵身便到了树上,然后敲敲打打,一间足够宽敞的树屋便出现在了树上。
  山谷、白狐、树屋...少年便和老者在这里安顿了下来,平日之中大多时候都是老人和那二尾白狐在一起说着些少年听不懂的话,而少年则还是安静的坐在一边,那只小白狐就趴在他的头上。
  如此悠闲的日子,李墨殇已经不知道多久没有经历过了。
  哪怕之前在祖地之中的时候也没有现在的感觉,那个时候报仇似乎充满了他的脑海,但是现在似乎报仇已经没有了那么大的分量。
  这个世界很大、很神奇,他真的想要出去看看。
  仇恨并没有消失,但是却并不妨碍他对外面世界的憧憬。
  老者和少年在河边不断的清洗着一些肉类,这些肉类还是他们当初在来这座山谷的时候在半路上自己撞上来的。
  如今都已经过去了大半年的时间,不过这些肉保存在储物戒指之中还是和之前一样的新鲜。
  “白叔。”少年对着身边的一个儒雅中年男人喊道,他的手中正抓着一大块的不知道是什么妖兽的肉在清洗,“这个上面还有血。”
  中年男子没好气的说道,“知道了知道了,不知道瞎讲究干嘛,直接吃不就好了吗?”
  少年咧了咧牙没说什么,不过中年男人却再将肉清洗了一遍,将上面的血迹洗了个干净。
  中年男人的头上趴着一只肥肥的小白狐,不管中年男人的脑袋怎么晃动都依旧稳稳当当的趴在上面。
  小白狐的嘴中不断的流出某种液体,滴落了中年男人的一头。
  “白天,别流口水了。”少年对着中年男人头上的狐狸喊道,听到声音之后那只小白狐连忙用爪子擦了擦,然后左顾右望,差不多就是在说你看错了,我没有流口水。
  少年笑了笑,没有拆穿名叫白天的小白狐的小心思。
  中年男子自然便是之前的那只大白狐,经过了老人的帮助之后已经到达了第三境天人境,渡过雷劫之后幻化成了人形。
  老人给这只巨大白狐取了个名字叫做白山,给小狐狸取了个白天的名字。
  两人一狐很快的便清洗完了所有的肉类,然后再准备了些野菜之后天色便已经暗了下来。老人在山谷之中生了一大堆的篝火,篝火旁边插满了先前清洗的肉类。
  等到这些肉烤好之后便撒上一层盐巴,然后用些野菜卷起来吃,味道很是鲜美。
  白山和老人自顾自的吃着,两人的胃口都很大,而李墨殇吃的很慢,他不但也负责烤制自己的那一份还得帮身边的白天烤。
  不过一人一狐吃的都比较少,吃的也慢,李墨殇烤肉的速度勉强能够跟上。
  李墨殇是真的吃的慢,细嚼慢咽,而那只小狐狸则是嘴巴太小,就是塞满了也没有多少。
  “墨殇把酒给我。”老者对着李墨殇喊道,后者直接取下来腰间的葫芦向着老人丢了过去。这个葫芦他到现在也还不能打开,只是知道里面装的是酒,但是里面有多少酒则是完全不知道。
  不过着接近三年的时间里面老者一直在喝也未曾喝完。
  明月渐升,等到了半夜的时候老者已经喝醉了躺在地上睡了过去,白山亦是如此,身边的一个木碗之中还装着大半碗的酒。
  李墨殇身边的小狐狸不知道什么时候摸了过去,然后那白山剩下的半碗酒便入了它的肚子,等到李墨殇发现的时候那只小白狐已经是瘫坐在了地上,摇摇晃晃的想要站起来。
  李墨殇微微的叹了口气,将白天放到了木屋之中自己的床上,然后下来准备将白山和自己的爷爷架回去。
  但是没想到他再次下来的是时候原本已经醉倒了的老人正站着抬头看向天上的那轮圆月,那里有醉倒的样子?
  “爷爷?”少年来到了老人的身边。
  老者叹了一口气,看向眼前的这个已经和自己差不多高的少年,“墨殇。你今年几岁了?”
  “要十三岁了。”
  “十三岁了...四年多了。你怕吗?”
  “不怕。”少年看着愈加苍老的老人说道,心思细腻的他已经猜到了什么。
  “回去睡觉吧,我已经吃过了肉,喝过了酒...”
  少年跟随在老人的身后向着木屋走去,回到了木屋之后老人没有回到自己的床上,而是躺在了一张自己做的摇椅之上睡了过去。
  就好像是当初在那个熟悉的院子之中一样。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