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万界宝物兑换机章节目录 > 156 遭遇忍者

156 遭遇忍者


  李越和秋桐趁着中午又去吃了点食物,补充能量。
  一直盯梢还是很累的,他们绝对休息上一小会儿。
  简单吃过午饭之后,李越又研究了一阵老妈留下的手抄本。
  除了爆炒田螺和冷吃兔之外,他将决定学习的第三样菜品敲定下来,就是华夏传统的家常菜之一的酸菜鱼。
  酸菜鱼也称为酸汤鱼,是一道源自山城的经典菜品,以其特有的调味和独特的烹调技法而著称。流行于上世纪90年代,是重庆江湖菜的开路先锋之一。
  酸菜鱼以草鱼为主料,配以泡菜等食材煮制而成,口味酸辣可口;鱼含丰富优质蛋白,能提供人丰富的蛋白质、矿物质等营养。
  酸菜中的乳酸可以促进人体对铁元素的吸收,还可以增加人的食欲。
  关于酸菜鱼的历史来源众说纷纭,至今也无法考证,后经传承,制作方法现在也各有不同,但口味基本一致。
  酸菜鱼这道菜发源于华夏山城,但在全国各地流传的过程中,又逐渐吸取各地特色,发展出了不同的版本。
  而各个版本之间,最大的差异就是“鱼”的不同。
  鲤鱼、草鱼、青鱼、黑鱼……甚至最近,有些外卖商家开始使用速冻的巴沙鱼来完成这道菜。
  食客如果不挑剔的话,那只要好吃就行了,什么鱼都无所谓。
  传说,酸菜鱼始于山城的江村渔船。
  据传,渔夫将捕获的大鱼卖钱,往往将卖剩的小鱼与江边的农家换酸菜吃,渔夫将酸菜和鲜鱼一锅煮汤,这汤的味道鲜美,于是一些小店便将其移植,供应南往北来的食客。
  酸菜鱼流行于90年代初,在大大小小的餐馆都有其一席之地,重庆的厨师们又把它推向祖国南北,酸菜鱼是山城菜的开始先锋之一。
  还有另一种传说,就是壁山有一善钓鱼翁,一日钓得几尾鱼回家,老伴误将鱼放入煮酸菜汤的锅里,后来一尝,鲜美至极,渔翁逢人就夸,酸菜鱼也出了名。
  但对于厨师而言,每种鱼肉的质感和味道都存在着细微的差别。因而,即便是同一道菜,想要做得“好吃”,那么料理的手法就必须因材而定。
  所以,究竟要选择哪一种鱼作为小店里的酸菜鱼的主料呢?
  李越在几种鱼之间徘徊了一阵之后,决定带上青芜去生鲜市场逛逛。
  青芜虽然在临江市呆了一段时间,但在洗浴中心也没怎么逛过街,后来逃出狼窝之后东躲西藏,就更没可能闲逛。
  偶尔逛个生鲜市场,多少也算是散心了。
  “好啊。”青芜在听到李越的提议之后没有多想就点头同意,随后就推了一辆买菜的小拖车出来。
  两人出了美食街,李越熟门熟路地领着青芜往生鲜市场的方向走去。
  中途经过临江市班主任办公室门前,却看见几十号人头上缠着白布,围堵在班主任办公室大门前,哭声吼声震天。
  个别情绪特别激动的,甚至想要越过老师的阻拦直接冲进去。
  “啧啧,好热闹啊。”李越本着看热闹不嫌事大的态度,往跟前凑了凑。
  而青芜缩着身体,小心躲在李越背后,也跟了过去。
  “大姐,你知道这是在闹什么吗?”李越随意叫住了一位貌似围观很久的老大姐,满脸八卦的问道。
  老大姐一看就是憋了满肚子八卦的类型,好不容易有人主动向她问八卦,自然是要一吐为快。
  “小伙子,你可是问对人了,我都盯这里瞅一上午了。没人比我更清楚!这些人可都是来喊冤的!”老大姐故作神秘道。
  “喊冤?”李越打量着这一片头缠白布条的人,听老大姐这么一说倒确实觉得有那么几分意思。
  “可不是喊冤吗?”老大姐压低了音量,往李越身边凑了凑,接着道:“听说这班主任昨夜抓了几个上课吃零食的,结果还不到中午,几个人就全死球了。这不,几个家属知道了,就来闹腾了。”
  老大姐说得起劲,李越的脸色却变得凝重了起来。
  昨天夜里抓了几个上课偷吃零食的?那不就是混混团伙阿军他们吗?
  这些人居然全死了?
  不明不白的集体死在了班主任办公室里?
  这难不成会是巧合?
  可是李越清楚记得,阿军这伙人昨天吃着火锅、唱着小曲儿,模样是要多嗨有多嗨。
  尤其是那个阿军,被自己一顿揍了之后,还能发出响亮且不失中气的惨叫声!根本就不像是那种会暴毙的人!
