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薪火苍穹章节目录 > 第二百零九章 我走了噢

第二百零九章 我走了噢

果然听完米渊的话后,琉璃秘境原本开心的氛围顿时减少了一大半。
  
  云霄看着米渊不由得叹了一声气,这米老头还真爱搞事情,本来自己只打算把他米家那两个打下擂台就完事的,但现在云霄改变主意了。
  
  既然你这么不择手段的想要获得名额,那么我就偏不让你称心。
  
  “米前辈,我还想代表琉璃秘境继续比试。”云霄此话一出,米渊心中杀机涌动,但他及时控制住了自己的杀意。
  
  看台上的观众们都露出了错愕的表情,不知道这人族小子到底在玩什么把戏,这明明都已经打赢了,为什么还要继续战斗?
  
  只有曹青令两父子满脸兴奋的准备看好戏,这两父子已经在心中疯狂的称赞起了轩辕星阳的神机妙算,他们以为这是轩辕星阳安排好的釜底抽薪。
  
  “云小友,你已经成为了擂台之主,这若是再去挑战其它守擂之人,就不太符合规矩了,总要给别人留些机会才行。”米渊沉声说道。
  
  虽然这话他是对云霄说的,但米渊没有隔断四周,所以在场的所有人都清晰可闻的听见了他的这番,鎏金秘境的不少人都开始幸灾乐祸了起来,他们听得出来,自家大长老这是在生气了。
  
  而云霄仿佛听不出来一般“可是,之前米老前辈你没有说,赢了之后不可以挑战其它守擂人啊。”
  
  “那我现在说了。”
  
  “可你刚……”
  
  云霄还没说完,就被米渊打断道“够了!小友,老夫劝你一句,做人可不要太贪心,要不然最后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琉璃秘境的人脸色都开始不好看了起来,毕竟现在云霄代表的是他们琉璃秘境,当着这么多人的面被对面的长老教训,他们会自然感到脸上无光。
  
  而鎏金秘境的众人开始低声嘲笑起了云霄,笑他得寸进尺不知好歹,笑他贪心不足蛇吞象。
  
  轩辕星阳见状便知道自己出场的时机到了“米渊,我这宝贝徒儿,就连我自己都没舍得这么大声吼过他,你居然敢吼他!”
  
  轩辕星阳话音刚落,米渊感觉自身上压力猛增,而一旁的云霄则一幅什么事情都没发生的模样,不用说米渊也知道,肯定是轩辕星阳暗中出手了,这轩辕老儿未免也太护犊子了吧,我不就是大声吼了一句你徒弟而已嘛,你吼我们吼少了吗!
  
  米渊心中感到十分的委屈。
  
  云霄见米渊表情怪异也不回轩辕星阳的话,就知道这米老头现在肯定是在吃暗亏,于是云霄直视米渊的双眼,笑嘻嘻的说道“米长老的教训,我铭记于心,若有机会我定然百倍相报,可是我这个人就是贪。”
  
  这一幕看得鎏金秘境的人火冒三丈,一个黄口小儿居然敢直视他们的米渊大长老,而且还用如此不敬的语气跟他们大长老说话。
  
  别说鎏金秘境的人了,就连琉璃秘境的一些人对云霄的做法略有微词,人家好歹是金仙强者,不管怎样强者都有强者的尊严,不是你一个小小知命可以挑衅的。
  
  如果不是轩辕星阳此时将米渊镇住,恐怕云霄早就死了上百次了,虽然鎏金秘境的人想出手,但看了一眼轩辕星阳之后,都默默的将这个想法收了起来。
  
  而那两个敢和轩辕星阳抗衡一二的长孙瑞和范俊星,此时正在假装看着四周的风景,毕竟现在被镇压的人又不是他们两个,而且人家出手的理由也是为土地出头,这完全属于私人恩怨,若是他们两个现在出手了,那就代表这件事情从私人恩怨演变成鎏金秘境和琉璃秘境之间的事情了。
  
  “米长老不说话,那就代表米长老不反对我继续挑战的事情,既然米长老都不反对,那我就继续去挑战别的人了。”
  
  如果米渊此时没有被轩辕星阳镇压的话,估计他已经把云霄吊起来打了。
  
  “米长老,我走了噢。”云霄往旁边走了两步。
  
  “你不说话,我真的走了噢。”云霄又走了两步。
  
  轩辕星阳哈哈大笑了起来,这云小子还真有一套,把那米渊气的都冒青烟了。
  
  其它观众这时也发现了情况有些不太对劲,刚才还生龙活虎的米渊长老现在居然不说话了,不少人也看向了同时安静下来的轩辕星阳,他们知道肯定是轩辕长老暗中出手了,这下有好戏看了。
  
