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福星抱喜章节目录 > 二二六、口无遮拦的下场

二二六、口无遮拦的下场

    心不在焉的燕瑶鬼使神差地跟去马厩,梁氏则继续躲在厢房。
  
      一到马厩,她看见怒发冲冠的阿牛把别的马夫打趴在地。她一阵晕眩,从没见过阿牛如此生气。
  
      他的手背、手臂甚至脖子通红并突显青筋;地上的马夫口吐鲜血,崩掉的牙齿落在血泊。
  
      “阿牛,发生什么事?”她急急走近。
  
      阿牛闻言转头看来,火气消降大半并惭愧。他一言不发,狠瞪趴地的马夫。
  
      见她和杨老夫人一道来,身形魁梧的杨老爷猜到她就是燕二姑娘。他指着阿牛问燕瑶“这是姑娘你的马夫?”
  
      “正是。”她转而问满身汗水的阿牛,“到底发生何事,你再不说我就要把你交出去任人处置。”
  
      阿牛浑身一震,以为燕二姑娘不要他了。
  
      “他,诋毁顺天府的姑娘!”
  
      “怎么诋毁法?”
  
      阿牛不敢看燕瑶,咬牙切齿道“他说顺天府的姑娘水性杨花!”
  
      杨老爷和杨老夫人同时沉下脸。“伤的是哪家马夫?”
  
      围观的马夫吞吞吐吐说是岑府的。燕瑶暗自冷笑,真是什么样的主子养什么样的疯狗。
  
      “杨老爷,带他们俩去见官吧。”
  
      这对老夫妻诧异侧目。杨府出面处理确实不太好,交给官府最合适不过,而杨老爷心里更有另一番打算。
  
      阿牛惭愧地低下头,但不后悔出手教训了嚼舌根的小人。
  
      “好,带他们去见官!”
  
      为了不惊动院子的客人,杨老夫人回去安抚,由杨老爷带两个当事人去顺天府,还吩咐下人去通知岑府老爷。
  
      “杨老夫人,顺道通知来作客的岑姑娘还有……”
  
      岑悠悠绝对没想到对在公堂之上和她对质。上有黑脸难看的燕大人,外有看热闹的围观百姓,她只想掘地三尺埋了自己。
  
      她更没有想到,燕瑶将她的诋毁与马夫的诋毁混为一谈,司马慧就是人证。
  
      “燕大人,民女叙述完了。”燕瑶淡然道。
  
      燕承天握着胡子平息恼火,“如此说来岑氏可能怀恨在心,窜通马夫一起诋毁?”
  
      “没有!民女没有窜通马夫!”
  
      “哦,你即是承认大庭广众下出言诋毁燕氏?”
  
      岑悠悠语塞,转头瞪燕瑶,眼神要吞下燕瑶般。
  
      “孙先生,诋毁人者该如何处置?”
  
      孙主簿娓娓道来“轻者掌嘴巴,重者勾舌。”
  
      勾舌?岑悠悠声音颤抖,“等、等等,民女的父亲乃翰林院的侍讲学士,燕大人不能动用私刑!”
  
      燕瑶添油加醋“岑姑娘的舅舅乃前秦国舅,不一样死在龙头铡下。”
  
      “什么?她舅舅是那个畜牲?”围观的老百姓骚动了,指着岑悠悠破口大骂。
  
      忽然一只鸡蛋砸中岑悠悠的额头,霎时蛋白和蛋黄沿着她的脸庞流淌,扭曲了她的花容月貌。
  
      燕瑶捂着鼻子和司马慧远离几步,嫌她腥臭。
  
      接着菜叶接二连三扔去,恼羞成怒的岑悠悠冲过去要掐燕瑶的脖子。
  
      正当宛舒欲出手,杨将军率先拦住岑悠悠。
  
      “别胡闹!”
  
      怒喝吓哭岑悠悠,她跪在地上委屈地痛哭,头顶盖了几块菜叶。
  
      今天是她自出生最丢脸的一天,燕瑶简直是她的瘟神。
  
      不,确切而言她是带毒针的蝎子,谁惹她就蛰谁,最后令人一身腥。
  
      赶来便目睹一切的岑大人不想走上公堂,他怕了这些刁民。但防止女儿继续丢人,他硬着头皮上公堂。
  
      “跟为父回去!”
  
      “爹?”岑悠悠如获救星,抱着岑大人的小腿。“爹救救女儿,燕大人要动用私刑!女儿冤枉啊!”
  
      “冤枉个呸!”意犹未尽的老百姓继续扔烂菜叶,连岑大人一起扔。“和秦国舅有关系的都不是好人!还翰林院,我看又是一个虚有其表的人!”
  
      “燕大人,彻查他们,看他们和秦国舅一案有没有关系!”
  
      “对啊,不能让罪人逍遥法外!”
  
      岑大人要跪了,他最怕和秦留后府扯上关系,如果今天的事传入皇上的耳中,他死定了!
  
      他一瞅不阻止民众的燕承天,跪下恳求道“燕大人,小女欠缺管教口无遮拦,燕大人想怎么罚就怎么罚。这个马夫下官现在辞退,该怎么罚也怎么罚!”
  
      “爹,女儿不要勾舌!”
  
      “闭嘴!你和你娘亲都是扫把星,想连累死全家?”
  
      岑悠悠哆哆嗦嗦地住口。
  
      燕承天拍案喝止胡闹的民众。“来人,给岑氏和岑府的马夫掌嘴十次。”
  
      宛舒和衙役大庆端着木板过来,如同恶鬼,吓得岑悠悠战战兢兢地挣扎。
  
      大义灭亲的岑大人按着岑悠悠,任由她被宛舒用力掌嘴。
  
      司马慧不忍心看下去,别过头。
  
      不久,地板多了两滩血和几颗牙齿。岑大人不忍看自己女儿,估计她和脸肿嘴肿的马夫差不多模样。
  
      至于打人的阿牛,燕承天判他收监两天。
  
      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岑悠悠猪头般的脸上,没注意到燕承天避重就轻的做法。
  
      闹剧结束,岑大人在老百姓的仇视下,带着岑悠悠离去。
  
      燕瑶跟着阿牛去牢房,看着他被狱卒锁上。
  
      “对不起,燕二姑娘。”他低着头。
  
      “下次别这么冲动。要不是那个马夫恰好是岑府的人,我没有方法帮你,恐怕你的下场不是住两天牢房这么简单。”
  
      “对不起。”
  
      她轻叹,“我知道那个马夫不对,但并非所以事都能用拳头解决,我让你学武意不在冲动行事。”
  
      阿牛笃定地点头,并允诺没有下次。
  
      “这两天你在这里反省反省,我先回去了。”燕瑶惆怅地离开,烦恼怎么应付祖母。
  
      她担心祖母赶阿牛走。
  
      经过人走茶凉的公堂,她瞧见两个衙役在擦拭血迹,并不见宛舒。她随口问一句,衙役说宛舒刚刚跟燕大人走了。
  
      此刻在衙门的书房路上,宛舒与燕大人并肩。“燕大人,我们去哪儿?”
  
      “杨将军找王爷。”
  
      宛舒早有预料,只是没想到用这种方式。
  
      到了书房前,燕承天识趣地回公堂待着。
  
      宛舒静立一会才推门进。他关上门,朝里面的人作揖“见过外祖父!”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