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变革之路章节目录 >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院议阁分金

第一百二十七章 院议阁分金


  李睿在山下一直呆到了午后,中午找了一家酒馆,请五院的众弟子吃了一顿饭以示感激,到了下午一行人便一起回山。
  回到山上的时候已经是黄昏的时候了,书院大门口有几位弟子在神色焦急的等待。
  “赵师兄你们可算回来了,山长有令,到院议阁集合!”
  “什么?知道什么事吗?”众人一听到院议阁集合,立刻表情严肃起来,书院非重大事件不会在阁内集合。
  “山长没说,不过让李师弟也要参加!”
  李睿让胡勇把顾横波和周子柒送回去,跟着五院的弟子一起往院议阁而去。
  院议阁其实是个比较宽阔的大殿,此时大殿里面已经密密麻麻站了大概好几百人,周清和五院院长都坐在大殿里。
  “见过山长,见过各位院长!”赵审言一行人走上前,恭敬的对着周清等人行礼。
  “既然都到了,就都坐下吧!”
  院议阁内大殿的地面上摆放着数百个蒲团,这是魏子留下来的习惯,在有重大集会的时候都盘踞坐在地上。主要是大殿摆不下这么多的椅子,也可以拉进教习和学生们的距离。
  “师弟,来这里!”
  曹子陵拉着李睿来到了前面,找了一个蒲团坐了下来。
  “今日召集本院核心弟子三百六十一人,教习六十人,加上五院院长俱在!有两件事要宣布!”
  众弟子都认真的看着周清,五院院长也不知道要宣布什么事。
  周清今日穿的是儒服礼冠,白鹿书院的山长的正式场合的服装。
  “首先要告诉诸位一个好消息,太白居今年送来了一万两银票!”
  周清的话音刚落,五院的院长纷纷转身,惊讶的的看着他。
  底下的教习和学生爆发出一阵惊叹的讨论声,李睿也没想到周清说的是这件事,知道内情的人纷纷朝他看来。
  “安静!”白鹿书院的院长魏光祖立刻呵斥道,转过身来看向周清说道:“山长说的可是真话?”
  魏光祖的话一出,其它几人也是疑惑的表情,这一万两非同小可。
  “当然,千真万确!”
  “不知道,这钱是送给白鹿书院,还是孝敬您一个人的?。”
  柳盛作为明伦书院的院长更关心是钱的用途是什么,如果是书院的话他们至少可以提高一下学生们的生活状况,帮助更多的寒门子弟进入书院。
  望京书院的院长刘昱坐直了身子认真的等待着周清的回答,这件事对于他来说却是影响最大的,而且非但没有好处,只会带了更为负面的作用。
  “这一万两是太白居的为了支持白鹿书院的发展,特意决定每年拿出盈利的一部分,来改善书院环境状况,资助书院办学,招纳更多良才。”
  此话一出就是给这一万两定了性,底下的教习和学生面露喜色,既然是赞助学校,他们肯定要受益,只是看多少的问题了。
  “还有一件事,为了表示我们书院对于太白居捐款的感谢,我决定在每年的岁末大考之后,书院成绩入青云榜的三百人,在成绩公布的当晚,在山下的太白居举行文会,当然太白居也承担当晚所有酒水。”
  “各位如无异议就退下吧,刚考完试好好休息几天!”
  周清也不管众人如何惊讶,直接让他们自行离去。
  李睿也跟着曹子陵等人离开大殿,只有五位院长坐在原地纹丝不动。
  “山长,这件事这么重要怎么不跟我等商量一下!”等众人都离开之后,刘昱立即转过身说道。
  “是啊,此事应当从长计议啊!”
  周清看着五院院长焦急的模样,内心即窃喜又失望,“我知道你们肯定有很多话想说,不过不妨先听我说完这一万两银子分配的事。”
  此话一出五人立刻安静了下来,正襟危坐,认真的听着周清的话,害怕漏掉一个字。
  “这一万两,我准备分成四部分,第一部分拿出一千两,资助明伦书院为主的寒门弟子,每年可以再扩大五十到一百人的名额,免费招录笃学上进的弟子;第二部分拿出三千两提高书院所有教习和教工的月钱,这些年教习们也没有提高月钱,有些教习都是清粥、咸菜度日,学生是宝贝,教习更是珍宝,作为山长是我的失职;第三部分三千六百两作为岁末青云榜的奖励。”
  周清看着陷入思考的众人,没给他们考虑的时间,继续说了下去:“最后剩下的钱,全部投入到学院的日常维护当中!”
  五院的表情不一,明伦书院的柳盛明显是喜悦加震惊,先贤书院的吕夷简沉默不语,在思考着什么,望京书院的刘昱却是一脸的失望和无奈,这个突如其来的消息没给他带了一个想要的结果。
  魏光祖满脸纠结,也不知道是高兴还是不高兴,相比周定思的一脸激动的模样,他既为书院日益繁荣感到高兴,却又为周氏在书院地位更加稳固感到担忧。
  “大家都回去安排吧,过几天青云榜出来的时候,再宣布消息!”
  周清站起来离开了书院,留下了身后的五人在大殿之中。
  ……
  李睿跟着众人出了大殿,曹子陵等人站在那看着他,眼神里透露着凶光,“子陵兄,你们这是要干嘛?”
  曹子陵和林子枫两人跑过来,一左一右的抓住他,“原来是个大财主,还不快快交出家里的好酒!”
  “吓我一跳,要喝酒好说,今晚不醉不归!”
  众人一听说今晚有酒喝,都非常开心,拉着李睿就往雅莘居而去。
  “师弟可是深藏不露啊,以后师兄们可就仰仗师弟了!”曹子陵虽然知道李睿有钱,但没想到他这么有钱,一个太白居随随便便捐了一万两,这可是一个二品大员十多年的俸禄,当然指的是朝廷发的钱,这已经是很多了。
  赵审言却知道这一万两对于整个书院的影响可以说是震荡的,最起码动摇了五院长久以来的平衡。
  葛长庆却不以为然,对他来说只要可以给明伦书院的弟子带来好处就行,他不禁对李睿的感观好了很多,明伦书院六百多名弟子都是最直接的受益者。
  沈理看着大家簇拥下的李睿,神色明暗不定,若有所思,或许今晚会有很多人辗转难眠,这个消息传出去不知道会引起怎样的波澜,不过这也不是他该操心的。
  “今晚不醉不归,大伙喝穷李师弟!”曹子陵开心的声音在书院里传的很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