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侍妾虐渣宝典章节目录 > 第一百六十三章 苦情痣

第一百六十三章 苦情痣

花千树握着帕子的手就是一紧,他怎么什么都知道?耳朵有这么长吗?
  
  夜放听不到她的回答,轻哼一声:“本王看你是话本看多了,当你自己是崔莺莺么?”
  
  “我,我一时间也寻不到好的借口,担心被老太妃拆穿,一时情急,就......”花千树小声嘟哝道。
  
  夜放宽厚而又紧实的双肩抖了抖,微不可见:“是你太笨,说谎怎么不知道提前打好草稿?还差点闹了笑话。”
  
  “我又不曾有过身孕,哪里知道得这样详细?”花千树不服气地低声反驳。
  
  夜放突然就转过身子来:“你这是在提醒本王,某些事情也应当让你多一点实践经验,免得到时候一问三不知。”
  
  如蜜色泽的肌肤,如墨的头发,洇湿之后紧贴在肌肤之上的雪白绸缎小衣,隐隐约约显露的刚硬线条,扑面而来的男性气息,令花千树顿时手忙脚乱。
  
  “我知道,我知道。”
  
  她惊慌后退三步,一迭声地推拒。
  
  “你知道什么?”夜放挑眉,带着促狭的笑意:“若是老太妃问起你,本王身上哪里有伤疤,哪里有痣,你可说得上来?”
  
  “我,我就说夜里黑灯瞎火的,看不清。”花千树说完,脸上已经是殷红如血。
  
  夜放不由就是一阵闷笑,逼近一步:“可你身上哪里有痣,本王却一清二楚。”
  
  花千树愕然地抬眼,见他正意味深长地盯着自己的眼睛,迅疾反应过来,慌乱地掩住心口:“你、你偷看我洗澡?”
  
  夜放探究地盯了她半晌,方才意味莫名地笑了笑:“你原本就是本王的,还能叫‘偷’么?”
  
  “色狼!”花千树懊恼地嘀咕。
  
  夜放“呵呵”轻笑:“狼?像这种床帏之事,你自己知道就好,可不足为外人道。”
  
  今天的夜放,是被画上的狐狸精附体了吗?
  
  一股骚味。
  
  花千树害怕,再任由夜放脱缰自由发挥,自己的脸上一定会着火。她慌忙转移了话题:“那你上次被刺客所伤,如今可好利落了?”
  
  夜放一怔:“别人都跑去星辰园里对我嘘寒问暖,趁机大献殷勤,只有你不闻不问,我以为,你不会放在心上,巴不得我好不了。”
  
  花千树笑笑:“正是为此,我就不再锦上添花了。再说她们都说你生龙活虎,恢复得很快。”
  
  夜放意味深长地道:“凤楚狂说我命大,他原本都已经跑去给我准备棺材去了,谁知道我竟然又活过来了,白白浪费了一口上好的楠木棺材。”
  
  噗!七皇叔您这是在惋惜么?
  
  花千树“噗嗤”一笑:“他尽是危言耸听,当时我可就在跟前呢,老大夫说不过是一点小伤,第二天就能醒过来。”
  
  “如此说来,他是在说谎?”夜放挑眉:“害我还以为夜半三更有大罗神仙喂我吃了还魂丹。”
  
  他调侃着闷声笑,胸膛起伏,露出胸前一颗殷红的痣来,如红豆大小,十分醒目。
  
  花千树曾听说,但凡是生在胸前或者脖子后面的红痣,都叫苦情痣,那是前世今生的记号。
  
  有一种人,即便是步上了黄泉路,也心有执念,搁不下前世里爱过的人。他不肯喝孟婆汤,宁肯跳入忘川河,受千年水淹火炙的折磨,轮回之后就可以带着前世的记忆和印记,寻找前世里放不下的那个人。
  
  夜放曾说,他生生世世都会带着这颗苦情痣,所以,花千树永远都别想逃出他的掌心。
  
  前世,今生皆如此,只是不知道,是否还有来世。
  
  夜放顺着她略有悲戚的目光向下,看到了自己胸前的痣,玩味地问:“不记得了么?”
  
  他的话多一语双关,花千树稍有不慎,便会露出马脚。所以,每一句话都要斟酌反复。
  
  “当然记得。上次夜幕青勾结土匪算计我,你搭救我的时候,骗我你胸前中了土匪的冷箭,我信以为真,还被吓得嚎啕大哭。后来那半截断箭不慎掉落下来,我还以为这猩红一点是血,手忙脚乱地去擦。”
  
  夜放低头瞥了胸前一眼:“算你还算是有良心,记得你曾欠我一命......还有,趁机上下其手,沾过本王的便宜,不负责也就罢了,还恼羞成怒,捶了我一顿。”
  
  突然勾起的回忆,令花千树瞬间心里感慨万千。就是在那一次,夜放的从天而降,犹如战神一般,溃散众匪,令这个在武将世家长大的千金小姐竟然瞬间迷恋上了武功。
  
  花父曾经苦口婆心地劝过多少次,发了多少次的怒火,想要自己女儿也同样成为一名英姿飒爽,身怀绝技的沙场女将。可是花千树依旧吊儿郎当,偷懒耍滑,又有母亲与哥哥们护着,所以身为将门之女,竟然只会几招上不得台面的花拳绣腿,竟然连两个身手好点的侍卫都打不过。
  
  可是,夜放的一招一式,如长虹贯日,雁落平沙,充满着令人惊心动魄的炫目的潇洒,她第一次发现,竟然有人可以将功夫练得这样好看。
  
  或许就是她当时痴迷的样子太傻,令夜放瞬间生了捉弄她的心思。
  
  匪首暗中命人对着她放了冷箭,她浑然不知。
  
  夜放对付几个虾兵蟹将原本是游刃有余,可是当时正在跟人打斗,情急之下,整个人飞扑过来,奋不顾身。
  
  当花千树终于缓过神来的时候,夜放胸前插着半支箭。他一手捂着胸口,夸张地紧蹙剑眉,身子摇摇欲坠。
  
  当时情势看起来那么急,花千树做梦也没有想到他竟然是装的。他一手捂着“伤口”,一手挥剑,仍旧不忘将哭得稀里哗啦的花千树严严实实地护在身后。
  
  他的一个捉弄,博得了花千树多少的感动?
  
  那宽展的肩膀,挺直的脊梁,就像是擎起的伞,参天的树。
  
  后来,花千树回到将军府,便主动寻父亲要学习武功。
  
  花父被她突然的好学上进感动了,竟然毫不吝啬地将花家独门的内功心法郑重其事地交给了她:“等你学会了这上面的心法,父亲亲传你功夫。将来江权若是敢欺负你,你也可以防身。”
  
  花千树想,父亲是不是就在那个时候,已经隐隐约约地觉察到了什么?
  
  可惜,自己没能等来这一天,只是侥幸将内功心法牢牢地记在了心里。
  
  花家便遭遇了灭门之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