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唐时财圣章节目录 > 第三十三章 加冠

第三十三章 加冠


  今天是六月初一,按照固定的说法是在初一十五祭拜灶王,来祈求平安。
  而今天也算的钱多来这个世界第十八个年头,说句好听的,就是今天钱多过生日。
  这是钱多唯一无法决定的事情,他出生的日子,若是连这都能决定,那么钱多也觉得当然太有意思了些。
  太阳依然很热,几个人都是光着身体,只不过因为军中多了一个未嫁的姑娘,还有一个小小的婴儿,他们才收敛了一些。
  “听说十八岁需要加冠。”
  钱多看了看老五,口中还嚼了一片绿叶希望能够缓解一下这夏天的炎热,但是看起来好像没那么大的用处。
  “我不太记得了。”
  老五不记得很多事情,但是十八岁男子应该加冠,这属于常识,老五自然知道、
  但是面前这个人,十八岁就能明媒正娶的把商一言娶回去,老五总感觉有些不开心。
  这种不开心源自什么老五说不明白,可能就跟自己当时要和司文君在一起时候,酒肆老板那般不开心一样,可能这些都是出自一个源头。
  “你说我的字取个什么比较好?”
  钱多没有在意老五的回答,或者说老五说的话,钱多听见,却在心里有着自己的答案,问话者,心中自有话。
  “我觉得二货就不错。”
  老五看了看钱多,从头顶用筷子当簪子把头发别了起来,再到脚上那双鞋都穿出了一个窟窿,老五感觉二货这个名字是真不错。
  “我要是能回到长安,一定让我师傅好好来打你一顿。”
  钱多知道老五这个二货的名字估计已经耗费了全肚子的墨水,再去为难他,那就显得自己太不仁义,不如把他带到长安,让自己师傅把他打个半死。
  至于为什么是半死,还不是因为他和商一言有那么一分关系,自己还是要给商一言十一分面子的。
  “嗯,这点我相信,但我估计你回到长安之前,我就会把你打一顿。”
  老五说话的时候看着钱多,极为认真,因为钱多说的是真的,他说的也不假。
  “我总觉得这样有些一家人说两家话的意思。”
  钱多读的书多,看着面前老五一副肚子里面没有墨水的样子,钱多还是缓缓的说了出来。
  毕竟圣人说的好,大丈夫能屈能伸,这些仇自己记在心里,等日后能打过他,一定要记住。
  “呵呵,怎么跟一言住了几夜都开始变成一家人了?我们可不是一家人,现在说的就是两家话。”
  老五倒是冷笑了一声,自己手下杀过的人,要比攻下边关所需的人更多。
  这姑娘还没有明媒正娶便是两个人住到了一起,老五总感觉自己有种现在就送钱多去见一见世面。
  比如那阎王或者黑白无常究竟长什么样子,不然总算不得京城人,说不得见过世面的样子。
  “老五你这样说就不对了,两个人睡都睡了,难道你家的姑娘要不对我负责吗?”
  钱多的话说的叫一个理直气壮的样子,但是话是这么说,姑娘对自己负责,亏得钱多能说出口。
  老五觉得未来钱多一定前途无量,世间无敌,毕竟这脸皮都不要了,怎么在世间还能有敌手呢?
  “我觉得你脸皮要是大唐的边关,那么大唐可至千世万世。”
  钱多一听,做出了一个愧不敢当的表情,好像老五的话是对他多大的夸奖一样。
  “唉,我总归是想不到商一言是怎么看上你的。”
  老五看着面前的少年,长相比外面的公子哥好像一些,但一副被酒色掏空的样子。
  年纪轻轻便是白了头发,样子便是更不如外面那些经常出入镜花水月的公子。
  书院出来应该会吟诗作对,但是这是战场上,对着敌人说着几句好诗,人头不还是交给了对方?
  老五总感觉有些越想越气,样子不行,学问不行,腰间连个绣着金边的口袋都没有。
  越看钱多越有自己年少时候的影子,这个样子哪里像是会有出息的样子。
  而且他悄悄的听别人说,钱多家中还有一位姑娘,这商一言要是嫁了过去,不一定受了多少委屈。
  老五想着想着,不知觉间感觉现在悄无声息的把钱多杀了,抛尸荒野,到时候也没人知道,这也算的一件好事。
  毕竟自己家的姑娘,自己不疼,指望这面前这个小子疼,那就要到床上去疼了。
  “老五我可跟你说好,万一把我杀了,一言可是再也不会理你了。”
  钱多看着面前的老五表情越来越狰狞的样子,背后总感觉有些阴风吹过,这股子阴风,让钱多在这炎热的天气之中,倒是舒服了不少、
  前提是老五还没把两把弯刀拿出来,并且像是要做出决定一般在那里挣扎着如何选择。
  “唉,不管怎么样都是为了一言,哪怕是她不理解。”
  老五像是下定了决心,就好像酒肆老板要将自家女儿交给别人一样,老五是不放心把商一言交给钱多。
  “你们在干什么?”
  两个人还在一边对峙着,钱多拿着敌不动我不动,敌若动,我乱动的战略略处上风。
  但是这条平衡在被老五一下摁在了地上的时候,钱多便保持了沉默,因为他想让老五看到自己是块金子,毕竟沉默是金。
  而刚来的商一言也看到了两个人这奇怪的姿势,毕竟他们所在的位置实在是有些显眼。
  “额,钱多希望能保护你,让我多交他些本事。”
  老五率先起身,看着面前的商一言,说起话来倒是语速均匀,脸不红气不喘。
  就好像刚才把钱多压在地上,让钱多离开商一言的不是他一样。
  钱多也是起身,扑打了一下衣服上的灰尘,但是本来就不干净的衣服,全都是灰尘,扑打了几下,钱多自己就被呛得咳嗽了两声。
  “是这样吗?”
  商一言狐疑的看着钱多和老五,老五没有看商一言只是看着钱多。
  钱多默默无言,心里想着,老五的脸皮要是可以做边关,那么大唐估计可至万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