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游夏章节目录 > 第九十九章 逃跑

第九十九章 逃跑


  北门外,木跟冉汇合了,一起推着独轮车向北走。
  “头,咱们真要改路往北走吗?”一个新丁问道。
  “嗯,都这样了,不往北走怎么办!”冉很恼火的说道。
  “我觉得有点不太对劲。”木说道。
  “怎么,有什么想法?”冉问道。
  “嗯,他们那样也跟强抢差不多了,已经算是把咱们给得罪死了,还不如抢呢。”木说道,“我估计他们一会儿就会追上来的。”
  “是嘛!”冉也有些怀疑,“那这样好了,咱们两手准备,所有人,身上带上饼子跟咸肉,看看还有多少柴刀,都拿上。”
  新丁们赶紧忙了起来,这回车上带着柴刀的新丁倒没有出岔子,把柴刀拿出来给每个人分了一把。
  “他们要是追上来,咱们跟他们打吗?”一个新丁问道。
  “打什么打,跑路!”冉没好气的说道,“咱们第一次出来行商,就碰到这个事,本都亏完了!人再出点事,我回去还怎么交代!”
  冉心里默默的祈祷着,希望郏国的那帮人就呆在家里喝酒好了,别跑出来风吹日晒的。
  然而,冉的祈祷没起作用,郏国的车正还是很快就追上来了。
  冉远远地看去,人不少,好几十,打是没有意义的,肯定会输掉。
  “跑吧,”冉叹口气说道。
  众人扔下车子,跟着冉撒腿就跑。
  “上山!”冉叫道。
  众人很快就跑到了山边,开始上山。
  冉回头看了一下,郏国的那帮人围在车旁边,正在朝自己这边看。
  “别停下,继续跑。”冉大声叫道。
  不一会儿,众人上了山顶,回过头朝下看去。
  郏国的人大概已经决定不再理自己了,也没再看这边。
  “车正,咱们还要追吗?”一个壮丁问道。
  “追什么!哪里还能追的上!”车正恼火的说道,“一群胆小鬼,老早就扔下车子跑了。把上面盖的东西打开,让我看看车上都有些啥。”
  “好。”壮丁们掀开油布,露出下面的东西。这油布是用厚麻布浸泡了桐油制成,是目前最好的放水用品。
  “嗯,不错,收获还可以。这是酒、帛、锄头、陶器。”车正一边看一边说着。
  “这里还有金,他们也没带走。”一个壮丁说道。
  “呵呵呵呵……”车正很是高兴,“其实这车也不错,听讲虽然走得慢,但是能翻山的。”
  “好了,不管他们了,把车推回去。”车正发令道。
  “这个有点古怪,拿不稳。”一个壮丁说道。
  “那等等。”车正赶忙说道,还是说晚了,一车酒就这么倒了下来,碎了好些坛。
  “装酒的车子先别动,拿另外几个车子试试。”车正说道。
  壮丁们在倒了好几次之后,学会了使用独轮车。
  “会推的先推酒回去,不会的学。”
  ……
  “咱们还是走吧。”冉看了一会儿说道,“能找到回去的路吧?”
  “应该是没问题的。”木说着在地上画了一会儿,大概的估算了一下方向,“往那个方向走。”
  这山上应该很久都没有人来过了,完全看不到人的痕迹,新丁们拿着砍山刀费力的砍着。
  “大家小心一点,注意山上的虫蛇,不要被咬到。”冉大声说道。
  “这些人都是咋回事?二话不说就开始抢。”新丁很是奇怪。
  “我哪知道。”冉说道,“以前那个特虽然不咋地,也没像他们这样啊。”
  “没有秩序!”一个新丁说道。
  “什么意思?”冉问道。
  “我以前听小族长说过,咱们那块地方,没有秩序,也就是说,没人管,那就是大家想怎么样就怎么样。”新丁说道,“本来应该是大族实力最强,大家有事就可以找大族裁判,但是大族不行,所以大家也都不怎么把他当回事,全是靠拳头说话。”
  “这里不是有个什么大王吗?”冉问道,“大王应该能管一管吧。”
  “谁知道呢,估计那个大王也不是什么好东西,跟特一样。”
  “哈!小族长这回没算对啊!”冉笑道。
  “小族长说的是向西南方向有利,大家都知道的,咱们这回是向东南方向,那就没利了。”一个新丁反驳道。
  “那个赵国,嗯,伪赵国也是在西南方向,咱们也没有得利啊。”冉说道。
  “那个伪赵国就是咱们的利,咱们已经决定要打了。这是族长的意思,我听人说的。”
  “那么穷!这算什么利!”冉说道。
  “人口,小族长说过,咱们现在缺的是人口。那个伪赵国也有好几百户,咱们就多了不少人口呢。”
  在晚上天要黑的时候,众人找到一块平地,冉让人把灌木杂草什么的都给砍平了,找了些树枝,生了火。
  冉安排人轮流值夜,防止有野兽什么的。
  又过了一天,天色将黑的时候,有个新丁喊起来:“快看!”
  众人朝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过去:“好像是哨所!”
  方向略有些偏,众人调整了方向,加速向哨所那赶去。
  不一会儿,哨所那里似乎也看到了这边的人,生起了浓烟。
  “他们看到我们了,开始生烟了!”一个新丁叫道。
  “他们真是幸运啊!”一个新丁感慨道。
  “你说错了吧,应该说是咱们幸运,他们有啥好幸运的!”
  “我以前也守过哨所,守了那么久,啥事都没发生过,无聊死了。”这新丁说道,“他们还有事干,你说是不是幸运!”
  又走近了一些,有新丁开始大声吼叫。
  山上开始响起回声,守哨所的也开始大声的吼叫来回应。
  吼叫一会儿之后,哨所上的人终于确认了是自己人,于是灭掉了哨所上的烟。
  众人到了哨所那里,新丁们也不觉得累,反倒是结着兴奋地大吼大叫。
  哨所上的人果然跟那个新丁说的一样,兴奋异常:“哈哈,太好了!”
  “你们怎么这么高兴?”冉问道。
  “当然高兴了,北边、南边都生过烟了,现在咱们西边也生过烟了,就差东边的还没有过呢。”
  “南边?”
  “对啊,那边来了一群人,哨所就生了烟。然后那边不知怎么的,问了几句话就又回头走了。”
  “是伪赵国的。”冉说道。
  “你们晚上在这过夜吗?现在已经天黑了。”
  “不了,我们要回去,有事跟族长说呢。”
  “那好。”
  众人挥手告别,顺着山路回到了族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