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的徒弟全无敌章节目录 > 00128:女的好啊,女孩子最好啦!

00128:女的好啊,女孩子最好啦!


  “怎么又是女孩子?”
  “我了个擦!”
  “我去你大爷的!”
  “我去你姥姥的!”
  “我…我的满腔热情啊……”
  破晓欲哭无泪,心如死灰。
  所谓有多么爱一个人,就会多么的恨一个人。
  他带着沸腾的热血,去迎接“同胞。”
  却发现,竟是一个“异类!”
  这都,这都造了什么孽啊,这都什么仇什么怨啊?
  破晓的心,在流泪,在滴血。
  “师兄?”
  “师兄师兄?”
  青儿抬起下巴,古怪的看着破晓,抬手直摇。
  “破晓?”
  “破晓你怎么了?”
  林诗儿发现破晓好像看愣了,看呆了?
  “啊?”
  “没事,我没事。”
  “我…我……”
  破晓猛地回过神来,呼吸略显急促。
  “你刚刚说什么又是女的?什么意思啊?”青儿扰了扰头,好奇的看着破晓,不太明白。
  “啊?”
  破晓一惊,看着这个叫阿梅的女孩子跟在碧月走到跟前。
  看着对方恭恭敬敬的叫自己师伯,看着青儿百思不得其解的大眼睛。
  他忽然想找个地缝钻进去,尴尬的一比,尴尬的生无可恋。
  “什么又是女孩子?”碧月狐疑看来。
  “好热闹,你们在说什么?”玫瑰也凑了过来,插了句嘴。
  此刻,五个大美妞的团聚,简直惊煞旁人,都把目光汇聚过来,便是很多女子,也都觉得衷心的好看。
  更别说,这五个大美妞,正围着一个大男人。
  这可把破晓弄的尴尬的要命,四面楚歌的要命啊!
  他慌乱中,心思飞快转动,急中生智道:“我意思是,女的好啊。”
  “女孩子最好啦!”
  “瞧瞧这什么阿梅,和青儿一样,多可爱啊。”
  “我…我都看呆了!”
  破晓口是心非的夸赞着,说的那是一个慷慨激昂,唾沫星子乱飞。
  “噫,口水。”玫瑰往后退了一步,坐了下来。
  破晓摸了摸嘴,看似躲过了一劫啊。
  碧月笑了笑,很受用。
  青儿跟着笑,也很受用。
  阿梅偷偷的笑,感觉这位二师伯好亲切啊。
  这会功夫,刚好一曲落幕,另一曲开始,众人落座,一同欣赏。
  青儿挤过来,跟林姐姐坐一起,林诗儿虽然印象不多,但依稀记得过往和这个青色头发的小丫头感情很好,不由自主的亲切。
  当然最重要的是,她们俩都真正的喜欢看戏,这屁股还没坐热,就特别投缘的聊上了。
  破晓点了壶酒,一口一口喝着,有点借酒消愁的味道。
  他往师父那里凑了点,嘴角鼓动半天,又化为一声叹息。
  “破晓?”
  刁颜好似捕捉到了什么。
  “没事,就想和师父喝酒……”破晓堆起笑脸。
  他本想说,本想说要个师弟,想想还是算了。
  一来暂时没有长生果可用,二来师父看中缘分。
  瞧那什么阿梅,在气质上和碧月确实挺像。
  所以,他也不好强求,更怕被师父误解,误解自己讨厌女孩子……
  罢了罢了,随缘吧。
  他不相信,接下来都是师妹和女师侄。
  甚至不行,大不了以后和林诗儿生几个男娃娃好了。
  “喝酒?那过来坐。”
  刁颜选了一侧靠窗的位置,瞧破晓那淡淡心思的样子,怕是又在爱情里遇到了困难了吧。
  如今林诗儿不再喜欢自己,他能帮之处,定然全力以赴。
  所谓,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
  这撮合姻缘,亦是大善举,当然他并非为这个而来,纯粹是喜欢。
  喜欢有情人终成眷属,喜欢有缘有份。
  破晓坐了过来,给刁颜斟酒:“师父,徒儿……”
  “认定一件事,就做到底,不要有任何犹豫。”刁颜淡淡开口,给破晓鼓励。
  “徒儿明白了……”
  破晓本想提一下和林诗儿的未来,不想师父居然一眼看破。
  果真是仙人啊,委实妙不可言。
  忠诚度+1+1+1,很快蹦到了91。
  既然师父如此期待,自己也必然也务必也必须要成功!
  林诗儿已经从头再来,若这一次还没得进展,那就真得…真得有缘无分了。
  若能成功,定要生好多儿子,生一堆儿子。
  他想着想着,喝着酒,傻笑起来。
  …………
  另一边,白大长老,确切的说,叫白染。
  他跪在儿子白魑的尸体胖跪了整整一炷香,离刁颜他们离开后的一炷香!
  他原本那乌黑发亮的头发,竟一下子全白了!
  他此生修为已然到了桎梏,最多纵海九层。
  他已经认命了,
  所以他把所有的资源都给了儿子,因为儿子的潜力远远胜他。
  儿子就是他的一切,儿子就是他所有的希望!
  早年,早年他娶了一个天之娇女,一个来自轩兵山脉外的大族嫡女!
  那一时间,可谓是轰动天下,石龙仙宗一跃成为大车国最强,甚至比肩疾风门!
  但很可惜。
  无论是修为还是身份,在那个大族眼里都不值一提。
  在生下白魑后,他们用一种石头,一种名叫天选的奇石。
  这种石头可以测试出一个人的天资,虽然不绝对,但八九不离十。
  天资的等级,分九等。
  九为极,一最烂。
  很显然,当初给白魑测试出来的天资就是一!
  可想而知,此事对于那个大族而言,如受奇耻大辱,直接大发雷霆。
  骂他这个蛮夷之地的卑贱之人,污染了族里的嫡系血统。
  不顾他苦苦哀求,带走了玉萱,更断了所有。
  当时,若不是玉萱以死相逼,他与尚未睁开眼的白魑都得被杀!
  即便如此,此生此世,他们也永无再见之日。
  他此后带着儿子独自生活,或许儿子真得没什么天赋,但那毕竟是他和玉萱的骨肉,他依旧爱之深切,溺爱到了极致。
  他原本以为今生就这样了,可他没有想到,八九不离十的天选石,真得出现了失误!
  随着白魑的渐渐长大,他的天赋越来越明显。
  没有第九重那么高,但也绝不是一重那么烂。
  他不知道具体几重,但他明白,自己的儿子比整个石龙仙宗的天骄都要绝艳!
  所以,对他来说。
  儿子无论如何都不能死。
  儿子不仅仅要活,还得活出个无限未来来。
  他要完全激发儿子的天资,不服用丹药就是至关重要的一点。
  唯有打下雄浑的基础,才能走的更远!
  他要让儿子一步一步崛起,成为七大国第一,乃至走出轩兵山脉!
  他要让那个高高在上的大族后悔,他要让那个目中无人的大族狠狠打自己的脸!
  他要天下皆知,他白染不是什么卑贱之人,更有绝对的资格和玉萱在一起!
  这不仅仅是为了自己的一己私欲,更是儿子白魑能见到亲生母亲的唯一希望!
  然而……
  然而这一切……
  这一切就这么的没了……
  留下的只剩这一具冰冷的尸体,他不知道仰天长啸了多少次。
  对于刁颜的恨,更是深入灵魂!
  他已经什么都没有了,也就再也什么都不用顾忌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