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不务正业的魔王大人章节目录 > 第二百一十六章人心 二十二

第二百一十六章人心 二十二

“你刚吃了药,去睡会儿吧。”
  
  唐奶奶忧愁道:“小慈还没有消息,这让我怎么睡的着啊。”
  
  唐安看了冯韵一眼,示意她劝一劝她。
  
  冯韵也不知道这是怎么个情况,但她还是按着唐安的意思劝了几句。
  
  唐奶奶叹息一声,还是被他们两个人搀回了房间。
  
  冯韵小心翼翼的把门给关上了。
  
  等她出来,郑奇把手机还给了她。
  
  打开手机后,她立刻就找到了通话记录。
  
  “你是怎么知道我手机密码的?”她问道。
  
  “你昨天解锁的时候,我看到了。”郑奇道。
  
  “我得换个密码了。”她喃喃道。
  
  “对了,之前,他真的什么话都没说吗?”
  
  郑奇点头道:“他一句话都没有说。”
  
  “他......还在外面吗?”
  
  “我进来的时候还在。”
  
  冯韵深吸一口气,低声问道:“他到底还要待多长时间?”
  
  郑奇摇了摇头,这个他是真的不知道啊。
  
  冯韵也意识到自己好像有些过分了,她忙跟郑奇说了声抱歉。
  
  郑奇对着她摇了摇头,冯韵的心情他非常理解。自家的孩子,当然心疼了。现在罪魁祸首就在楼下,她却什么都不能做,这种感觉真的是十分难受的。
  
  “接下来我要做什么?”
  
  郑奇指了指她的手机,道:“我给那边发了条消息,他可能会给你打电话。”
  
  提到这个,冯韵立刻紧张了起来,“他不会再给小姨夫打电话了吧?”
  
  “我给拉进黑名单了。”
  
  冯韵惊讶道:“你把小慈的号码拉进黑名单了?”
  
  “等拿回手机,你再放出来就好了。”
  
  冯韵愣了愣,这话说的真是一点儿没错,手机又没有在唐心慈手里,那些电话根本就不可能是她打来的。
  
  “我知道了。”
  
  话音刚落,卧室的门就开了。唐安面色凝重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小姨夫,有事吗?”冯韵问道。
  
  “你们已经找到小慈了,对吧?”他语气平缓道。
  
  冯韵愣了半分钟,才想起来说没有。
  
  唐安却并没有在意她的回答,他接着说道:“是琴心,不让她见我们吗?”
  
  “你告诉她,我们就是想看看她,不会带走她的。”
  
  冯韵张了张嘴,实在是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
  
  此时,郑奇的心情也有些复杂。
  
  在他们的计划里,现在显然并不是告诉他们真相的时刻。如果他想的话,也不是不能瞒过去,毕竟他都把借口送到跟前了。
  
  但,那些事情他们迟早都要知道的。若是现在不告诉他,日后再说恐怕就更难了。
  
  郑奇点头道:“我们已经找到她了。”
  
  冯韵瞪大眼睛看向郑奇,眼中满是不解。
  
  看着郑奇郑重的表情,以及冯韵写满紧张的脸上,唐安心里咯噔一下。
  
  他试探的问道:“你们见到她了吗?”
  
  郑奇看了眼卧室,唐安赶忙道:“她吃的药有安神的作用,一时半会儿不会醒来的。”
  
  便是如此,郑奇还是不放心。
  
  他提出让冯韵在客厅里等着,他们去另一个房间谈。
  
  冯韵想要拒绝,但是被唐安阻止了。
  
  “小慈是我的孙女,有什么我不能知道的吗?”
  
  冯韵看了郑奇一眼,眼中满是哀愁,但她也知道自己拗不过小姨夫。她就只能祈祷郑奇能说的委婉一些了。
  
  郑奇对着她点了点了点头。随后,他二人便进了房间。
  
  冯韵拿出手机看了看,郑奇发的消息她看到了,还是没有回复。
  
  “有什么话,你就直说吧。”
  
  “您先坐。”郑奇道。
  
  唐安看了他一眼,道:“你也坐。”
  
  郑奇也没有跟他客气,他拖了椅子,坐到了唐安的对面。
  
  “这件事情还在调查中,有些事情我们只是有了大致的猜测,还没有找到确凿的证据。”
  
  “那就把你们找到的证据的事情告诉我。”
  
  郑奇想了想,首先把单琴心再婚的事情告诉了他。
  
  唐安愣了愣,忍不住问道:“她为什么不告诉我们这件事情?”
  
