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损种实验体的崛起章节目录 >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不朽起航6

第二百四十三章 不朽起航6


  耀眼的火光闪动着,此时的科洛桑外层空间就如同顽童拿着各色蜡笔在漆黑的画布上乱涂乱抹。
  高瘦的身影披着漆黑的斗篷静静伫立在舷窗前,感受着一个个代表生命的原力坐标暗淡下去。
  “泰拉纳斯大人,你的老朋友已经到了。”一个沙哑难闻的声音通过舰内通讯器穿来。
  泰拉纳斯是一个西斯名字,正确的叫法应该读作达斯·泰拉纳斯,达斯代表着这个名字的主人是一位西斯尊主。
  当然他还有着一个享誉银河的名字,塞伦诺的伯爵杜库!
  “我已经知道了,把他们引导至我处即可。”
  欧比旺的原力他岂会感受不到呢?那可是他的弟子魁刚·金的得意门生!
  呵!
  那还是他身为绝地武士时的弟子,在绝地武士团超过两万年的历史中,杜库这个名字代表着强大和崇敬。然而,在他70岁那年,他却告别了最亲密的战友梅斯·温杜大师和尤达大师,告别了绝地武士团。
  对于像杜库一样,收回对武士团的誓言,放下了所有的职责,转而追求更宏伟理想的绝地。被称为“迷失的二十”,这悲哀地提醒着绝地委员会,有些绝地武士的索求,武士团无法满足。
  老者此刻有些犹豫,他的西斯导师西迪厄斯已经安排好了一切!
  议长将获救,而身为独立星系邦联精神领袖的杜库伯爵则会败倒在新一代的绝地手下,从而体面的退出这场造成了数十亿伤亡的战争。
  也许三年,也许五年之后,杜库伯爵将在囚禁中深切地认识到自己的偏执到底给银河系带来了多少灾难。他将忏悔,他将重生,他会把属于塞伦诺的财富捐给那些伤痕累累的受害者。而他本人会以一个新的理想主义形象致力于新政府的重建工作。
  “以败军之将的形象再次出现在温杜和尤达面前。。。他们会说什么呢?”杜库伯爵摩挲着下巴上的花白胡子,神情慢慢放松下来。
  “咳咳咳,大人,除了绝地武士,我们的船上似乎还混入了几只小虫子呢。他们肮脏的血肉不值得您挥动光剑,我已经派了一个小队在门外候命,他们会为您扫清障碍。”格拉弗斯独特的嗓音再次响起。
  杜库伯爵剑眉一竖,他不喜欢手下的人自作主张地安排和他相关的事情。不过格拉弗斯是这个持续了数年的大计划不可或缺的一环,按照导师的安排,克隆战争的一切后果终须有人承担,而这个半人半机械的恶心怪物或许是最好的人选。
  “知道了。”
  “恕我冒昧,泰拉纳斯大人,我们为什么要把绝地引到那里去呢?让他们接触到议长。。。”
  “这是老师的安排,或许你可以去向他询问这么做的意义何在?”杜库不客气地打断了将军的话语,替罪羔羊不需要知道那么多。
  现在的共和国正是因为充斥着太多太多的势力,所以才变得臃肿而腐败。那些议员为了权利,毫无底线地讨好无知的平民,在民主的大义下,各种罪恶交易,暗箱操作层出不穷。为了这样的政府效力,让杜库感到深深的腻味!
  “呼~~~咳~~~失礼了!伟大的西迪厄斯的睿智,我不敢妄加揣测。”格里弗斯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好奇心过于旺盛,不再继续这个话题,只是提醒道,“泰拉纳斯大人,他们快到了。”
  杜库伯爵没有回答,慢慢走到一面巨大的落地镜子前,仔细地理了理身上考究的黑色织甲外套,然后便昂首向外走去。
  外面果然如格里弗斯所言,五个身穿古怪服饰的雇佣兵正目光灼灼地看着他。
  “人类?”这个发现让他的心情明朗了不少,习惯了舰上内莫迪亚人臃肿的脸庞,骤然看到同类总是令人欣喜的。
  “是的!我叫小诸葛,不朽小队愿为您效劳!”为首一个面容俊朗的年轻人微笑着向他抚胸致意,一切都显得恰到好处。
  以礼还礼是一个真正贵族基本的修养,他点了点头,笑道:
  “我老了,也许这次无法带你们这群勇敢的年轻人取得胜利,到时候自己机灵点,尽量活下来!”
  “我们可不像内莫迪亚人,没有丢下同伴的习惯。”张琦直起身子,跟在杜库的身后说道。
  杜库闻言脚下一顿,有些感慨的叹道:
  “是啊!这才是新世界的所需要的基石,而不是那些怯懦的异族!”
  他没有再开口,领着不朽小队跨过一扇由乳白色伊里迪特石制成的椭圆形镶金大门,走进一个巨大的房间,不,如果按照天花板的高度,这里应该称作一个大厅才对。
  这里是格里弗斯的将军室,透过270度环绕的落地玻璃,外太空的激烈战斗一览无遗!
  大厅尽头有一把造型夸张的落地椅,一位白发斑斑满脸沧桑的老者正佝偻在这张椅子的中央,他的双手被带着电流的金属环固定在椅字的把手上。看到杜库的身影,他的眼中刚刚燃起的希望之火又重新黯淡下去,似乎认命似的抿紧了嘴唇。
  和这位共和国的中流砥柱相比,同样须发皆白的杜库伯爵显得精神了许多。
  不过这不是张琦他们关注的焦点,他们的视线已经完全被舷窗外绮丽的景象占据。
  不朽小队里的几人都是第一次以这种形式浏览太空风光,恨不得这艘具有星际跃迁能力的居舰能立刻起航,让他们也感受下超光速飞行的快感!
  不过当看到右边那艘巨大的狩猎者级歼星舰三角形的舰体,一联排闪烁不已的炮口,顿时开始担心起来。张琦记得这艘独立星系邦联的旗舰可是在这一战里断成了两截,一半坠入科洛桑,一半直接在太空中轰然爆炸。
  整条船四万八千人,除了阿纳金,欧比旺和议长帕尔帕庭,也就那个狡猾的格里弗斯通过救生艇逃往那艘贸易联盟碟型指挥舰上,其他战斗机器人和负责武器系统的内莫迪亚人都在太空战舰覆灭时化为了尘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