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穿越大明做崇祯章节目录 > 149袁崇焕至,召见周燕儿

149袁崇焕至,召见周燕儿


  田东升有点抓狂,他其实也并不是一个头脑很活跃的家伙。
  本身,其实也并没有太大的追求。
  在这之前,对于北镇抚司的重要性,也没有清楚的认识。
  好在这一段时间,不停的打听,不停的去问。
  对于镇抚司的油水,有了清楚的认识。
  可是现在,听皇帝的意思,好像一切都不一样了。
  这让他的心里,很恐慌。
  他清楚的知道,自己在皇帝心目中的地位,并不高。
  认真的想了又想,田东升小心的试探道:“禀陛下,臣今后依旧会认真的辅佐高大人。至于诏狱,臣以后只接收对陛下不利的违逆份子,还有国家安全情报局转来的罪犯,你看可以吗?”
  朱由检笑了一下,说道:“你很聪明,除了那些罪不容赦的罪恶之徒以外,其他的,你就好好关押,废物利用吧。不过,你必须要做好审查,别被你牢里的那些人,给糊弄了。”
  田东升连连点头,忍不住问出了心中的困惑:“陛下,你一下子安排了这么多的事情,是不是有什么大动作!”
  朱由检愣了一下,开口道:“大动作不一定会有,只不过朕突然发觉,有些事情虽然说一万遍,亦不如亲自去做一遍。”
  “所以,朕想要亲自试验,亲手打造自己麾下的近卫军。”
  “然后,逆推全国。”
  朱由检的话,站在朝堂中的几个人,并没有听得太明白。
  但是朱由检,显然也没有什么解释的心情。
  认真的看了几人一眼,朱由检开口道:“这段时间,如果没有什么意外的话,朕会一直在军事学院里待着。如果有事情,就到那里找朕,另外,如果洪承畴、卢象升等人到了,让他们到那里,立刻去找我报到。”
  朱由检说完以后,便离开了皇宫。
  他的到来,让周燕儿颇为惊喜。
  坦白说,这几天训练这些男人,她还是觉的很吃力的。
  尽管,她做的很好。
  但是她却没有想到,更艰巨的任务,才刚刚开始。
  因为皇帝,竟然主动要求,他也要参与训练。
  这一下子,完蛋了。
  所有的人,都很紧张。
  却士气大振。
  这一点,朱由检事先能够想像的到。但是,他却显然高估了自己的意志力。
  别说后来他给队伍里加的扛木头协同训练,就算是单纯的队伍练习,都让他叫苦难奈。
  可是,他却不能吱声。
  因为,他是皇帝,就算他这辈子都无法成为最优秀的军人,他也要让自己有一个军人的气质。
  因为他要征服的,是这个整个世界。
  所以,他必须要有最坚强的体魄,还有足够坚强的意志。
  而这些,是光用嘴说,说不出来的。
  也正为这个心理,朱由检非常努力的坚持着。
  这一切,震惊袁崇焕。
  回到京师以后,他并没有立刻选择觐见皇帝,而是先拜访了何熊祥、施凤来等一众老臣后,才带着震惊之色,见到了正在队列练习的朱由检。
  那时,已是朱由检参与训练后的第三天。
  按说,这是朱由检退出训练的好机会。
  毕竟,国事为重!
  可是,朱由检却并没有任何表示,只是在太阳底下,站得笔挺的接见了袁崇焕。
  袁崇焕见此情形,扑通一声跪倒在地,哭泣道:“陛下何至于如此!”
  朱由检淡淡的看着他,面无表情的给了他一个选择:“一,留在这里当教官,二,跟他一块当学员。”
  当教官,那不就是帝师了!
  一闪而过的念头,迅速的被惊慌给取代。
  袁崇焕苦笑着提醒着自己:“你还真敢想!”
  不过,当帝师固然逾越,那么成为皇帝陛下的同期学员呢?
  嗯,这也很冒犯,但是,这却是陛下自己的要求!
  而且,同窗岂不是比虚假的帝师,关系上更加稳固!
  没有费太多的力气,袁崇焕便搂清了所有的利害关系。
  所以,他哭着请求朱由检,加入队列,一同训练。
  并且信誓旦旦的保证,保家卫国,是他们这些官员的责任,陛下,根本就不应该受这样的苦!
  对此回答,朱由检只是淡淡的笑了一下,没有说话。
  他的安全,需要最精锐的军人守护。
  甚至于未来,他还很有可能要自出征。
  让大明的龙旗,在地球每一个角落绽放。
  在这种情况之下,如果他没有一个强健的体魄,甚至于铁血的军人作风,恐怕是无法做到的。
  想通这些的朱由检,尽管很累,脑海里几乎每一刻,都有各种不同的意识,在劝自己放弃,去偷懒。
  但他却依然坚持着没有退缩。
  不过,袁崇焕的到来,让朱由检僵硬的大脑,生出了更多新的想法。
  尽管万般疲惫,朱由检却还是当天晚上,秘密召见了周燕儿。
  周燕儿很不安,眼睛里却闪烁着希冀的光芒。
  这几天的训练,绝对比她在皇宫接受的那些,要苦要累。
  但是,她却没有任何的抱怨。因为她知道,也许自己,真的快要崛起了。
  在这种心态之下,她见到了朱由检。
  让人意外的是,周燕儿犹豫了一下,并没有选择朱由检教给他们的军礼。
  而是在见到朱由检的第一个瞬间,选择了下跪。
  朱由检愣了一下,最终满意的点了点头,目露精光的问道:“朕记得,曾经跟你说过,要你成立一个名叫军统的组织,你是否还记得?”
  周燕儿目光灼灼的看向了朱由检,斩钉截铁的开口道:“臣从不敢忘。”
  “那好,告诉朕,你是朕的什么?”
  周燕儿很激动。
  关于这个问题,她曾经无数的思考过,现在,皇帝终于问了,这不能不让周燕儿很激动。
  认真的看着朱由检,周燕儿开口道:“臣女是陛下的忠犬,一个可以替陛下打听讯息,与无声息中咬死陛下敌人的忠犬。”
  朱由检满意的点了点头。
  认真的沉思了一下,说道:“不过,光凭你自己,还不够。”
  “你,想好怎么做了?”
  周燕儿认真的看向了朱由检,开口道:“臣原本还没有想好,不过现在却觉的,现在似乎正是一个机会。”
  朱由检好奇的看向了周燕儿,问道:“此是为何?”
  周燕儿看向了朱由检的眼睛,试探着问道:“陛下,现在能够进入这所学校的,是不是以后都会得到您的重用,甚至于,慢慢成为你的重臣。”
  朱由检慢慢的点了点头。
  周燕儿一下子自信了起来:“如果是这样的话,现在,正是机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