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变身在游戏世界章节目录 > 第三十五章 驯服猫咪

第三十五章 驯服猫咪


  坐在会议室的首座之上,我陆续听完了毓小姐、小赛琉近期的工作开展情况报告,感觉整体形势是机遇和挑战并存。
  “小赛琉,也就是说,那只黑涂涂的军队已经正是进入了全面战争的状态,粮草,军械以及医药的消耗要比预期的快多了?”
  我皱着眉头问道。
  “是的,涂涂领主手下有六千余名步兵,五百余名骑兵,还有紧急应召的两千五百余名民兵武装。就一个郡来说,数量可以说很大了,前期给她补充了粮草也只能维持她的民兵武装。所以,目前我正在协调和从别的国家购买粮食,勉强能供给。”
  “嗯嗯,奥罗拉郡地广人稀,财政和粮食储存并不富裕,既然我们跟涂涂合作了,就尽量的别让买卖赔本,而且要有的赚。我要那投资的六千变六万,相信以你的能力是可以的。”
  “安心啦波尼亚,我已经和外国的一些商队联系上了,并且垄断了所有想进口奥罗拉郡的粮食,能够实现低买高卖,毕竟,除了供应士兵,还有大批的郡民需要储备粮食。”
  小赛琉给我做了个OK的手势。
  “经商这方面我还是很相信小赛琉的,毕竟她也从自己家族里带了不少的经商天才。”我点了点头,随即问向毓小姐,“奥罗拉郡和库尔塔郡的战势我并不是非常关心,但我还是希望二者能焦灼下去,这样我们才能获取更大的利益。毓小姐,你要尽可能的和令弟在担任军事顾问期间,掌握好奥罗拉郡各级军事干部的情报信息,必要时刻,能挖墙脚就挖墙脚。”
  “没问题的,同时,我也希望尽快培养我们自己的军事指挥员,波尼亚,你志向不小,我很期待。”
  毓小姐说道。
  我点了点头,表示对她的感谢。
  “最后就是张也了,我有两个嘱托,第一还是要要把我们的粮食生产基地拓展起来,实现大规模的产业,这可是我们未来三年的战略发展的基础;还有就是一定要尽快化为光啊喂,这样谁敢来侵犯我们,你上去就是一道阿姆斯特朗光线,谁来谁死。”
  张也听了无奈的翻了个白眼,道,
  “大姐大,第一项嘱托我保证没问题,第二项的话,咱能不提了么?另外,阿姆斯特朗光线是什么鬼,又是您自个随性编的吧。”
  “啊咧啊咧,这些细节就不要在意了,总之你要是再不努力,我就让两位库丘林给你定时上思想政治课,让你提高思想意识,提高政治站位,说不准你就突然超神了呢。”
  听到我这话,张也突然对自己的小拇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一副啥也听不进去的样子。靠,这臭小子,这么快就学会跟我没大没小了,我必须怂恿两位库丘林给他进行轮番的思想折磨,不对,思想教育。
  “好了,散会吧,总之小赛琉负责接收捷尔达县的经政,毓小姐和布小哥负责接收县里的地方民团武装,张也负责扩大粮食的生产规模。一个区区两万人口的小县城,也没什么难管理的。”
  会议结束后,大家各司其职,我自从被偷袭以后,又接连遭遇了三次监视和骚扰。但在两位库丘林和无忧眠狐兄妹的处置之下,并无任何危险发生。经过那件事,我也不敢再托大了,必须保证宅院内或者出行时都有专业人士护卫。
  至于那个杀手碧池,已经被我关进了庄园的地牢里,呵呵,此地宅院的主人,也就是捷尔塔县的原县长还私设地牢,而且有一些奇奇怪怪的刑具,正好可以供我来使用一下。
  虽然来到这个世界没多久,但我感觉自己本来的性格正在被不断的侵蚀和改变,比如冷酷,漠视生死,但却也多了对众生的怜悯,总而言之,我的灵魂在扭曲和改变,唉,也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我已经对过去的自己越来越模糊了。
  先不管这些了,先去看看那个无知的杀手碧池吧。
  走到地牢门口,两位佣兵立刻向我行礼。
  “怎么样,按我的吩咐做的吗?!”
  “是的,波尼亚小姐,这三天的时间,每天只喂她少许的面包和水,目前这个贼人身体状态还好。”
  一个佣兵恭敬的回答道。
  “嗯,你们没对她揩油吧?”我问道。
  “不敢不敢,波尼亚小姐的命令,我们段然不敢违抗,而且,也不必要做那种无聊的事情。”
  佣兵回答道。
  我没再问什么,只是命令他打开门后,我便独自走了进去。
  昏暗的地牢里,阴冷潮湿,只有摇曳的油灯发出微弱的光芒。
  我走进地牢最深处的一个单间牢房里,只见那个杀手碧池正四肢反折的吊在空中,铁链,脚镣,麻绳,将她捆的完全无法动弹;并且还让无忧用银针封了她的穴道关节,防止她会缩骨功啥的。
  而且我为了让她能不受打扰的好好休息养伤,还很贴心的用眼罩遮住了她的眼睛,用棉花塞住了她的耳朵,嘴巴里塞了口塞,让她不能动,不能听,不能说,不能看,哎呀呀,我还真有当坏人的天赋呢。
  不过这里还真是一股令人恶心的臭味呢,哎呀,也可以理解,毕竟这个家伙三天的折腾,已经浑身麻木,失禁也是正常的。
  “嗨,杀手小姐,你好啊!”我欢快的跳到她面前,扯掉她的耳塞道。
  久违的听到声音,而且是我这个仇人的声音,女杀手瞬间有了剧烈反应,可惜就挣扎了几秒钟便无法动弹了。
  “哦,你看来不喜欢我的到来啊!那我还是走了算了。”说着,我假装要把棉花再塞进她耳朵里,只见女杀手一边呜呜呜,一边焦急的大力摇头。
  “哈哈哈,既然你想让我留下来,我就跟你聊会儿。说起来,我可真是个狼人,比狠人还狠一点。唉,我自己都不敢相信自己能做出调教类小黄文里才能出现的情节。只不过啊,对你这种威胁要祸害我全家的败类、恶犬,我竟然出奇的能下得去手。想不想跟我说说话?”
  她再一次大力的点了点头。
  “好啊,取下口塞的第一件事,给我学两声可爱的猫叫,懂么,嗯嗯,好乖。”
  看到她点头以后,我去下了她的口塞,只见这个被折磨的不行的女杀手,瞬间留下了大量晶莹的口水,狠狠的咳嗽了几声,她的嘴角微微动了动,我再想她是先骂我,还是求我杀了她,亦或是乖乖的学猫叫,等待良久以后,这个曾经看起来不可一世的女杀手,最终开了口,叫道,。
  “喵……喵……”
  (想听更多的喵咪叫声,就多给波尼亚票票和收藏哦)