  而米渊此时在心中破口大骂云霄卑鄙无耻,猖狂小儿,老夫要是能说话,你觉得你还能完好无损的站在这里吗。
  
  这竖子摆明就是在气自己,刚才米渊对云霄是轩辕星阳的徒弟还有几分怀疑,现在就冲他这和轩辕星阳一样泼皮无赖的劲,米渊就相信他们绝对是亲师徒。
  
  云霄见刺激的差不多了,便见好就收,毕竟人家好歹也是个金仙,万一等下真的把对方气的失去理智,拼着重伤也要杀自己,那就不好玩了。
  
  云霄直接一步便跳到了范永年的擂台之上了,这下范俊星坐不住了,他刚站起来就被轩辕星阳压了回去,而一旁的长孙瑞叹气一声,无奈的加入了战局之中,现在这种情况他不得不出手了,若是刚才还能算作米渊和轩辕星阳的私人恩怨,但现在就不行了,鎏金秘境的大长老和三长老都被轩辕星阳给压制了,他这个二长老若是在再不出手,那岂不是让人看笑话吗。
  
  这种时候他们三人一损俱损,即便他知道自己三人不是轩辕星阳的对手,但这种时候也只能硬着头皮上了。
  
  虽然鎏金秘境这边三人都已经出手,可轩辕星阳依旧是那副轻松的模样,甚至都不需要林若欣和吕凯的助阵。
  
  轩辕星阳见目标达成后,不屑的笑了笑,他左手随手一弹,米渊便消失在了擂台之上,坐回到了自己的位置之上。
  
  轩辕星阳收回了自己的法则之力后,米渊三人顿时觉得身上压力一松,米渊倏然起身,但看见轩辕星阳那警告的眼神之后,他只能紧握双拳的坐了下去。
  
  范俊星叹了口气道“米兄,命中无时莫强求啊。”
  
  “修行本就是逆天而行,你叫我不要强求,若是不争,那我何必修这个道!”米渊不甘的说道。
  
  “其实我们想要更进一步不一定要把所有的希望寄托在这次比试的奖励之上,再说,那东西到底有没有效还要两说,为了一个还不确定的机会去彻底得罪轩辕星阳,不值得啊。”长孙瑞也开口劝道。
  
  米渊听完长孙瑞的话,也冷静了几分,最后他索性闭上眼不去看擂台上那揪心的比试了,因为他知道结局已经是注定了,就看自己那远孙何时能将伤势恢复好,若是快的话,他们鎏金秘境还能保留一两个名额,若是慢的话估计一个也留不住,但事已至此,他也无能无力了。
  
  范永年看着跳上自己擂台的云霄,不由得感觉到一阵好笑,自己貌似被人看轻了,一个知命境的人族小子居然敢跑到自己这个定命巅峰大圆满的擂台上来!
  
  “小子,我劝你还是听米长老一句劝,做人贵在自知,或许你在知命境中很强,但那也只是在知命的范畴之内,而我高出了你整整一大境界,你根本不可能是我的对手,若是我一不小心伤着你了,我怕轩辕长老会找我麻烦,所以你还是乖乖回去的好。”范永年看着云霄说道。
  
  并不是他心善这么说的,只是和云霄打一场,他一点好处都没有,打赢了那是应该,甚至还会被冠上恃强凌弱的名头,若是不小心输了,那就是彻底的身败名裂。
  
  所以这场比试最好的处理方式,那便是不打。
  
  “是不是对手,打过才知道,而且我师父也不会找你麻烦,因为你压根就伤不了我。”云霄自信满满道。
  
  “狂妄!”对于不听劝的人,范永年一向是懒得跟他费口舌。
  
  范永年手中大刀寒光出鞘,直接斩出一道弦月弧光,刀气割裂空气劈碎擂台,直斩云霄而去。
  
  不愧是定命巅峰大圆满,的确比知命境的米麒麟厉害多了,这一刀云霄可不敢随意的用手硬撼,在刀光快要将云霄吞没的时候,云霄脚下微动,身影直接消失在了刀光之下。
  
  范永年见云霄不见了,立马停下了脚步,转身朝着身后劈出了一刀,刚出现在他身后的云霄,还未来得及站稳手中变出三尺青峰,挡下了这一刀,但云霄也被这一刀给劈退了一段距离。
  
  这一幕看得曹轩两人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来了,他们以为云霄无法挡住范永年的这一刀,没想到云霄居然成功的挡下了这一刀,这云兄弟的体魄果然变态。
  
  范永年收起了对云霄的轻视道“速度挺快的啊,难怪这么自信。”
  
  “你反应也不慢。”说完云霄手中青峰刺出。
  
  感受到云霄刺出的那一道道凌厉剑气之后,范永年的脸色更加的沉重了起来,他感觉眼前这位人族小青年的剑气,已经远远超出了他的好友,长孙兴昌的剑气。
  
  杀机内敛气机成片,灵力精纯敦实的剑气,完全不像是一个知命境拥有的剑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