  在李越思考的过程中,老大姐还在喋喋不休。
  “照我说呀,像这些个坏孩子,死了也是该。还有这些个当爹妈了,自己孩子活着的时候不教好,活着祸害社会,死了还跑来怨班主任!也是脸够厚……”
  对于老大姐的观点,李越是一点也没有听进去。
  或者说,他并不关心那六个混混的死活。按照这几个人的偷吃量,在禁零食力度空前巨大的华夏本来也是该判死刑或者无期的。
  比起这些混混的命运,他更关心隐藏在混混们身后的那只黑手,那位沈老板是否有被揪出来。
  如果没有的,是不是就意味着麻烦没有结束,而更大的麻烦不知何时会再度降临?
  想到这里,李越再没有心情看热闹了。
  “那个,大姐,我们还有事,就先走了啊。”李越匆匆告别了老大姐,就准备带着青芜离开这处是非之地。
  然而就在李越的扭头之间,他却看见一个不同寻常的小东西从公安局大门里跳了出来。
  那是一只墨绿色的卡通小青蛙,体型比仙君呱要小上一些,穿着一身纯黑色的忍者夜行衣,腰上还别了一把牙签大的小太刀。
  呱仔?
  李越当街一愣,目光盯住了这个别致的小东西。
  但几乎是立刻的,就在李越的目光锁定这只忍者呱仔的时候,忍者呱也立刻转头,目光朝着李越看去。
  李越大惊,目光旋而望向天空,假装出一副在观看飞鸟的模样。
  “老板,你这是在干嘛啊?”青芜注意到李越的怪异举止,小声提问道。
  而李越指着电线杆上的几只麻雀,回答:“你看啊,那几个小别致长得可真东西。啊呸,我是说那几个小别致长得可真别致!”
  青芜:“……”
  忍者呱这时打量着李越和青芜两人,似乎并没有发觉到什么特别之处,于是一蹦一跳的溜入阴影中不见了踪影。
  忍者这个职业正式使用是在瀛洲的江户时代。
  但忍者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更加久远的年代。
  据说在瀛洲首次派遣“忍者”完成任务的是圣德太子。
  在当时,忍者普遍被称为“忍”,同时各个时代各个地区对忍者也有其特有的称谓。
  如飞鸟时代称为“志能便”,奈良时代称为“斥候”,战国时代叫法很多,其中流传最广是“乱波”,由武田信玄命名,而江户时代使用的就是和今天一样的“忍者”。
  江户时代是忍者这一名称正式确立的时期,同时也是瀛洲在德川家族统治下和平时期的开始,这导致忍者失去了活动的舞台,作用越来越小,终至于淡出人们的视野。
  许多忍术也因而失传。
  关于忍者活动的最后记载,是1637年的“岛原之乱”,忍者作为幕府的部下参与了这场战斗。
  这只打扮成忍者的呱仔,肯定就是忍者呱无误了。
  如今,李越的仙君呱不在身边,只能小心行事。
  李越用眼角的余光注视着忍者呱离去,悄悄松了一口气。
  沈老板、混混之死,忍者呱……这些所有点如果全都能连在一起,那就绝对不是巧合能说得通的了。
  但见识过仙君呱的本事,李越怎么也不敢随便小瞧其他的呱仔。如果这个忍者呱心存不善的话,只怕就不好收场了。
  毕竟,既然是忍者呱就一定会使用忍术。
  据说,成功的忍者要善于将自己和外界环境合二为一,动静结合地完成任务。所以他们讲究通过食、香、药、气、体这忍者五道来完成日常的修行和锻炼。
  看来,在仙君呱回来之前,我得好好当一阵子的缩头乌龟了。
  李越这样想着,极尽自然的收回目光,看向了青芜。
  “热闹也看了,我们还是快些去生鲜市场买鱼吧。”李越对青芜说道。
  青芜本来就没有看热闹的兴趣,听到李越这么说自然是连连点头,继续乖巧地拖着菜篮子更在李越身后,飞快离开了这处是非之地。
  但是就在两人离开过后不久,躲藏在阴影中的忍者呱再度现出了身形来。
  “呱呱!是阿爸看上的花姑凉!她怎么会和一个满身臭味的穷小子在一起?”忍者呱看着李越和青芜的背影,自言自语道。
  “抢了阿爸的花姑凉,那就是阿爸的敌人!呱呱!敌人,一定要暗杀掉!呱!”
  忍者呱说着,拔出了腰间的小太刀,再度潜伏回阴影中,朝着李越和青芜离开的方向悄悄跟了过去。
  但是忍者呱不知道,自己身后还跟着李瑜和秋桐,静静注视着他的动向,准备随时给他致命一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