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兵将卡牌系统章节目录 > 第六百二十章 望江海港的变化

第六百二十章 望江海港的变化


  苏望山离开老东家已经有些日子了。
  自上次亲眼见到水军跟英特大战,虽然官军最后胜利,但依旧是惨胜,苏望山就明白。
  这水路,在官军彻底形成对英特人的压制之前,是没法子走了。
  为了了解官军的实力,苏望山亲自带着酒水金银,前去望江水军大营探望,想要看看水军究竟什么时候才能在望江外海形成对英特人的战船压制。
  可惜,自家官军的战船太少了,在造的官船之中,艨艟斗舰才刚刚开始,距离形成战斗力,起码要一年的时间。
  从那以后,苏望山就开始赋闲,后来因为商号倾轧,不得不离开老东家。
  为此,苏望山干脆在望江买了宅子,每天去望江都督府闲逛,甚至把自家子侄都送去了水军,就为能够知道究竟官军什么时候能在海上压制英特人。
  这天,苏望山正在港口闲坐,跟几个志趣相同的老头唠嗑,对港口内的战船指指点点,品头论足。
  “咦,这不是地字零零一,怎么搞的,战船上的船舷弩炮怎么拆干净了,这还怎么打仗。”
  “你哪只眼睛看到这是地字零零一船了,我建议你挖了他,误事啊。”
  “这绝对是新的艨艟斗舰入列了,老子敢拿胸口这颗黑心保证,绝对是新船。”
  三个老友的议论引得苏望山向那战船看去。
  平整的甲板上十分宽阔,只有一个瞭望室和固定船锚的铁链,十几个水军和工匠来回在船上奔走。
  应该是新的艨艟斗舰。
  苏望山心中笃定的想着,看那船上的油光,绝对是没有经过海水侵蚀的,肯定的新船,应该是地字零零二。
  官军的新船开始海试,那距离列装就应该很近了。
  太好了,东南商路终于要开通了。
  一连几日,苏望山每日都去海港,就想看看零零二是否列装。
  不过让苏望山意外的是,零零二还没开始列装,零零三,零零四,相继出现在港口内,进行海试。
  短短一个月的时间里,港口内就出现了四艘新式艨艟斗舰。
  苏望山激动了,如果这四艘艨艟斗舰一次列装官军,那就是四支新船队,据说英特人在齐国的水军大寨内,只有六艘艨艟斗舰,而且上次一战,还折损了两艘。
  除非他们从英特国再次调出新的艨艟斗舰,否则他们定然无法再封锁东南商路,距离海路再次可以行商的日子不远了。
  为此,苏望山特意去见了老东家,把新战船入列的事儿说了。
  老东家也是目光远大,他当初本就不同意苏望山离开,不过因为内部倾轧,反对苏望山的人太多,自己也不能一言而决来福祥的事儿。
  “你回来是不可能了。”
  东家的话在苏望山耳边回响。苏望山有些恼火,当初自己在来福祥,是得罪了不少人,但是也帮过不少人,到了现在,竟然没有一个愿意替自己出头。
  真是操蛋啊。
  不过幸好,东家不是没有远见的人,直接出银子,成立新的船队,让自己来当掌柜。
  因为有了事情做,苏望山去海港的日子就少了,对零零二们的消息,就仅限于道听途说了。
  三次海试之后,艨艟斗舰列装,组成舰队,就很少在港口内停泊了,这让一群心忧艨艟斗舰的老家伙每日都焦躁的很。
  苏望山因为货号的事情烦心,相跟着几个老友,在酒后来港口看船。
  董灵推着苏路到海港内,接见来投递国书的英特使者。
  因为不想搞太大的阵仗,苏路没有让人封锁港口,只是随意调派了些禁卫,就让董灵推着自己进了港口。
  为了示威,新旧六艘艨艟斗舰尽数回返望江,停泊在海港之内。
  六艘高大的艨艟斗舰几乎停满了泊位,大大小小的战船填满了海港,放眼望去,几乎连海水都要看不到了。
  苏路停在岸边,董灵在旁边说着了:
  “王爷,这些可都是您的功劳。”
  “六艘艨艟斗舰,周遭的海匪海寇都被一扫而空,东南三大寇,海东十二匪,现在都成了过往,咱们的艨艟斗舰,最远已经行驶到了罗江沿线。”
  “英特人这次,肯定是来抗议来了。”
  不远处,苏望山打量了两人一眼,几步过来,好奇的问着:
  “两位请了,在下苏望山,刚才远远的听到夫人说,英特人是来抗议的,不知这抗议做何解?”
  周遭潜伏在人群中的侍卫都动了起来,片刻功夫就形成了局部包围,一旦苏望山有什么举动,就会暴起。
  董灵摆了摆手,示意旁边的高大宝稍安勿躁,这才笑着说了:
  “就是英特人不满咱们,来咱们门口骂战来了,不让咱们在他们侵占咱们的地盘上开船。”
  苏望山闻言恍然大悟,“原来如此”
  “不过英特人为啥要抗议?咱们的艨艟斗舰刚刚形成船队,还不是他们的对手吧,他们有什么好抗议的。”
  董灵笑眯眯的说着:
  “十天前,咱们的艨艟斗舰到了罗江,攻击了一艘英特货船。”
  苏望山的呼吸一下就粗重起来了,脸色也变的潮红。
  “这位夫人,敢问这消息,可真?”
  高大宝在旁边嘟囔着说了:“董灵大人说的话还能有假。”
  董灵笑眯眯的说着:“真不真的,待会儿英特人来了,不就知道了。”
  苏望山突然摇了摇头,“不,不会,英特人有最少四艘艨艟斗舰,而且都是老于战阵的,断然不会惧怕咱们,若是咱们敢攻击英特货船,他们肯定会打回来的。”
  旁边人也都围了过来,纷纷赞成着。
  “对,英特人可不是吃素的,吃了亏还能隐忍不发。”
  “这妇人吹牛罢了,咱们这么忠君的都不认为这种事可能发生。”
  “嘿,要是真能让英特来抗议就好了,说明他们打不过咱们官军啊。”
  “别做啥春秋大梦了,等过上几年,咱们的艨艟斗舰用的娴熟了,小伙子们也都敢打仗了,那时候就行了。”
  各种各样的议论声音,都汇聚过来了。
  不过这些人议论的话题再次一转,就到了该当如何尽快娴熟,尽快敢打仗上了。
  苏望山也不例外,被话题吸引,开始长篇大论,发表着自己的见解。
  董灵撇了撇嘴,蹲在轮椅旁边,把下巴枕在苏路的手臂上,仰脸看着苏路。
  “爷,刚才您为啥不说话呢,咱们现在真不比英特人弱了。”
  “来了”
  苏路的拍了拍董灵的头,笑眯眯的说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