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我不想继承万亿家产章节目录 > 第274章,陈天竹与江婉见面

第274章,陈天竹与江婉见面

突然一道身影出现在陈平跟前!
  李毅出现了!
  他一个瞬身,后退的瞬间,右脚一个飞踢,直接踢中赵阿豹的手肘!
  铛!
  赵阿豹手中的双菱刺刀也于刹那间甩飞出去,重重的落在地上发出一声清脆的声响!
  赵阿豹心中大惊,没想到这看似平平的小子,身边居然还有这等实力的保镖!
  对方的实力居然这么强大!
  李毅只是冷冷的盯着赵阿豹,眼中尽是慵懒之意,丝毫没把对方放在眼里。
  赵阿豹眼角一拧,快速反应,紧握双拳,脚下猛地发力。"噌"的弹飞出去,一双铁拳带着龙行虎威,照着李毅的脑袋怒轰而去!
  李毅抬腿侧踢,势大力沉!
  "砰!"
  顷刻间,一道人影如断线风筝般倒飞而出,重重的砸在一旁的夜市摊上!
  李毅依旧面色淡然,站在那里,看着那满身油污的赵阿豹从夜市摊上爬起来。
  这家伙嘴角已经溢出鲜血,胸口的短衫也是出现了一只乌黑的脚印!
  韩克明此刻面如死灰,先前的傲气与自信早已荡然无存。
  当他看到自己找的阿豹被突然出现的男人一脚踢飞的那一刹那,他就知道自己完了。
  赵阿豹也知道今晚栽了,对方的实力太过强大。仅仅两三招的功夫,自己就败下阵来!
  而且看样子,对方明显没有使出全力。
  他也没多说什么,啐了一口血痰,看了一眼地上不成人样的韩克明,扭头捂着胸口离开了这里。
  "陈哥,不追吗?"丁四问道。
  陈平摇了摇头,淡笑道:"不用了。"
  李毅也是看了眼陈平,耸肩道:"少爷,你这仇人太多了吧。"
  陈平白了对方一眼,道:"又不是我挑事的。"
  接下来,一帮人围着躺在地上的韩克明。
  这家伙。声嘶力竭的嘶喊着:"不要,你们不能动我!我爸是京都韩家的韩忠雷……"
  "韩你妈个大头鬼啊韩!"
  丁四脾气比较暴躁,上去就是两脚。
  韩克明这叫一个惨啊,好不容易用手抓到陈平的裤脚,声泪俱下的求饶道:"陈哥,我真的错了。求你放过我!我有眼不识泰山,求陈哥放过我……"
  "行啊,韩大少,你说你这剩下的一只胳膊和一条命大概值多少钱?"
  陈平蹲下身子,嬉皮笑脸的说道。
  韩克明被陈平的一句话吓得瑟瑟发抖:"你……你什么意思?什么多少钱?"
  "韩大少,这就是你的不对了,既然花钱买我的四肢,那你应该懂我的意思啊。"陈平咧嘴露出一口白牙,笑道:"说的再简单点,你韩克明现在在我的手上,想活着离开,那就得花钱买你的命啊!"
  听到这句话,韩克明浑身一软,膝盖处的痛楚顷刻间袭遍全身!
  "这里可是上江市北街,我韩家在这里是有人的!你要是敢动我,你们一个也别想活着离开这里!"
  韩克明咬牙恐吓道,他现在非常后悔,为什么自己就带着赵阿豹一个人来了,要是早点通知自己家在这里的人,那岂不是一点事也没有。
  "哟呵,韩大少,都到这份上了,你还想着威胁我啊。"
  陈平伸出手,在韩克明脸上连续拍了几下。
  "这样吧,我待会还有事,我就直接开价了,你要是觉得合适呢就点头,要是不合适呢,恐怕你韩大少今晚得躺在这里了。"
  陈平那眼珠子一转,微笑道。
  "你……你不能这样。我真的不明白你在说什么,我没钱!"
  韩克明吓得声音都发颤了,什么叫合适就点头不合适就躺在这里,那不就是强迫自己点头嘛!
  "行啊,既然你要详细点,那我就给你数数,你觉得你剩下的那条胳膊值多少钱?或者,这条骨折的胳膊,或者你的第三条腿值多少钱?这些呢,我都会给你报个价,你韩大少不至于花不起这点钱吧。"
  陈平一脸思索的说道。
  "你!你这是犯法!我要报警,你会坐牢的!我、我、我……没钱!"韩克明都快吓哭出声了。
  陈平一脸嘲讽的笑容:"不是吧我的韩大少。你现在跟我提这个,早先你干嘛去了?我就搞不明白了,你的公司不是有几千万流水嘛,怎么,我还没开价呢,你就说自己没钱?你这就不对了,我不喜欢你这样的生意人!"
  "你可得好好想清楚了,花钱买你剩下的肢体和这条命,是很划得来的。"
  说着,陈平从丁四手里接过铁棍,很有节奏的在右手掌心拍着,每一声落在韩克明的耳里都是来自灵魂深处的折磨!
  这一刻,他韩克明才知道面前的这个男人是多么的凶狠!
  "你要多少?"
  韩克明被陈平吓住了,最终低下头来认栽。
  陈平笑了笑,露出一副奸商的嘴脸,用铁棍捅了捅韩克明的另一条胳膊,道:"我喜欢公平公正的交易,这样吧,这条胳膊三百万,怎么样?你要是觉得合适就点头,不合适我们再商量。"
  "多少?三百万?你疯了吧!"
