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三国之疯狂抽卡系统章节目录 > 136:何不取而代之

136:何不取而代之


  太史慈归顺张牧,说实话,他心里不服。
  大丈夫生于乱世,当带三尺剑立不世之功……跟张牧,凭什么!
  直到高渐离以及阿珂出现在张牧身边后,一股莫名的窒息感以及死亡气息传了过来。
  这两人,不对劲!
  太史慈看向了自己的师父刀神曲阿小将,太史慈敢确定曲阿小将也感觉到了这股死亡的气息。
  高渐离和阿珂身上有杀气,而且能收缩自如,他们是刺客,两位顶尖的刺客。
  曲阿小将把右手搭在了太史慈肩上,轻声道:“子义,这下你可服了?”
  太史慈点了点头。
  刀神曲阿小将发现有人盯着自己,那是阿珂,见此,曲阿小将笑笑,她居然能一眼就看穿了自己的易容术,这女子,不简单。
  “阿珂?”张牧一愣,眼前这名女性刺客居然是高渐离的爱人。
  不过,看其刚才出场样,似乎有点倒霉啊。
  自此,张牧懂了一个原则,这卡牌开出来的双黄蛋人物都不怎么样啊,即便是金卡也,先有吕家兄弟,现在这一对夫妻档……
  张牧发现,只要自己离高渐离近一点,那他三维属性中的幸运值就会上升,不断的上涨,突破五十点,甚至突破六十点。
  但倘若离阿珂近一点,自己的幸运值就会下降,不断的下降,跌破三十点,二十点,甚至到达了个位数。
  这……这一对夫妻该不会是传说中的股市大牛以及大熊吧!
  这对夫妻难不成和蒋干一样,与张牧属于幸运共同体?不过肯定不一样,张牧能感觉到,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人的确能影响自己的幸运值,但绝非属于幸运共同体。
  而且,他们两人不仅仅会影响到张牧,就连一旁的太史慈以及蒋钦等人也被影响到了。
  这不,蒋钦试着朝阿珂的方向走来,却是接连摔了好几个跟头。
  这么说吧,和高渐离在一起就艳阳高照喜事不断,和他爱人阿珂在一起那就是阴雨绵绵连遭祸事。
  如果说非的给两人一个幸运值的话,那高渐离就是99,阿珂便是1。
  于是乎,这两人几乎形影不离着,只有这样,才能保证他们均分幸运值为50。
  如果好好利用幸运值的话,张牧抽卡的时候拉着高渐离一起抽升高幸运值,战斗的时候则让阿珂去敌人那降低别人的幸运值。
  金卡,不愧是金卡!
  张牧转眼间就对这对夫妻的幸运值没多大大兴趣了,他比较感兴趣的是阿珂面具下的脸蛋。
  这高渐离的爱人会长什么样呢?
  ……
  “主公,有人。”高渐离竖耳一动,捏过一片树叶。
  阿珂不知何时消失在了原地,随即后方屋檐之上传来了一阵惨叫声,几名穿着夜行服的男子滚落了下来。
  张牧眉头一皱,苦笑一声,敢在孔融将军府外偏院中行刺,想必……这孔融一方来者不善啊。
  如果换成昨天,张牧还有点吃力,可今日。
  太史慈与蒋钦等人分别散了出去,高渐离则是靠在树边击筑歌唱了起来。
  嘿,还别说,高渐离这家伙在乐器以及歌唱上面的确有一手,这美妙的歌喉若放后世,绝对是歌星级别的。
  他弹奏的是一曲惊心动魄的筑声,筑声之中音律此起彼伏,大有阿谀我诈厮杀场景。
  “放开我,放开我,你知道我是谁吗!竟敢这么对我!”一人被蒋钦扔在了地上,蒋钦一脚狠狠的踩了上去。
  此人不是别人,正是王子法,王子法有点窒息,为什么,为什么这么精密的行刺会被他们发现。
  太史慈也杀敌归来,拖着两具尸体,两把短戟上尽是鲜血。
  “太史子义,快,快救我!”王子法立马朝着太史慈嚷嚷了起来,太史慈不予理睬。
  张牧上前,蹲下身,用匕首掂起王子法的下巴,道:“怎么,你想杀我?”
  王子法不说话,一个劲的扭着身子,怒道:“你这妖孽,快放开我,放开我!”
  “你可是我敬爱的王大人,我怎么舍得放开你呢?”张牧用匕首拍拍王子法的脸蛋,道:“带下去。”
  “是,主公。”蒋钦早就很透了王子法,至今不能忘却这人渣杀死自己手下的场景。
  “主公”太史慈来到张牧的身边,道:“来者不善,得做好打算。”
  “子义,我懂。”
  张牧懂太史慈的意思,既然王修和孙邵极力保全张牧,这王子法借他十个胆想必都不敢行刺张牧。
  那一路高喊的龙神两字再次充斥在了自己脑海,都昌城民心已变,孔融孔文举这个老好人也怒了。
  也只有他点头,王子法才敢行刺张牧。
  该怎么办,孔融既然已经有杀人之心,再留在这里,恐怕不妥。
  趁天还没亮,最好快速离开这里。
  “主公”高渐离走了过来,在张牧耳边低语了起来,道:“民心所向,何不取而代之!”
