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侍妾虐渣宝典章节目录 > 第九十五章 夜猫子进宅

第九十五章 夜猫子进宅


  “这是大院子里的规矩。”花千树敷衍了一句,留心看了一眼核桃的脸色,方才问出口:“核桃,这唐修展的事情......”
  核桃满不在乎地挥挥手:“姨娘您不用多说了,我知道您的意思。我也不过只是对他有那么一点朦朦胧胧的好感罢了,自从您上次劝过我,我就没有再记挂着他了。如今看来,他果真就是个人渣,多亏我那时候没有将话说出口,否则平白掉了我自己的身价。”
  花千树见核桃已然释怀,心方才落下来,刚要说话,听到外面严婆子说话的声音,嘟嘟哝哝地指挥谁干活,就在花千树的院子外面。
  两人诧异地从窗户里望出去,严婆子竟然亲自登门来了,已经走到院子当中,身后还跟着寥寥。
  夜猫子进宅,无事不来。
  花千树起身迎着,严婆子一脸皮笑肉不笑,破天荒竟然给花千树问了一句好。
  核桃慌忙将茶水端了上来。
  严婆子在杌子上坐下,寥寥就侍立在她的身后,一把抢过了核桃手里的茶,递到严婆子手边。
  动作有点突兀,茶水泼溅出来一点,溅到核桃手背上,她咬着牙不敢吱声,只是忍不住甩了甩。
  “咱们霓裳馆里,主子们跟前都是两个伺候丫头,一人贴身伺候,一人做点跑腿粗活。可您进来之后,这跟前一直就挑选不到个合适的人,全都死眉耷拉眼的,没个眼力劲儿。如今,这不凑巧,晴雨姨娘罪有应得,被杖毙了。但是她跟前伺候的丫头可是个顶个的机灵,是当初千挑万选出来的拔尖的。寥寥做事利落,又聪慧机灵,以后就留在您跟前伺候。”
  她话音一落,寥寥就上前,冲着花千树蹲身行了一礼:“参见花姨娘。”
  花千树抬眼打量那寥寥一眼,倒是有点意外。转念一想,当初晴雨巴结严婆子,她跟前的丫头与严婆子肯定也是有点人情在,能留下来也是有可能。
  似是漫不经心地问:“晴雨姨娘那里都收拾妥当了?”
  寥寥点头,面上毫无悲戚之色:“回花姨娘的话,已经全都清空了。以前伺候晴雨姨娘,对您多有得罪,还请姨娘不要见怪。”
  严婆子笑着道:“各为其主,主子让你往东你这做奴婢的就绝不能往西,所以以前的事情也怪不得你。以后,你就是花姨娘跟前的大丫头了,记得要对主子忠心耿耿,体贴细致就好。”
  这话一出口,核桃就有点着急。
  姨娘们跟前都有两个丫头,一个大丫头,一个粗使丫头。花千树跟前只有她自己,肯定是吃香的,严婆子一句话,就塞了一个寥寥进来,而且指名道姓要做大丫头,那么自己怎么办?
  尤其是,寥寥倚仗着晴雨,在霓裳馆里也是嚣张习惯了,从来不将老实巴交的核桃放在眼里,平素经常冷嘲热讽,还欺负她,两人是有过节的,以后岂不是就要处处压她一头?
  核桃眼神一个劲儿地向着花千树那里瞟,心都提了起来。
  花千树笑吟吟地道:“我这个院子,你们是知道的,自从浅月姨娘走了之后,许多人都不肯登门,所有杂事那都是核桃一个人忙里忙外。这孩子人勤快,虽然是有点笨手笨脚的,但是勤能补拙,也算是合我的心意。而寥寥没有在我跟前伺候过,我也不知道她是否称职,能否当得起我跟前的大丫头。”
  核桃就守在一旁,听花千树这意思是要留下寥寥,心里多少有点不乐意,看了她一眼,低垂下头。
  寥寥“嘿嘿”地笑了两声,眼睛滴溜溜地转了一圈:“奴婢是受过苦日子的,又得严嬷嬷费心调‘教,样样能拿得起放得下,做事情姨娘尽管放心就是。”
  花千树满意地点点头,向着严婆子看了一眼,笑眯眯地道:“行与不行,还是要试了才知道。我看这样,严嬷嬷您是知道的,咱们院子里的小厨房里一直都是刘妈与鱼丸儿两个人做事,管着这么多人的饭食还有茶水,听说原本一直是两个厨娘的,鱼丸儿也就是烧火劈柴打个下手,不怎么中用,两个人就忙不过来。
  我经常麻烦人家两人,过意不去,就想让核桃有空闲的时候,能帮衬就帮衬着。如今正好寥寥来了,这核桃能得清闲,干脆就先让她过去帮几日忙,还个人情。
  所以,这院子里的差事就要全部劳烦寥寥。包括晨起洒扫,梳头洗脸,用膳洗衣,缝缝补补,事无巨细,都要关照到了。以前核桃做起来能井井有条的,相信寥寥也一定绰绰有余。”
  她这话说得有点夸张,每日里丫头们需要做的事情的确不少,尤其是像鸾影那里,规矩多,差事细的,两个丫头都忙得团团转。而花千树并没有什么架子,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大都亲力亲为,核桃一个人也不觉得太辛苦。
  她将核桃故意支使开,将所有差事交到寥寥身上,意思已经很明显,她若是能一个人将这些事情打理得井井有条,便证明自己比核桃能干,这大丫头才能当得起。否则,就只能做一个粗使丫头。
  寥寥听着,将花千树的吩咐在心里转了一个圈,明白她这是想将她一个人当做两个人使唤,就有点不高兴。
  她在晴雨跟前擅于讨巧卖乖,使个心眼,见天对着小丫头指手画脚,自己从来不做事情,还偷奸耍滑。花千树竟然让她做这么多事情,怎么能乐意呢?当时就面有难色,又扭脸瞅了一眼严婆子,欲言又止。
  花千树意味深长地问:“怎么,你看起来好像有点不太情愿?”
  她支支吾吾地道:“我就是担心这初来乍到,又不太了解你的生活习惯,冷不丁地代替了核桃,有些事情怕是做不到你的心里去。”
  花千树满不在乎地道:“我这个人不是太挑剔,你放心就好。你愿意来我的院子,那就是缘分,偶有懈怠,也不会太苛刻。”
  严婆子轻咳一声:“花姨娘这是不相信婆子我的眼力?”
  花千树摇摇头:“严嬷嬷的眼光那是顶顶毒辣的,我自然信得过。不过核桃跟了我这么久,也从来没有犯过什么过错,做事勤勤恳恳。我不能外来的和尚会念经,无缘无故就将她降为粗使丫头不是?
  这让核桃出去了,面子上也过不去。俗话说,能者居上,自然是谁能干我就重用谁,这样方才公平。说到用人,我在你跟前这是班门弄斧了,你说是不是这个道理?”
  一番话将严婆子顶得哑口无言。毕竟,这丫鬟那是人家在用,人家愿意怎么安排也是人家的事情,她管得有点太宽。
  严婆子向着寥寥暗中使了一个眼色,寥寥只能无奈地道:“如此是最好,寥寥全都听姨娘您的吩咐。今日原来的差事还没有交代清楚,您容我回去交接一下。彻底腾出身子,便来一心一意地服侍您。”
  花千树满意地点点头:“好。”
  严婆子便带着寥寥一同告辞出去了。
  本书首发来自,第一时间看正版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