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青山横北故人归章节目录 > 唯一 七十八

唯一 七十八


  “后来奴婢打探到,说是皇后娘娘听说宫里有人小声议论过,严家九小姐的身份其实是惠妃的,是皇后抢了去,那些从前见过惠妃选宫妃的奴才和宫女才遭了难。”
  蒋充容皱起眉头,疑惑道:“皇后若是占了惠妃的身份,那为何不在坐上中宫之主的位置便大开杀戒,除了那些从前在宫里侍奉的老人?见过严家九小姐面的老人?”
  其华摇摇头,叹息道:“回主子,您不知道,当今皇后娘娘是洪家罪臣之后,当初流放边疆好几年,一朝圣上登基,迎她回宫做了皇后。”
  “许是正是因为如此,皇后娘娘哪里会那么快得知所有从前发生过的往事?”
  “或许就因为这样的疏忽,才导致消息走通。”
  听完其华的话,蒋充容垂下眸子,玩弄自己手绢,许久,才开口道:“当初是圣上亲自进宫求了圣旨,先帝才赐婚于圣上和严家九小姐的?”
  其华点头。
  “后来又是圣上亲自把如今的皇后迎进后宫?顶替了严家九小姐的身份?做了中宫皇后?”
  “再后来,圣上又把真正的严家九小姐迎进了后宫?让她成了宠惯后宫的惠妃娘娘?”
  “怎么这么复杂?”
  蒋充容伸出纤纤玉手,按压自己的头额,闭上眼睛,半响,开口道:“你说,在圣上心里,到底是皇后重要,还是惠妃重要?”
  其华卑微的跪在地上,不敢回话。
  她也不知道在圣上心里,到底是皇后重要,还是惠妃重要,天子的心思,她一个小小的宫女,谁能猜透呢?
  “说啊?你说啊!”
  蒋充容空着的手一挥,旁边案桌上的茶杯啪的摔向其华,就差那么一点点,砸在她身上。
  其华跪在地上,不敢造次。
  “说啊!”
  蒋充容的声音又传了过来,知道自己这个主子是什么脾气,其华只好顺着她的意,开口道:“回主子,奴婢以为如今圣上心里应当是惠妃娘娘多占几分。”
  “奴婢在宫女当差数十年之久,听说了不少前朝往事,据说有位君王极其喜爱他的宠妃,后来宠妃在最好的年华一病不起,就那样没了。”
  “那位君王在宠妃没了后,遇见了许多像宠妃娘娘的女子,其中有位女子深得君王宠爱,本是替代宠妃,最后却凭着自己才能夺得了君王真正的喜爱。”
  “君王驾崩之前,册封了那女子所出的皇子为太子陛下,在君王没了后,那女子登上太后之位,自此家族也水涨船高,荣宠不断。”
  其华说完,蒋充容脸色才好了些。
  进宫之前,她就知道自己要凭着这张有些像惠妃娘娘的脸,去挣抢分夺一些圣上的宠爱。
  可哪个女子真正愿意做旁人的替代品呢?
  真正愿意只是因为像某个宠妃,才夺得了天子宠爱呢?
  听完这宫女的话,她心里头倒是舒服了不少,说不定她也能在这天长日久的后宫之中,最后让自己的才华征服帝王,让他真心实意喜欢上自己,而不是这张像惠妃的脸。
  其华垂着头,心里叹了口气,她没说的还有几句话。
  可惜那位君王至死还念叨着那位宠妃,宠妃死在君王最疼惜她的时刻,永远留在君王心里,谁也比不了。
  “娘娘,咱们应当小心行事,小心中宫娘娘。”
  其华说出这句肺腑之言,希望自家主子平平安安,不要平白无故断送了性命。
  蒋充容也明白她话里的意思,点头道:“你说说看?这桩往事还有谁知道?”
  其华一愣,随后如实道:“这桩往事,除去新进的这批宫女,其他的应当都知道。”
  年初时,新进了一批宫女,这批宫女应该是不知道的,可从前宫里头侍奉过的宫女和太监可没杀光。
  这种事情,一传十,十传百,就算皇后有心想要压下,也心有余力不足,若是真能把他们这些宫里的老人杀光,那还能杀掉宫外那些?
  京城里那些老百姓,最喜欢这样的皇室秘闻、八卦,恐怕早就有消息传了出去。
  只是碍于帝后威严,不敢搬到明面上来说。
  蒋充容点点头,这般想着,又叹了口气,她家世卑微,族中兄弟也不太争气,她是家中长姐,族里已经把全部希望压在她的身上。
  若是她因为这张像惠妃的容貌被皇后所害,让皇后不满,那可如何是好?
  圣上既是能把罪臣之后的洪家小姐迎回宫里做皇后娘娘,必定是因为圣上对皇后娘娘有偏爱。
  蒋充容垂下眸子,叹了口气。
  这事情,可真是难。
  难怪前些日子还是选女时,严家和王家小姐一听人提起皇后娘娘,就阴沉着脸,不说话,原来是这么回事。
  原来她们早就知道皇后和惠妃还有圣上之间的往事。
  那几位小姐生得也像惠妃,想必也怕皇后对付。
  蒋充容只觉得害怕,这宫里头太可怕了,比起父亲母亲教的那些,叮嘱的那些来说还要可怕的一千倍、一万倍。
  她把手绢丢掉,望着跪在地上的大宫女,开口道:“去,和咱们宫里侍奉的这些宫女嬷嬷们交代清楚,往后咱们宫里头的,都要好好遵守宫里的规矩,切不可任性跋扈,你也是。”
  其华应了,点头退下。
  去外头交代清楚了,回充容娘娘身边侍奉,其华小声道:“娘娘,您若是有了身孕,切不可先让中宫那位知晓,应该先想法子告诉圣上。”
  蒋充容点头,她算是明白了,皇后娘娘根本就没有表面上的那么慈祥仁爱,若是她敢先有了身孕,皇后娘娘一定会要她好看!
  亏她如此傻,一丁点防备之心都没有。
  入夜,前头传来消息,听说是王家小姐侍寝,蒋充容心里发酸又好像躲过一劫,带着其华和几名宫女在自己宫里头绣花。
  她绣工极好,在母家做小姐时,每每跟着母亲绣些东西,家中亲属所穿衣物,手帕、香囊、衣物、腰带等等都是她和母亲亲自绣的。
  这次绣的是手绢,上头有鸳鸯戏水,绣的活灵活现。
  日子就这样平静的过着,圣上这十几日做到了雨露均沾,新进的宫妃全都分了些宠爱,她宫里头这些人也安安静静的,这日其华出门去洗衣宛看小如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