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奶爸大文豪章节目录 > 第五四四章 签名会出现在成绩单上

第五四四章 签名会出现在成绩单上

    五分钟的时限还没到,就有学生举手。
  
      张重看了那个学生一眼,他如今记忆力很强,刚才点名之后虽然无法做到把八十多个人的名字和脸都记下来并一一对应,但他也能记得举手这个学生并不是本班的。
  
      不过张重还是冲他点了点头,“这位同学有什么想说的?”
  
      “张老师,我觉得文学是以语言文字为媒介的艺术。就其为艺术而言,它与音乐图画雕刻及一切号称艺术的制作有共通性……”
  
      这位学生侃侃而谈,说得头头是道,一些新生不明觉厉,感觉这位同学好生厉害,说的虽然听不太懂,但是总感觉十分有道理。
  
      张重静静听他说完,然后示意他坐下。
  
      “这位同学的记性很好,这段话我自己都快记不得了,你竟然还能说得大差不差。”
  
      那个同学摸了摸脑袋说道,“张老师的那堂公开课我有幸听过,而且不止一次,每次听完都有新的体会,也越来越觉得张老师学问高深。”
  
      “好啦,这个马屁我心领了。如果有不知道的同学,回头可以去学校的官网搜一下我的谈文学公开课,里面有提到。”张重摆了摆手说道,刚才这位同学说的东西不是别的,正是之前他上公开课说的“谈文学”,江阳大学的学生有很多都听过。
  
      刚才这个同学起身回答问题的时候,除了一些一脸蒙逼的新生之外,也有些老同学听他这话耳熟。
  
      五分钟过去之后,张重敲了敲桌子,“有谁想要谈谈自己的想法么?哦,这位同学”
  
      有学生举手了,张重示意他说话。
  
      “老师,文学是一种语言艺术,是话语蕴藉中的审美意识形态。”
  
      “嗯,这个答案很标准。”张重点了点头,这个答案其实就是百科上给出的关于文学的释义,这位同学大概就是用手机搜的。
  
      “还有其他想法么?嗯,这位红衣服的同学请说……”
  
      可能是开学第一天,学生们想要给张重留一个好印象,所以表现得都挺积极,有不少学生都主动举手回答。
  
      至于答案,各种各样的都有。
  
      等到大家都说得差不多了,张重又转身在黑板上写了一行字:文学的作用。
  
      “我们先不用去管文学是什么,先说说文学的作用,当然在说文学的作用之前,咱们面临一个问题,那就是文学到底有没有作用,如果我们认为有,才能去讨论文学的作用是什么。其实这个问题,我之前在公开课上有提到过,但是我希望听过公开课的学生们能够把自己从我之前说过的话中摘出来,挖掘一下自己内心深处的想法。我先问一下,认为文学没作用的举手。”
  
      没人举手。
  
      “那我换一个问法,认为文学有作用的举手。”
  
      全员举手。
  
      “看来大家的想法都很一致,都认为文学是有作用的。”
  
      “老师,如果我们认为文学没作用,那我们就不会来听课了啊。”有学生开口道。
  
      张重点了点头,“从逻辑上来看,是这样的。但是即便是我,也曾经思考过文学到底有没有用,并且深陷进去。在讨论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要暂时将文字的功能性和文学区分开来。那问题来了,有谁能告诉我什么是文字的功能性?”
  
      “文字的功能就是记录语言。”
  
      “那语言的功能性呢?”
  
      “语言的功能是负责传递信息。”
  
      “那传递信息是不是文学的功能?”
  
      学生不说话了。
  
      张重笑道,“不用纠结,我们暂时可以把这两种功能分开。那现在谁能告诉我,我刚才在讲课的时候,有没有做到传递信息?”
  
      不少同学都在点头,认同张重给他们传递了信息。
  
      “好,那我在传递信息的时候是否需要用到文学,如果我不使用文学是不是可以做到准确地传递信息?”
  
      大部分同学这个时候已经被绕晕了。
  
      张重也没想让他们立马弄明白,想要清楚一件事情,不一定需要立即得到答案,所有的信息会留在他们的脑海中,早晚有一天会起到作用。
  
      “功利主义者认为,文学是无用的,因为简单的文字就可以做到传递信息的作用,没有必要再给文字赋予其他一些意义。之前在公开课上我提到过……”
  
      接下来就进入到张重的个人模式,他将自己所知所学的东西娓娓道给学生们听。
  
      一直到课堂的最后,他说道,“这堂课还剩十分钟,这个时间留给你们,有什么想说的,不管是什么主题,都可以提。”
  
      学生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一个胆子大的学生起身说道,“老师,我能问你要个签名么?”
  
      这个问题一说出来,顿时引得整个教室哄堂大笑。
  
      张重笑着说道,“当然可以,不过这个签名将会出现在你们学期末的成绩单上。好了,下一个问题。”
  
      有了第一个吃螃蟹的人,学生们变得更加勇敢起来,什么问题都往外问。
  
      “老师,你的新书什么时候出来?”
  
      “老师,能给我们分析一下您自己的作品么?”
  
      “老师……”
  
      看着即将失控的课堂,张重抬手压了压,“问题太多,下次回答。今天这节课到这里就结束了,不过按照惯例,我要给你们布置一点作业,这堂课的作业……你们回去回忆一下自己第一次写作文的时候,把当时的感受和现在的感受写出来,作业收上来之后我会一一审阅,你们的平时分都在作业上面了,希望大家可以认真对待。另外,下节课过来的时候教材就不用带了,不过可以带个笔记本,说不定有些需要记的东西。”
  
      张重收起了教案,忽然又想到了什么,“哦,有件事情忘了说,过两天零零一会有一个主题征稿,你们关注一下。咱们学院的学生可以登陆学校官网,直接投稿,我会在后台看到你们的稿子,加油,征稿的奖金颇丰。”
  
      说完之后,张重对学生们点了点头,就离开了教室。
  
      他刚出门,学校的下课铃声就响了起来。
  
      走廊上都是学生,迎面过来的学生都在跟他打招呼,张重一一点头回应,等到他走回到政务楼的时候,脖子都点得有些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