  郑奇道:“关于这个,我们就只有大致的猜测,至于真相为何,还要去问单女士才好。”
  
  唐安眉头微皱,想到妻子说的话,他的心登时揪了起来,“那个男人,对小慈不好吗?”
  
  “实话说,他对小慈挺不错的。”
  
  唐安很是不解的问道:“那小慈,为什么会给我们打那通电话。”
  
  “那个男人的妻子在您儿子出事前一个月,也去世了,他们的儿子当时十九岁。”
  
  唐安愣愣的看着他,“这其中有什么必然的联系嘛?”
  
  “经过我们的调查,那个男人有个初恋情人,她长得......不,是单女士长的与她有几分相似。”
  
  唐安捏了捏眉心,着急道:“这些事情,跟小慈有什么关系。”
  
  即便如此,郑奇也没有将唐心慈的遭遇说出来,他继续不紧不慢的跟他说着陈家的事情。在说到陆宛月也是出车祸去世时,唐安愣了一会儿。
  
  “......你继续。”
  
  “陈夫人出车祸后,他们的儿子就出国了。去年过年,他回来了,之后就再也没有离开过了。”郑奇轻声说道。
  
  “他......在陈先生的书房里发现了那张属于陈先生初恋情人的照片。他就认定,单女士是害死他母亲的凶手,所以他要伤害她最亲近的人。”
  
  唐安不解的看着他,愣了一会儿后,他突然就明白了他接下来要说什么了。
  
  “不......不可能,不会发生那种事情的。小慈,小慈还是个孩子啊。”
  
  他伸手抹了抹眼泪,道:“琴心呢?她在哪里?出了这种事,她这个做妈,就什么都不知道吗?”
  
  “单女士......应该不知道。”
  
  唐安厉声道:“应该不知道,那可是她的女儿啊?”
  
  郑奇心中无奈叹息,如果事情的真相真的跟他们猜测的一般,她可能真的无暇顾及自己的女儿了。想要扳倒谭家,还要不能被陈东流发现,这确实很耗费心力。
  
  “有些事情,我们还不太确定。”
  
  他深吸一口气,尽量放平了自己的语调,便是这样,郑奇也还是从中听出了哽咽,“小慈现在在哪里?”
  
  “在一个安全的地方。”
  
  “你们......什么时候找到她的?”他颤声问道。
  
  “当天。”
  
  “......为什么不立刻告诉我们?”
  
  “那时候我们还不确定发生了什么事情,不敢贸然告诉你们。”
  
  唐安怔怔的看着郑奇,他都不敢开口问他,她现在怎么样了。他已经失去了儿子了,实在是不想再次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我们能做什么?”唐安佝偻着身子问道,彷佛一瞬间老了十几岁。
  
  “我们已经在处理这些事情了,很快就会有结果了。等她准备好了,我们就会让你们见面了。”
  
  唐安抬头看向郑奇,“琴心,为什么要嫁给那个男人?”
  
  “呃......”
  
  “你们都已经查到这么多了,我想你们应该也查到了他们夫妻感情很好吧。琴心待我们两个就像亲生父母似的。子轩走了她就跟我们断开了联系,这不像是她的为人。她为什么要这么做?”
  
  郑奇盯着他看了一会儿,沉声道:“唐子轩出车祸,开车的司机,不是赵镇业。”
  
  唐安张大了嘴看着郑奇,他甚至都忘记质问郑奇,他是怎么知道自己那个人是赵镇业的。
  
  他伸出是指,颤巍巍的指着郑奇,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小慈告诉我们,她看到了开车的是个年轻人。”
  
  唐安白着脸,哆嗦着嘴唇,久久无法言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