  韩克明瞪大了眼睛,差点咆哮出来,但是一看到陈平手里的铁棍,就怂的低下了眉头。
  自己的公司虽然流水几千万。但是每个月的纯利润也就那么一两千万,自己作为老板是有钱,但也不至于浪费到三百万买一条胳膊啊!
  万一这家伙还要买自己的第三条腿,那岂不是上千万!
  "怎么,不合适?韩大少你是生意人,不会这点小钱也没有吧。要知道。这可是你自己的胳膊啊,有血有肉的,要是敲碎了,那该多疼啊。"
  看着陈平那天真无邪的笑容,韩克明浑身都在发颤,他真的害怕对方一个不顺心就把自己的这条胳膊也给敲碎了。
  "那我们再商量商量。我数十个数,你要是觉得我刚才提的三百万可以的话就点头,不行的话,那我也没办法了。"陈平耸肩道。
  这叫商量?韩克明都快急的哭出来了。
  "十、九、八、三……"
  陈平悠闲地数着数。
  "不是,怎么突然就到三了?"
  韩克明一懵,心里慌得不行。
  "哦,我乐意。"
  陈平淡然的回道,拍着手里的铁棍,接着数:"二……"
  "好!三百万就三百万,我同意!"
  虽然很贵,但是韩克明是明白人,留得青山在不愁没柴烧,他只好忍痛答应道。
  "嘿嘿,韩少果然是聪明人,那接下来我们谈谈关于你的第三条腿吧,一口价,一千万!"
  陈平拍了拍韩克明的肩膀。
  韩克明直接哭了:"一……一千万!刚才只要三百万,怎么一下子变成一千万了!"
  陈平摊手道:"一千万贵吗?我觉得还好吧。毕竟那玩意可是你韩少自己的,是你用来传宗接代和潇洒的。我觉得一千万不多啊,除非你韩少不介意自己变成史上最后一个太监。"
  "不!我不同意,你这是坐地起价!"
  韩克明直接摇头,这要价太狠了,虽然自己在老爸的支持下开了公司,这几年也赚了不少,但那都是自己辛苦赚来的,一下子送出去一千三百万,那可真是要命!
  "咚!"
  一声清脆的敲击声,陈平将手里的铁棍敲在韩克明面前的地砖上,一下子就将地砖敲碎了!
  他也懒得跟韩克明废话,实际行动比言语威胁来的更干脆!
  韩克明脑袋一下子就嗡嗡的响,吓得直接夹紧了大腿根,这一动直接牵扯到碎裂的膝盖骨,痛得他浑身直冒汗!
  "好好好!我答应,我答应!"
  韩克明知道自己要是不答应,那自己的小兄弟就会和那块地砖一样被敲的稀巴烂!
  他相信陈平会做出这种事。
  陈平贱贱的笑道:"果然是生意人,就是靠谱。那接下来就是你的这条命,我看三千万怎么样?不多吧,一口价哦亲。"
  韩克明忽然有种眩晕的感觉,他宁愿自己现在死在这里!
  三千万呐!
  那可真是要了自己的命了!
  虽然韩家在上江市的武术馆有不少钱,但那也是韩氏集团的,是家族的产业。不是他韩克明个人的。
  "命重要还是钱重要,我想韩少应该分得清吧。有时候,这人啊,就得为他犯的错买单。"
  陈平无耻的笑道。
  韩克明最终接受了这三千万的价格,他心里打着算盘,等他回去了,立马联系老爸让人把他抓起来!
  他就不信,一个穷小子能斗得过他韩家!
  这次是他考虑不周,他认栽!
  陈平当场让韩克明转账,因为数目巨大,所以花费了些时间。
  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银行余额变为零,韩克明的心在滴血。
  他看着陈平。咬牙切齿的在心里暗暗道:"姓陈的,我不会放过你的。"
  陈平似乎看出了韩克明的心里想法,不由得说了句:"韩克明,你知道京都韩家武术学院广场是那座'武'字铜雕是谁烧断的吗?"
  刹那!
  韩克明心头骤然一紧!
  他的脑海里,瞬间涌现出一件往事,一件让韩家曾经蒙上阴影的往事!
  京都韩家以武立族。近三代以来,都是武术的发言者,笼络了京都一半的武术资源。
  但是,就这样的大家族,京都豪门,曾经发生过一件震撼整个京都的大事!
  韩家武术学院官场,那座矗立近百年,韩家上上下下供奉,所有习武之人无不尊崇的那座'武'字铜雕,曾经被一个男人一把火给烧断了!
  整整烧了一天一夜!
  韩家不怒?
  整个京都的习武之人不怒?
  可结局又如何?
  韩家打碎了牙往肚子里吞,至今那座烧断的铜雕还矗立在那,被视为韩家的耻辱,要韩家子孙世代铭记!
  "你……你怎么会知道?"
  韩克明浑身冒冷汗,眼神惊恐的盯着陈平。
  "我烧的。"
  陈平淡然道,而后转身离开,留给韩克明一个无比深邃的背影。
  是他!
  居然是他!
  韩克明彻底慌了,浑身因为惧怕而颤抖。
  之后和丁四等人闲聊了几句,顺便请了他们几十个弟兄吃了顿大餐。陈平便离开了北街。
  与此同时,江婉刚从公司下班,开着车前往医院看看米粒。
  到了医院,她就发现,病房里已经有人了,是个中年男人。
  不认识。
  "您好。您是?"
  江婉和礼貌的上前问道,狐疑的看了看四周,屋里头还有两个穿着黑西装的保镖。
  "哦,你就是江婉吧,我叫陈天竹,陈平的二叔。"
  面前的男子,很是和蔼的笑道,满眼是长辈的喜爱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