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君临忍界章节目录 > 你们的过路费

你们的过路费


  众人脸色微变,刚发生这段插曲直接打乱了心思,谁都没有注意到有敌人潜入。
  此时才反应过来,但大多数已经为时已晚。可让他们奇怪的是,那些手里剑既不射向感知忍者,也不射向其他人,就偏偏往夜梵鸣那去。
  水门心思细腻,立马知道来者的目标是杀死夜梵鸣,至于身份已经没那么多时间让思考了,他当然不能让敌人得逞。于是心念电转,单手结印。
  身形一下消失,接着瞬间出现在夜梵鸣身边,抱起他后瞬身遁走,并对着众忍喊道:“大家快撤回木叶,山城,用火遁!”
  “是!”
  猿飞山城双手不断结印,最后结寅字印,然后抛出数十枚苦无,查克拉汇聚在口中,吐出炽热的流火,然后弹射出去。
  “火遁-流火散!”
  火焰照亮森林,将黑暗驱散,但他们这才发现周围盘根错节的树枝上,早已经站了不少人,全部都是服饰各异的忍者,面具也是各式各样的花纹。
  气氛一时诡异般的安静,双方彼此在打量对方。
  “队长,我们好像被包围了...”
  “怕什么,上就完事了,犹豫就会败北,奥利给。”
  同伴听了都无语了,原先那种紧张感一下消失的无影无踪。
  “从服饰来看,这些人应该是从不同地方拼凑而来的流浪忍者,实力应该一般,队长你怎么看,要不要把他们就地解决了?”
  一名木叶忍者凑近水门,小声说道。
  水门眉头微蹙,有种说不上来的感觉,小声道:“不要轻敌鲁莽,不然命就白给了,我有种说不出来的感觉,这些人估计不是杂牌军那么简单。”
  那名忍者继续说道:“队长怎么知道他们不是一般忍者?”
  水门眼睛瞥了他一眼,发现这人虽然是自己队伍里一名成员的面孔,但此时给他的感觉,却是异常陌生!
  “难道是...?”
  那名忍者似乎察觉水门的异样,惊讶道:“不愧是水门大人,即使感知能力受限,也丝毫不影响你敏锐的直觉呢。”
  他话语中还有些兴奋,继续自说自话:“能让水门大人如此惊讶,是在下的荣幸。这孩子的命,我就收下了。”
  水门蔚蓝色的双眼露出震惊之色,但很快就镇定下来,连忙瞬身拉开距离,冷静道:“你是...?”
  那名木叶忍者指着水门,笑道:“还是先关心自己吧。”
  水门立马反应过来,才知道夜梵鸣身上多了数张起爆符,闪烁着耀眼的火光。
  “起爆符!”
  说时迟那时快,过程就发生在短短几个呼吸间。
  水门麻利的解开背上的夜梵鸣,将他的外套脱下扔开,并使用飞雷神之术。
  那名忍者不带一丝情感道:“晚了!”
  就在这时,人群中飞出了四颗夜明珠,爆发出耀眼的光芒,居然扰乱了空间的频率!
  亮光持续须臾间,就散成点点晶莹,彻底随风而去。
  虽然只有短短几秒,但足以致命。
  周围的木叶忍者也被惊动,见状都冲过来用苦无刺去,但那名忍者不以为意,反而诡异一笑,单手结印,爆炸符瞬间在半空爆炸,猛烈的火光和冲击波随之而来。
  “可恶!”
  水门和夜梵鸣虽然避开了爆炸中心,但余波还是将两人震飞极远。
  夜梵鸣整个人随着余波飞去,一头撞在粗壮的树干,背后的树皮都裂了。
  水门反应极为迅速,以闪电的速度从忍具袋内抽出苦无,射向附近的土地。随后瞬身到苦无附近,再拔出来看了一眼,知道空间的干扰已经解除了。
  “刚才那是什么?”水门心中感觉不妙,心中警惕起来。
  烟雾中,其他人也是受了不同程度的伤,好在都不是很严重。
  “大家都没事吧!?咳咳,名一和八鸠两人呢?”
  “他们受的伤最严重,但暂时波及到要害。”
  “可恶,都是这个小鬼害的!”
  那名忍者纵身一跃,飞出浓浓烟雾外,落在树枝上,早已不是原本面目的他带着面具,冷声道:“你们说的没错,这名少年就是瘟神,就是一名煞星,就是一切的罪魁祸首!除掉他,你们木叶村就无忧了!”
  “而,就是这名少年的命!”
  不少木叶忍者被这段话给挑拨了,加上刚才那人的举动,并没有引起夜梵鸣力量的反弹。
  想到这,一些胆大的忍者抽出苦无,小心的往夜梵鸣摔落的地方行进。
  不过即便是胆大的忍者,也对未知事物充满恐惧,只是消除恐惧最好的办法,就是直面恐惧并消灭它。
  夜梵鸣受到猛烈撞击后,一直保持原先的状态,时空紫印也彻底沉寂下去,没有再次发作。
  鲜红的血液流至下颚,一点点滴落在草地上,剧烈的疼痛把他从昏迷中拉了回来。
  “呜...好痛...浑身都快散架了,先前发生了什么?”
  先前的一切完全记不起来了,只有一些零散模糊的记忆。
  他艰难的抬起头来,映入眼帘的是数名木叶忍者,正拿着短刀和苦无,凶神恶煞的瞪着他。
  “喝啊,给我去死吧,怪物!”
  夜梵鸣听出了那木叶瞪大眼睛,似乎有些难以置信的神情。
  不待他吃惊,那苦无的锋芒已经到了眼前,身体接受到危险信号的那一瞬,头颅微微一侧,躲开了致命一击。
  “什么,居然醒了!”
  “可恶啊,用忍术。”
  夜梵鸣挪动着伤痕累累的身躯,踉跄的往后撤退,但身体每动一下,就如千刀万剐般痛。
  要知道,就算没有时空紫印的肉体,也是蜕羽凡升的存在,足以媲美硬度最强的钢铁,不仅如此,这副身体还不断散发着强劲的白光在修复着。
  哪怕身体的伤被紫印侵蚀的很严重,也在一点点恢复,只是过程非常慢而已。
  夜梵鸣总算见识到修道者的恐怖之处,尤其是炼体的修道者。可真正让他心凉的,是其他事情。
  “为什么?”
  “我感知不到时空紫印了,这怎么可能?”
  夜梵鸣扒开衣服,看到胸前中央的那暗淡的印记依然存在时,自己也不知为何长吁一口气,心中一块石头落了地。
  “还有这木叶忍者,搞得好像欠他们五百万一样,看来我穿过琉珩城结界后,发生了很多事。”
  夜梵鸣正思绪万千着,身后突然传来了滚滚热浪,大量球状火焰呼啸而来。
  “动不了了,可恶,来不及用太凌纳气诀,难道真的在这里毫无意义的死去吗....”。
  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遮住月亮的乌云终于散去,柔和月华散播大地,同样也照在夜梵鸣身上。
  与此同时,一道黄色闪光势不可挡的速度冲了过来,不仅弹开了火球,还瞬间出现在夜梵鸣身边,抱起他后然后又瞬间消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