  声音虽轻,但还是被众人听了个一清二楚,这种话,这种事!
  说的容易,但如何取代!
  即便真取代,都昌城远离自己领地立羽城,要青州北海这么一座城,做什么!孔融刘备等人会放弃这块肥肉吗?
  太史慈与蒋钦还是建议张牧现在就撤。
  可张牧却迟迟没有答复。
  蒋钦有一种感觉,这丫的是又上了贼船啊!
  太史慈不做话,他坐在一旁,摆弄着自己手中的短戟。
  既已答应师父投靠在张牧手下,那他绝对忠于张牧,要撤离还是要夺城血战,张牧一句话即可。
  穿越至汉末三国,不夺城还叫什么穿越!
  而这都昌城,就是张牧所夺的第一城!而且,要做到孔融拱手让城!
  张牧如果没记错的话,三个娃娃中他还有一个操线娃娃没有利用,就不知道孔融的意志力如何了。
  当然,此刻都昌城内最可怕的不是孔融,而是刘备,张牧必须得提防刘备!
  天晓得他和善的笑容之下又会是一张什么脸。
  东方既白之际,刀神曲阿小将道:“那我就走了。”
  “前辈,不留一下吗?”张牧眼神中带着希冀,曲阿小将如果留在这里,那夺城的希望也会大一点。
  曲阿小将摇头,张牧也不敢多言,道:“前辈,一路走好。”
  “师父,我送送你。”太史慈迎了上去。
  “滚……”曲阿小将一把甩开太史慈的手,一边用手敲打着太史慈一边呵斥道:“臭小子,别叫我师父!作为我唯一的徒弟,练戟不练刀,看到你就让我难受,有多远给我滚多远!”
  “师父……”太史慈恬不知耻的追了上去。
  张牧摇摇头,看来,这太史慈在曲阿小将手底下混的并不算好啊。
  “快收拾收拾,他们也差不多该来人了。”张牧下令道。
  “是,主公。”
  王修的脸色有点差,特别是看到张牧那一张笑脸时,王修的身体有点颤抖,他东张西望着,似乎想找到些什么东西一样。
  看来,这行刺一事他也知道了,王修的确知道,而且他也竭力阻止,无果。
  “王大人,怎么了?你的脸色有点不太好啊,生病了?”
  “没,我没事。”王修尴尬的笑着。
  自打王子法没有归来就已经印证了一件事,王子法行刺失败了。随后,老好人王修被派了出来,派来邀请张牧等人参加午宴。
  午宴,那还有点早啊。
  孔融不会选择在白天动张牧,一怕惊动了刘备一方,二则是民心。
  现在在都昌城,张牧可谓是功高盖主,民心所向。要处理张牧,只能在暗中处理。
  “咳咳”张牧干咳一声,看向王修。
  王修此人,张牧也是有所了解。其为人正直,爱护百姓,治理地方时抑制豪强、赏罚分明,深受百姓的爱戴。
  如果,能把王修给收服了?
  王修也在看着张牧,他想看穿张牧这个人,可他却是真的看不清。
  再看眼前其他人,有一赤脚绑红丝的清秀男子坐在树上击筑轻声歌唱着。
  在大树阴影处还靠着一人,那人带着一副面具,若不仔细看,绝对会忽略此人。
  蒋钦则是坐在屋檐上,背着他那把古怪的月轮状武器,喝着酒眯着眼,笑兮兮的。
  还有太史慈!
  他居然站在了张牧身后,用牛皮纸仔细的擦着两把短戟。
  “叔治,你也是聪明人,我呢也不和你拐弯抹角了。”
  “不知英雄有什么话和我说?”王修一愣,随即恭敬道。
  张牧拍了拍手,两名战士把两具尸体给扔了出来,王修见此,骇然,道:“英雄,不知你这是什么意思?”
  “意思,什么意思?”张牧突然变脸,怒道:“王叔治,我应该问你和你家主公什么意思才对吧。”
  王修的脸色很难看。
  “我们在前线奋力厮杀,你们倒好,千方百计的想干掉我们,王叔治啊王叔治,这就是你的为人之道,你家主公的孔儒之法吗?”张牧重重道。
  王修脸蛋羞红哑口无言着,若有个地洞,他绝对一头钻下去。
  的确,派出刺客暗杀张牧等人太不仗义了。
  “英雄,你别急,别急,这事我看有误会,是王子法一意孤行,不关我家主公的事。”。
  “砰”的一声,张牧毫无预兆的一手拍在木板上,道:“王叔治啊王叔治,我真为你感到羞愧,他人还说你为人正直刚正不阿,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
  王修把脑袋低的更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