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九霄情梦章节目录 > 第二百二十一章 受伤

第二百二十一章 受伤

浮生微微一愣,而后不知道用什么语气问道:“你难道不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
  
  九华既然勾唇一笑:“我自然知晓,不就是与他为敌吗?难道我九华还怕吗?”
  
  浮生道:“可这样对你没什么好处。”
  
  九华道:“自然没什么好事,但是他也讨不了好,与我作对,整个青霄都不会同意的。”
  
  浮生忽然觉得九华并不是表面看上去那么不碰世事,他看似高山之雪,皎皎空中月,但他手中的实力就算是天帝也不能正面相抗,他只是平常不显露而已,但此刻,他只是为自己这样一件小事情而动手,似乎有些叫人难受呢。
  
  九华见她神色恍惚,变道:“你以为我不动手他会息事宁人吗?不可能,他既然已经先动手了,那我也没有什么好留手的。”
  
  浮生想想,似乎也是这个理儿,毕竟,天帝不知抽了什么风,居然对九华出手,有没有把握不必多说,这个举动就很奇怪。
  
  她点头:“既然你自己心中有数,那便最好,我总是怕他有什么阴谋。”
  
  九华拍了拍她的肩膀,而后道:“放心吧,我也不是那么蠢的人,总归是不会叫他伤到你的。”
  
  浮生嗔怒:“我是怕他伤我吗?你要知道他可是冲你来的,和我没太多干系。”
  
  她睡得也不错,毕竟,天帝只是知道连宇收了个小弟子,也没见过她,也没有什么可以针对的,但最坏的就在浮生和九华一直在一起,这下好了,天帝不能将九华如何,还不能将浮生如何吗?所以,这些还是和九华脱不了什么干系。
  
  想到这个,九华也是有些歉意的道:“是我连累你了。”
  
  浮生没好气的道:“你才知道吗?不过他也算是个老狐狸了,咱们慢慢和他玩儿。”
  
  九华听了也不知是何感触,他眼底深邃,嘴唇抿着,淡淡的一道唇线,浅的几乎有些苍白。
  
  但他似乎从来如此,就连浮生也没有发觉什么异样,因为他一直都给人高高在上的感觉,很多时候也不会太去仔细看他的脸色。
  
  但浮生忽然皱眉,觉得他的唇似乎太白了些,比平时要更白,怎么感觉有些不对劲?
  
  她正要问,九华道:“先去前殿吧,时间不早了。”
  
  浮生稀里糊涂的被拉了出去,她手指被牵着九华手中,她偏头看他,觉得他的手掌有些冷,从前,他的手掌温暖至极,叫人握上一握就不想放开了。
  
  但现在似乎和自己没什么区别。她心中泛起一阵奇异的感觉,她摇摇头,感叹自己太过多心了,果然,被这接二连三的事故给搞得有些疑神疑鬼。
  
  她道:“好吧,走吧。”她摆摆手,将九华一拉。
  
  他似乎闷哼一声,而后顿了顿,赶忙跟上,他握着浮生的手也有些紧,甚至有些出汗。
  
  浮生脚下忽然一停,她回头,眼中的疑惑翻涌了出来。
  
  她看九华的眼神隐含探究,还有些微微疑惑,她道:“你怎么了?”
  
  九华似乎有些惊讶:“什么?”
  
  浮生道:“你怎么了?感觉怪怪的?”
  
  九华叹了口气:“想太多了,我能有什么事儿?”
  
  浮生挑眉:“是吗?我总觉得你不对劲。”
  
  九华点了点她额头:“你啊,是不是太累了,怎么疑神疑鬼的?”
  
  浮生感觉到他指尖冰凉,而后忽然道:“不对,你到底怎么了?”
  
  九华似乎有些无可奈何,他道:“那你怎样才能相信。”
  
  浮生道:“你以前手很温暖,但现在冰凉凉的,你以前也不会忽然出汗,但现在你看看你的手心。”她抓着九华的手掌,将他掌心翻过来,指着他的手心道。
  
  九华微微向外抽了抽,但没有抽出来,因为浮生抓的紧紧的,一点儿也没有放手的意思。
  
  两个人眼对眼的看着,谁也不愿意低头,浮生一向掘,他也没办法将她说服。
  
  半饷,在她几乎要冒泪花的眼光中,九华投降了,他道:“好好好,你说的对,我确实有些不妥。”
  
  浮生眉毛几乎要飞起来:“我就知道是这样,你还瞒着我。”
  
  她看着九华的腰,似乎有些焦急的道:“先坐下,我看看你的伤。”
  
  九华道:“有什么好看的,受的是内伤。”
  
  浮生瞪了他一眼:“你当我瞎吗?刚才几乎都站不稳了,还硬撑什么?”
  
  刚才她出神的时候,看见九华身子晃了晃,他一直仪态端正,谁也看不出有什么不妥,就算是站着,他也是端端正正,刚才他慌得厉害,自己又不是没看见。
  
  她抚着九华在一旁的栏杆坐下,他一坐下,脑门就渗出些冷汗,唇色白的几乎透明,浮生还没有见过一个男人,肤色居然能这般白皙,比她佩的白玉都要剔透,但这时可不是她走神的时候。
  
  她道:“伤到哪儿了?”
  
  九华皱着眉,远山般的眉毛似乎聚起一座峰峦。
  
  他道:“肚子。”
  
  浮生也是脸色凝重,她道:“有什么东西可以处理一下吗?”
  
  九华挥手,地上排列了一队药物,看来也是备了不少。
  
  浮生道:“脱。”
  
  九华嘴角似乎一抽,他一时之间竟也不知该如何回应。
  
  浮生将纱布拿了,回头一看,他没有动,不由得催促道:“怎么了?快脱呀!”
  
  九华又是一脸古怪,而后伸手解了衣带,但他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只是将衣带松了松,将腹部的伤口露出来。
  
  那伤口缠了绷带,但还是有血渗出来,浮生看了那伤口就觉得手有些抖,她从来都是没心没肺的。
  
  自己受了伤也是随便包一包就完事了,但看着他流畅而富有力度的身体上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还没有看见就已经有些紧张了。
  
  她吞了吞口水,将手中的剪刀握紧了,九华不由得道:“你能不能别流口水,我还在这儿呢。”
  
  浮生没好气的道:“我是紧张,哪有流口水。”
  
  九华耳垂红红的,他微微偏头,将手撑在身后。
  
  浮生伸手,将绷带给剪下来,但她要取的时候,血和绷带都已经粘在一起了,她心头一跳,而后似乎被什么东西吊了起来,特别没底。
  
  看着那伤口,她就觉得有些心疼,但狠心去将绷带剥下来,似乎也有些下不了手。
  
  九华见她有些犹豫,看看伤口,也知道她在想什么,而后忽然伸手,将绷带猛的撕了下来。
  
  一瞬间,已经结痂的伤口忽然裂开了,浮生只觉得心脏跳的很快,她吼道:“你干嘛?”声音还带着一些尖锐。
  
  九华一怔,似乎没有想到她忽然这么激动,他道:“你再不包扎,血要流干了。”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